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中国碳信用额度交易将繁荣--Camco高层

路透北京4月23日电---英国清洁能源项目发展公司CamcoCAMIN.L中国主管Anders Brendstrup周四称,中国在联合国减少碳排放计划中发挥的领导作用应受到褒奖,限制中国碳信用额度流动的措施应受到抵制.

中国及其大型国有企业被指利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CDM),扩大本已获利的清洁能源项目的收益,从而使市场充斥廉价而可疑的碳信用额度.

欧洲有人曾提议对中国提供的碳排放权加以限制.

Brendstrup告诉路透,但中国成功适应CDM的方式可圈可点.

他表示,”取得这样的成功,应该予以表扬,而不是批评.”Camco是进入中国的一家大型CDM项目发展商和顾问.

CDM是2005年2月正式生效的京都议定书中建立起的国际合作机制.它允许发达国家通过资金和技术方式,从发展中国家具有温室气体减排效果的项目中购买核定减排量(CER),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循环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同时,也实现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中规定的减排额度.

迄今为止,中国的项目已经提供了清洁发展机制下超过40%的CER.

每份CER代表减排一吨温室气体,是由联合国严格认证的项目所提供的减排量.

在联合国注册的1,593个CDM项目中,中国项目占三分之一,还有几百个中国项目处于CDM审核进程.只有注册过的项目才可以发放CER.

**金融危机的冲击**

Brendstrup表示,排放权交易遭受金融市场动荡冲击,伴随而来的是对CDM能否在2012年後依然存在的担忧,因届时京都议定书的第一阶段将结束.

他并称,”清洁项目的发展商在项目融资上非常困难,因此仍有很多项目尚未投入建设.”

CER目前在欧洲气候交易所的交易价格约为每吨11欧元(14.3美元),买家多数为欧洲电力、钢铁和水泥企业,日本企业亦为CER的买家.

Brendstrup指出,目前多数在建项目均有国有或大型私有企业的支持,小型公司的处境则最为艰难.

CDM的批判者主要把火力集中在该机制关键的”附加值”概念,即确保碳交易收入只分配给那些否则即将亏损的项目.

Brendstrup表示,金融危机的严重影响表明,上述原则需要严格执行.

全球领导人将在12月聚首哥本哈根,规划後京都议定书时代的蓝图.

若有关谈判停滞,将导致CDM面临不确定性,因其有效期至2012年,尽管许多项目仍将继续发放CER.

Brendstrup称,”我们相信,之前启动的所有CDM项目在2012年後将继续获得收入,且多数投资者期望这些项目得以延续.当然对发展商及金融人士而言,这仍是个不确定性.”(完)

--编译 石冠兰/尹嫄婷; 审校 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