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十三五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平均6.2% 较十二五续降--社科院专家

路透北京8月5日 -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撰文称,依据生产要素供给和全要素生产率趋势测算的结果表明,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从改革开放伊始到2010年期间的10%左右,下降为“十二五”(2011-2015年)时期的平均7.6%,进而“十三五”(2016-2020年)时期的平均6.2%。

人民日报周三刊登他的文章称,这次经济增速下行,是伴随潜在增长率下降出现的结构性变化,是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表现,而不是周期性现象。正因为如此,目前的7%仍然是一个可以达到改善民生要求的增长率。

“2015年中国预期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目标,符合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把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保持在既不低于也不超过潜在增长率的水平上,是十分适当和完全必要的。”蔡昉称。

换句话说,做出7%的增长数字是被高估的这样一个判断,隐含的意思则是认为实际增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这种结论是一种老套的思维逻辑,不仅做出的是错误的判断,还可能产生政策误导。

他认为,如果误把目前的增长减速归于未达到潜在增长率的周期现象,则容易导致在政策抉择中失去应有的定力,从而造成刺激性政策的过度使用。需求冲击所导致的周期性因素始终是存在的,适时实施宏观经济反周期政策也是必要的。

但是,使实际增长超过潜在增长能力的政策措施,则属于过度刺激,会妨碍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大局。一旦造成进一步的产能过剩,甚至在非实体经济领域刺激出资产泡沫的话,还会酿成系统性风险。因此正确认识并保持目前的增长速度,也符合调整产业结构、防范系统性风险的要求。

蔡昉认为,实际增长率固然不应超过潜在增长率,但是潜在增长率自身却是可以得到提高的。由于中国所处的特殊改革阶段和发展阶段,经济运行现实中仍然存在着一系列体制和机制障碍,既妨碍对生产要素供给潜力的充分挖掘和利用,也阻碍全要素生产率的进一步提高。

因此,通过全面深化关键领域的改革,消除这些体制性的障碍,一方面挖掘传统增长源泉的潜力,另一方面开发新的增长源泉,可望明显提高潜在增长率,赢得真金白银的改革红利。

**改革红利**

文章称,改革红利是真实存在的,表现为潜在增长率的提高。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一方面,仍然有挖掘生产要素供给等传统增长源泉的潜力,另一方面,增长动力终究要实现向创新或全要素生产率驱动的转换。

该文并举例说明,在若干领域进一步推动改革,如何立竿见影并明显地提高潜在增长率。首先,户籍制度改革既有利于提高非农产业的劳动参与率,增加劳动力供给及其稳定性,也可以通过劳动力转移保持资源重新配置效率的提高。

其次,通过教育体制改革和劳动力市场发育,改善人力资本积累及其激励机制,满足产业升级优化对技能和创造力的需求。第三,深化投融资体制和金融体制改革,更有效率地配置资金,可以延缓投资回报率的下降。

最后,简政放权等一系列促进发挥市场作用的改革,将创造一个能者进、庸者退的竞争环境,从而大幅度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文章指出,在对劳动参与率、劳动者素质、全要素生产率做出一定幅度改善的合理假设下,对改革红利进行了定量模拟。估算的结果是:在上述关键领域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可以使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在静态预测的基础上提高1.0-1.5个百分点。

以“十三五”时期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近中期代表,经济增长的实际表现,将由按静态方法估算的潜在增长率以及能够获得多大的改革红利决定。也就是说,只要不是采用过度刺激的手段,在一定程度上超过6.2%静态潜在增长率的经济增长速度既是可行的,也是可能达到的。

“最重要也是合理的预期是,这样的增长速度将保证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速度要求,即在2010年基础上GDP总量翻一番。”文章称。(完)

(发稿 沈燕; 审校 张喜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