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13 / 4:27 AM / in 7 years

中国应坚持稳步推进资本账户开放--专家

路透北京11月26日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黄志强称,在新的改革时期,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国应把握好资本账户开放与资本流动管理之间的平衡,坚持稳步推进资本账户开放不动摇,并在开放过程中,协同探索、推进全面灵活的资本流动管理体系建设。

他周二在中国金融时报的署名文章称,资本账户开放降低了国际资本进出一国金融市场的门槛,也随之加大了国际投机资本套利的风险。在资本账户开放条件下,国际投机资本在一国金融市场上的套利活动往往会助推信贷和资产泡沫,并由此加剧金融系统性风险。

而在防范这一类型的金融风险上,既有的金融监管工具往往捉襟见肘。尤其是当国际投机资本绕过金融机构在一国金融市场上快进快出时,诸如流动性覆盖率和逆周期缓冲资本等监管措施均不能对症下药。

此时,极具针对性的资本流动管理,恰好可以通过“往快速运转的车轮中掷些沙子”来堵塞监管的漏洞,从而阻隔资本套利风险向整个金融体系的传染,将资本流动管理作为宏观审慎管理工具的有效补充。

“新兴经济体应未雨绸缪,统筹规划,在完善资本流动管理的同时,加快经济结构改革,改善经济质量,增强实体经济应对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的弹性。”文章指出。

黄志强认为,资本流动管理体系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根据资本账户开放程度,新兴经济体可采用不同类型的资本流动管理工具,并随着开放的进程不断进行调整。

根据性质不同,资本流动管理工具可以划分为数量型和价格型两大类。前者涵盖资本账户下针对外汇交易的各种头寸管理工具,后者以托宾税最具代表性。

一般而言,以价格为基础的资本流动管理工具更能够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但对于资本账户未完全放开、货币政策调控能力有限的新兴经济体而言,可酌情采用数量型资本管理工具,而这恰恰又是价格型管理工具的有益补充。

他并提到,临时性的资本流出管理在应对金融危机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随着资本账户开放,资本流动管理应涵盖资本流入与资本流出管理两个方面,尤其是临时性、应急性资本流出管理工具也应纳入政策储备箱之中。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指出,“有序提高跨境资本和金融交易可兑换程度,建立健全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下的外债和资本流动管理体系”。(完)

发稿 李文科; 审校 杨淑祯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