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3, 2016 / 10:23 AM / 4 years ago

焦点:中国渤钢事件揭去产能冰山一角 大宗价涨料提供短期喘息机会

路透北京3月23日(作者 李文科) - 中国渤海钢铁集团巨额债务事件曝光揭开中国钢铁业去产能的冰山一角,而去产能的背后实质关联着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地方债务负担以及职工就业安置等诸多复杂问题,渤钢事件究竟何去何从牵动市场神经。

中国山东临沂一家钢厂外一景,摄于2016年2月22日。REUTERS/Brenda Goh

不过考虑到当前包括螺纹在内的大宗商品正值一轮快速上涨,或给过剩产能的市场出清以短期喘息的机会;但市场人士担心,如果企业不能抓住时机加速调整,一旦价格反转钢铁业可能不得不面临更庞大过剩产能的堰塞湖,行业去产能进程将更为艰难。

“那么高的(钢铁)产能上来了,把它化解掉很难的,有失业问题,有资产损失问题。...没有办法,这就是经济规律。”山东石横特钢董事长张武宗告诉路透。

一位资深行业专家亦强调,就在国家下决心去产能之际,渤海钢铁集团曝出巨额债务,其解决方案对于众多僵尸企业而言具有示范效应,如何处理至关重要。

而由于春节后钢价猛涨,如果这一涨势能持续到4-5月份,吨钢盈利扩大的财富效应可能会令很多钢厂加快复产,从而令产能化解进程难有实质性进展,但等到下一轮价格下滑,又纷纷开始收缩。

“折腾几个来回了,没见到一个大企业砸了炉子,关了停了,...很多是经过债务重组后,产能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上述专家称,价格一涨上来,去产能可能更为艰难。

的确,去产能绝非易事,而是一项系统工程。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就表示,钢铁煤炭水泥行业在经济下滑时去产能,必然引发一系列后遗症,包括银行不良率,地方债以及就业等。

他并强调,在保持社会稳定与就业的现实面前,去产能很难真正达到预期,地方债务也将进一步加大,这是一道两难题。

湖南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曹慧泉也指出,减少产量牵涉面广,煤炭要去5亿吨,钢铁要去1-1.5亿吨,对地方政府、中央政府、行业都是重大的挑战,不仅仅是就业的问题、金融的问题,而是方方面面的问题。

粗钢产能占全球半壁江山的中国钢铁业正在艰难转身。今年春节后宏观政策向好背景下,钢厂复产相对较慢、社会库存低以及传统季节性需求带动,促钢材价格短期上涨,但基本面尚不足以支撑价格持续暴涨。

以上海期货交易所的螺纹钢期货价格为例,自2009年8月螺纹钢期价创纪录新高至每吨6,839元之后,开启罕见逾六年的单边下滑走势,至2015年底下跌近八成至1,555元的最低点,被戏称“钢材卖不过白菜价”。之后一路反弹,春节后更加速上涨,最高涨逾四成至9个月高点。

中国国务院今年2月初发布钢铁业化解过剩产能意见指出,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严禁新增产能,并鼓励企业通过主动压减、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搬迁改造、国际产能合作等途径,退出部分钢铁产能。

中国财新网周末报导称,为化解渤海钢铁集团过剩产能,天津市政府成立渤钢集团债权人委员会,债委会由北京银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人民币,其中多家信托陷渤海钢铁债务困局。

**钱的问题**

无论是关停还是退出市场,无论是降薪、裁员和巨额债务,去产能能否顺利进展都必须要算经济账。

以渤海钢铁集团为例,该集团不仅身负巨额外债,而且企业内部的员工集资也面临兑付危机。仅渤海钢铁一家就面临近2,00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这还不包括职工安置等可能面临的其他费用开支,以及退出市场可能造成的资产损失。

渤海钢铁集团债务缠身已陷困局,公司在境外发的点心债近日遭海外投资者抛售而大跌。市场人士认为,今年中国已爆发多起信用风险事件,随着更多低资质债券到期,违约或呈常态化。

“化解产能看起来是针对企业,实际上更与银行有关。”河北邯郸市市委书记高宏志在两会期间指出。

张武宗就给路透算了一笔账,仅考虑资产损失,每淘汰一万吨钢产能的资产损失就达到2,000多万,有些大国有企业的资产损失在每1万吨7-8千万,如果把过去获得的利润折旧不上,现在的净损失平均也要3,000万,那么1亿吨钢产能的化解就有3,000亿元的资产损失。

而这还需要考虑到解决钢企债务可能引发的银行不良贷款、地方债务负担,以及去产能引致的人员安置费用等,市场人士指出,目前中国钢铁业的负债率已经高达近七成,且销售利润率是负数,在这一过程中,银行和地方政府都必须要承担一定的损失。

张武宗也认为,银行应该有能力来消化一部分钢铁业去产能过程中的资产损失压力,因中国银行的准备金率还是比较高的,抗风险的能力也是比较强,且中国经济仍在增长,回旋余地比较大。

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的钢铁业已经延续数年的较低资本回报率,根据中钢协数据,2015年重点统计钢企亏损额逐步扩大,全年累计亏损645.34亿元,亏损面逾五成,销售利润率是-2.23%。

中国经济疲弱不改令企业经营压力不断加大,尤其是产能过剩行业,市场普遍认为,2016年中国信用债市场的风险暴露或将更甚于2015年,违约案例上升也可能会更加明显。

**人的问题**

专家指出,去产能最主要的就是解决两个问题,除了资产损失的问题,另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失业问题。

“政府必须要有非常有力的措施解决下岗职工安置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大事了,政府第一要稳定。”一位钢企高层表示。

如果考虑到中国破产保护方面的法律还不够完善,一旦企业破产,企业领导层的家庭资产,甚至是生存空间可能都得不到保障,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僵尸企业“不到最后一步就不会退出市场”。

由于产能过剩行业对地方的财政收入、就业和社会稳定至关重要,地方政府为保证就业、税收等,是否能有动力推动去产能还有待观察。

不过当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料提升地方政府去产能积极性。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指出,地方政府主导的兼并重组压力会减小,对银行不良贷款也有一定改善作用,尤其在不良贷款清偿方面有积极的作用,变现资产可以有所增加,相当于减少损失。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报告指出,按照统计局截至2015年11月底,中国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全部从业人员平均人数为361.2万人。若去产能比例与失业人员比例为1:1,去产能8%则会引起钢铁产业28.9-43.3万人失业,处置不当容易导致企业内部和社会不稳定。

报告并指出,未来2-3年,约有300万人失业。煤炭和钢铁是去产能和就业的大头,这两个行业总就业人员约为900万人。按照产能下降幅度等于就业人数下降幅度计算,目前中央要求去产能比例为10%,那么需要解决的就业人员为90万。

“如果钢铁、煤炭开采、水泥、造船业、炼铝和平板玻璃等行业产能降低30%,将会造成300万人失业。”报告称。

今年“两会”发布的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采取兼并重组、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等措施,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