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黄金大猎杀--全球经济又有新变机--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4月18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四月十二日,全球金融市场收盘,出现了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重大变化,今年以来疲弱不振的金价出现急遽下跌走势。现货金价尾盘急遽暴跌到每盎斯一四八三美元,下跌七十八.四五美元,跌幅达五.○二%。而六月期金盘中最低见到一四七六.一美元,大跌八十八.八美元,收盘一五○一.四美元,也大跌六十三.五美元,跌幅达四.○六%。不论是现货金价与期金,都出现二○一一年七月以来的最大跌势,更关键的是金价跌破一五○○美元的重要关卡防线。

**今年金价呈现裹足不前态势**

今年以来,我在︽今周刊︾多次提醒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上涨的金价,今年面临多空大转折,我特别提到一五三五美元是重要颈线,一旦跌破,黄金技术面转为空头排列,长达十四年的金价多头走势很可能告一段落。如今,黄金在技术面最关键的位置,出现一记长黑回档来交代多空易位,很可能也预告下一步全球金融市场恐有大变化。

今年以来,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出现鸽派与鹰派两派不同声音,鹰派大力主张应该尽速退场,美国实体经济迎向复苏,量化宽松政策开始有了争议,已为金价长线多头走势埋下了重大变数。不过,市场上,看多黄金与看空黄金仍然呈现两派对立。

像是著名投资杂志︽MarketWatch︾在年初预测一三年十大投资趋势,在第六项就说,今年仍是淘金运动的大好年,大胆预测:二字头的金价将出现,认为黄金在一四年底可上涨到二四○○美元,同时白金、钯金、白银也看好。美林也设定今年金价会出现二○%的涨幅,比一二年的六.三%更出色。

对黄金最乐观的则是○八年成功预测金融海啸,抛空大赚钱的避险基金鲍尔森公司︵Paulson & Co.︶创办人鲍尔森︵John Paulson︶,他十分坚持全球央行量化宽松必将加剧通货膨胀,而持有黄金可以对抗通膨。鲍尔森在○九年四月起从每盎斯九○○美元左右开始进场投资黄金,他目前手上的对冲基金规模约九十五亿美元,其中黄金占八五%。十二日金价大跌,他在一天之内就净赔三.二八亿美元,也因为坚持看好黄金,今年鲍尔森黄金的表现惨不忍睹,在这方面,投机大师索罗斯比他灵光多了,今年初,索罗斯卖光了手上的黄金。

其实金价在一一年九月三十日涨到一九二三.七美元已到顶了,但是,全球QE一波接一波,从美国、欧洲最近到日本,全世界央行印钞票始终没有停止。因此,黄金始终给市场很大的想像空间,尤其是美元持续弱势,各国央行逢低购进黄金,给了金价很大的信心支撑,哈佛大学的罗格夫教授更是喊出一万美元的黄金不是梦。

看多金价的声音此起彼落,但是今年金价却缓步走低,大多数时间都在一六○○美元以下盘旋,即使去年金价全年上涨六.三%,但金价只触及一七九八美元,也距一一年天价甚远。除了美国量化宽松政策有杂音,美元由弱势变强势,而长达五年,美国维持○到○.二五%的超低利率政策也走到了关键转折,都是让金价裹足不前的重要基本因素。但是,最近有两个短期因素,成了压垮金价的稻草。

**市场担心塞普勒斯抛金传闻后续效应**

一是欧盟最近有一份机密文件流出,透露欧盟要求塞普勒斯出售黄金储备,以筹措四亿欧元资金还债。塞普勒斯央行要抛金,立刻引来金市高度敏感反映。其实塞国黄金很有限,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资料统计,到一三年三月底,塞国央行黄金存量不过才十三.九吨,就算全部都卖掉,也不到七亿美元,而这个数量对一年需求四八○○吨的金市,更是九牛一毛。

但是塞国要抛金的传闻一出,金市立刻出现敏感反映,原因是市场更担心塞国开此前例,财政困窘的欧猪国家被迫仿效,特别是义大利央行手上有二四五一吨黄金储备,假设要全数出售,必然引起市场更大的恐慌。目前希腊黄金存量有一一二吨,西班牙有二八二吨,葡萄牙有三八三吨,义大利是欧洲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藏金国」,因此,义大利才是最大变数。

另一个压低金价的是高盛报告,从○一年预告「金砖四国」时代来临,高盛一直以来都看多黄金,但今年初高盛预告黄金将在下半年走跌,但是最近高盛出具的报告十分明确表示,过去助涨金价的多头因素已经失效。高盛的报告公开说:金价大幅回升的机率已微乎其微,除非美国经济复苏的态势出乎预料大幅恶化。虽然通膨上升可能开启金价另一波的多头走势,但或许要等很多年后。

而在高盛预告「黄金年代落幕」的同时,法国兴业银行也发表同样看法的报告,预测金价不但迈入空头,而且,可能「彻底崩盘」。高盛与法国兴业这两份报告,也是直接压低金价的关键报告。四月十二日的「黄金大猎杀」,应该是金价多空大转折非常重要的一天。

从技术面来看,黄金的涨势从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的二五一.九五美元开始,最高点则是二○一一年九月三十日的一九二三.七美元,黄金迈入多头,出现连续十二年的涨势。黄金只涨不跌,连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都说「拜金主义」崛起。他认为黄金被视为一种非常长期债券,能对抗通膨,也是艰困时代独一无二能够提供安全保障的物品,尤其是在○八年金融海啸后,世界各国政府狂印钞票,更是掀起以各国央行为首的囤金热。

金价在金融海啸之前最高涨到一○三三.九美元,那个时候白银涨到二十一.三五美元,白金涨到二三○一.五美元,镍价涨到五一八○○美元,铅价涨到三八九一美元,铝价涨到三三○○美元,但生产用的贵金属及油价,在○八年后都未能再创历史天价,只有白银飙升到四十九.九七美元,金价涨到一九二三.七美元,原因是黄金与白银成了对抗央行印钞的最佳保值资产。也就是说,以金融海啸前后为分水岭,金融海啸前,因为金砖四国崛起,公共建设及生产基地的因素,导致生产用原物料价格的飙升。

**黄金、白银进入空头市场**

最具代表性的是纽约油价从○一年的十六.七美元狂涨到一四七.二七美元。那时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石油效应︾一书作者史蒂芬.李柏︵Stephen Leeb︶大喊看好未来四年油价会涨到二五○美元一桶,俄罗斯石油大亨则喊到三○○美元,高盛报告则称油价会涨到二○○美元,黄金四年会涨十倍。

不过金融海啸爆发,全球经济遭到重创,靠着美国联准会︵Fed︶主席柏南克的QE,全球经济逐渐重建。到目前为止,作为生产用的原物料价格都无法回到从前,例如,镍价目前在一六二五○美元,约只剩○七年天价三分之一,铜、锡、锌、铅最近都因库存大增,价格直直落,铜价已从最高价的一○一九○美元回到七四○六.五美元,这些工业生产用的贵金属都无法回到从前。

软商品中的油价,目前纽约油回档到八十七.二美元,北海油回到一百美元,都距○七年天价有一段落差,粮食用的「黄小玉」也从天价逐渐回落。例如,黄豆的天价是每英斗一七八九美分,如今是一三九五美分,小麦天价是一三三四.五美分,目前是六九三.七五美分。玉米天价在八四三.七五美分,如今是六四六.七五美分;最惨的是咖啡从三○八.九跌到目前一三四.四五美分,糖价从三十六.○八美分跌到十七.五五美分,咖啡与糖跌幅超过五成,这在金融海啸之前是难以想像的事。

不论是贵金属或软商品,都在○七年写下历史新天价,但是金融海啸后,却只有白银与黄金突围而出,原本黄金被当成对抗通膨的保值工具,不但是民间囤金趋之若鹜,各国央行也加大黄金部位,加上印度、中国投资黄金蔚为风潮,使金价节节走高,白银也跟着亦步亦趋。

现在黄金正式进入空头市场,白银也是如此,这意味了全世界对通膨疑虑暂时消失,这从CRB指数就可清楚看出端倪。○七年CRB指数写下四七三.九七的历史新高位置,目前CRB指数只有二八九.九四点,与○七年的最高指数相去甚远。

宋鸿兵先生在︽货币战争︾一书中特别强调,全球货币战争将以极度通膨的方式出现,也许未来世界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未来几年,美国靠着印钞票逐渐撑起的实体经济改善,会成为世界的主流。美元若慢慢走高,利率出现反转,金价再走低的可能性很大。

**资金从避险资产转向风险资产**

高盛预测美国联准会基准利率可能在一三年底回升到二.五%,且会在一六年底逐渐攀高到三.七五%,利率走高,将是金价的大敌。况且,黄金从一九九九年以来开启的大涨势,在基期已高,基本因素逐渐改变的冲击下,未来回档机率很高。

金价的回跌,也意味着全世界资金从避险资产转向风险资产的新趋势。

今年以来,美国股市独领全球风骚,已经连涨四年的美股,今年又出现逾一三%的涨势,比起去年的七.六%还出色。资金转向股市是另一个新变化,高盛也预测标准普尔五○○到一五年之前再涨二○%到一九○○点,高盛看好未来三年不含日本的亚洲股市可再涨二一%,欧洲股市一九%,日本的日经二二五指数上看一九○○○点,也就是股市表现优于债市,更优于金市。

如果说金价是高基期反转的产物,那么值得注意的是,与黄金奔驰十几年的金砖四国经济,今年恐怕都有大挑战。尽管今年是全球股市表现兴旺的一年,但是,今年金砖四国股市表现都不好,例如,俄罗斯股市从一六三八.○八点跌到一三六六.五三点,最大跌幅已达一六.五八%;巴西股市从六三四七二点跌到五二九四九点,最大跌幅也达一六.六%;印度股市今年下跌五.二九%;中国上证指数下跌一.八九%。二○○○年以来,一直是世界经济成长重要引擎的金砖四国,开始面对过去三十年快速成长的调整。

例如,中国的世界工厂角色已随着高工资逐渐式微,中国致力反腐败,压制房价,加上公共建设高峰期已过,钢铁、水泥、石化、玻璃等产业未来都得面对较大的调整;再如油价受到页岩气开发的影响,长期看跌,这对倚赖石油出口的俄罗斯冲击十分大;巴西受到软硬商品的价格回档,昔日耀眼的经济成绩单,也开始面临考验。看来,金价的大回档,与金砖四国的经济调整是如影随形的。

而面对四月十二日的黄金大猎杀,投资人对于连涨十几年的黄金「一厢情愿」看法,也必须跟着改变。黄金从最高价回档二三%,已达到技术面转空的条件,而黄金今年以来已下跌一○%以上,正式终结过去十几年来只涨不跌的神话。

最近全球最大黄金指数型基金SPDR公布持有黄金部位降到一一五八.五六吨,已创了三年新低,看来黄金基金也开始转向。未来金价逢一五○○美元以上可能都是卖点,手上部位大的人,逢高都是减码机会,逢低买盘也应暂时观望。(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董永年; 审校 曾祥进)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