March 21, 2016 / 10:48 AM / 4 years ago

降薪、裁员、巨额债务:中国钢铁企业去产能之痛

路透天津3月21日(作者 孙琦子) - 中国天津东丽区的无暇大道夹在天津无缝钢管集团和天津钢铁公司之间,去年以前,这条路上每天都有数百辆大型运输车载着钢管、板材、矿渣来来往往,景象繁荣。

中国山东临沂一家钢厂外一景,摄于2016年2月22日。REUTERS/Brenda Goh

但是,去年以来,行情越来越差,运输车司机陈师傅在路边等了一上午,都没有接到一单生意。

“现在钢铁厂的效益不好,这家已经停产了”,他指了指对面静悄悄的天津钢铁公司。

“那家也快了。”他抬了抬下巴,朝天津钢管公司的7号门又望了望。

这两家公司都属于渤海钢铁集团的下属企业,后者最近陷入了近巨额债务风波。据财新报导,105家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已成立渤海集团债权人委员会,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人民币。

这些企业不仅身负巨额外债,企业内部的员工集资也面临着兑付危机。

据一份天津钢铁工会于此前下发的一份通知显示,该公司已暂时关闭了内部员工集资款的提前支取,且2016年2月26日到期的一款集合信托理财产品也无法兑付。

“都不让取,家里人要治病,跟领导沟通了几次也拿不回来。”一位天钢集团的员工表示。

天钢集团的内部员工还表示,近两年由集团出面张罗,通过内部职工集资投资理财产品,收益率都在8%以上。由于是集团牵头大家也比较相信,不少职工投入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一定要能拿回来啊...,全家的活命钱,里面还有借的。”天钢职工张女士沮丧地说。

根据这份通知,天钢集团将2015年的信托产品收益率按8%执行,2015年2月、9月、10月11月以及2016年的信托产品收益率调整至10%。同时,天津钢铁集团正在逐步缩减集合信托理财产品发行规模,自2016年1月1日起不再受理职工新增款项。在原有职工集资登记确认工作完成前,暂停信托产品的提前支取和兑付。

在这样的资金压力下,降薪也是情理之中。天钢集团某处的另一份通告显示,今年2月,公司领导到手工资统一为2,000元,厂处级领导每人到手1,600-3,000元,炼铁厂在生产岗位的职工人均税前收入4,030元,二期停产留守人员税前3,500元,放假回家人员3,000元。

该通告并称,3月生产在岗职工平均收入视公司具体情况再定,二期留守人员待遇为一期在产人员收入的60%,二期放假人员待遇为在产人员收入的45%,保证所有职工到手的钱最低705元。

“本次降薪是从公司领导开始的,是全公司整体行为,...要求能正确理解。...要求给每一名职工完全通报本通知的黑体字全部内容,后询问职工选择留守还是放假。”该通告称。

路透记者已就上述问题致电天津钢铁集团,暂未获其立即置评。

天津无缝钢管集团是渤海钢铁集团下四家钢铁企业中效益最好的一家,但也面临相似的情况。

“好多工人都放假回家了,上完五险一金再给几百块的生活补贴。在岗的工人还是三千多块工资,但是没啥活干,每天到单位喝喝茶看看报,吃个饭洗个澡,就下班回家了。”一位在无缝钢管公司门口做了十年小生意的老人说。最近,他经常听到熟人们的孩子被裁撤的消息。

即便降薪,很多人也不愿意离开公司。“原单位是国企,至少还能保证五险一金,去新单位的话就不一定了,而且现在工作也不好找。”一位员工表示。

据当地员工介绍,钢管厂已经很少生产新的钢管了,每天进进出出的钢管都是对现有库存的重新加工。记者看到,工厂西南的一个露天仓库里堆满了生锈的钢管,一小时里只有一辆运输车来提货。而钢厂东南方向的露天仓库已经非常荒凉,杂草丛生。

“以前这里的钢管堆的多高,现在连一半都不到。”仓库管理员说,“前几年来拉货的车一辆接一辆,现在冷清多了。”

**谁来拯救?**

天津冶金轧一钢铁公司隶属渤海钢铁集团下属天津冶金集团,其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大楼入口处保安已经增加到六名。据他们介绍,增加安保力量主要是为了拦截讨债的人。

“现在要债的这么多,没有保安(拦着)的话,董事长一天就干不了其他事情了。”一位保安称,“现在主要都是三角债,你欠我的,我欠他的,扯不清。”

这些基层员工对钢铁行业的没落也看的很清楚,他们表示,现在钢铁行业整体已经不行了,轧一的工厂或迟或早也都已经停工。而钢铁企业面前唯一的路,就是转型。

“高端的钢还行,低端的不行,质量差,没人要,跟破铜烂铁似的...废铁一斤一毛三,现在连收破烂的都不收了, 他们现在都只收报纸期刊。”一位员工称。

谈及企业的债务问题,这些员工一致认为,如果没有国家出钱,企业的债务是还不起的。不过他们也认为,国家不会对企业坐视不管,毕竟有这么多员工需要养活。

“怎么都不可能还的起,要还,还得(政府)投资。当然具体的你还得问高层领导。”一位员工称。

但是背负着巨额债务,转型又谈何容易?

一位天津银行的人士表示,现在对钢铁企业已经不再放贷,一方面有政策规定过剩产能行业不再新增贷款额度,另一方面现在贷款给钢铁企业简直就是坐等不良。

但是面对钢价低迷、入不敷出的现状,钢铁企业该从哪里获得融资偿还企业内外的债务,甚至转型升级呢?

一位钢铁行业人士认为,天津的这些钢铁企业,早在2014年就出现了产能过剩问题,钢厂开始陆续停产。渤海钢铁集团选择在这个时机曝出天量债务,或许另有用意。

一周前闭幕的“两会”发布的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采取兼并重组、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等措施,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

钢铁行业本就是重资产行业,渤海钢铁集团的总产能约为2,000万吨,负债1,920亿元,在行业中属于正常水平。但是银行不愿贷款,导致资金链断裂,这是最致命的问题。如果说欠银行的钱还可以跟政府商量,那么信托和理财产品是对个人投资者的债务,到期必须刚性兑付。

“选择这个时候出事,政策上的保护比较多。”该人士指出。在他看来,银行债务有核销的先例,“债转股”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再加上政府注资,那企业的问题就好办很多。

**偿债之后?**

假如渤海钢铁集团的债务问题得以解决,中钢等其它钢铁集团的债务问题也通过兼并重组、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得以解决,那么然后呢?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去年底发布报告称,2015年是粗钢需求和消费量首次出现实质性减少的转折年,钢铁行业将就此进入减量周期。预计2016年中国钢材需求料续降至6.48亿吨,全球钢材需求为14.99亿吨,同比下降0.9%。

中国国务院今年2月初发布钢铁业化解过剩产能意见指出,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严禁新增产能,并鼓励企业通过主动压减、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搬迁改造、国际产能合作等途径,退出部分钢铁产能。

指望出口也不乐观。英国、法国及德国等国上周四都要求欧盟执委会协助钢铁业,由于大量钢铁进口涌入(特别是中国钢铁)及价格大跌,令欧洲钢铁业受创严重。欧盟对中国冷轧钢铁产品的暂时性课税介于13.8-16%之间;相较之下,美国方面则是高达“倾销幅度”的59.1%,以及本月稍早决定对中国所课征265%左右的关税。

在天津轻轨9号线钢管公司站,可以看到南面大片的钢铁厂区,整齐而空旷,几乎没有烟囱在冒烟。厂区内的道路上只能见到零星的几个工人,路边的一树树桃花开得正盛。轻轨北边,是大片整齐的居民小区,还有学校、医院、酒店。

“厂子不能倒啊,我都五十来岁的人了,还能干什么呢?”一位上了年纪的员工说。(完)

审校 毕晓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