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压垮金价的稻草--今周刊「谷月涵看台湾」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4月25日出版的当期「谷月涵看台湾」专栏) 要预测商品价格走势真的很难,因为商品位处价值链的最前端,它会从各种管道进入经济体里,然后存在数个月,甚至数千年,比方金属;因此商品的实际需求和库存数量不易被估算出来。

很明显地,黄金市场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当美国联准会(Fed)宣布第三波量化宽松,以及日本最近采取积极性的扩张货币政策时,金价不涨反跌,这是从来没见过的事。坦白说,投资黄金的理由很简单:当政府印钞票时,货币相对实质资产的价值会下跌,如不动产和商品,特别是供给有限的商品。但重点在于,量化宽松政策并不必然会带动等比例的货币供给额增加,进而导致货币的贬值。

货币供给增加的实质动力来自经济体本身,特别是对银行放款的需求。全球经济和银行放款的确略有成长,但要以此来支撑一九○○美元的黄金,似乎过于牵强。自黄金二○一一年创下天价后,至今似乎完全不需要担心通膨。

没错,我们买的许多日常用品都涨价了,但每个人的「通膨率」不同;有学龄小孩的家庭购买的物品和服务,就和单身或退休者不同。当然,城市和乡村之间也不同。

就我所处的国际金融业而言,当前的就业状况甚至比五年前还糟。同样地,现在全球就业市场趋缓,不少人退出劳动市场,一旦经济复苏,他们就会重新回到职场。再者,受雇劳工中,也有不少人嫌薪资太低,或工作不喜欢而想换跑道。换句话说,全球就业市场中,劳动供给充足,使得「薪资通膨」(薪水上涨)遥不可及;薪资不涨,就看不到全面性的物价通膨,不论各地央行如何积极刺激需求都一样。

此外,黄金投资人不但忽略全球低货币供给成长及薪资下滑的事实,还看不到库存的问题。一位观察家留意到当印度因珠宝需求强烈,成为全球最大黄金进口国时,地下金融业同时也收进大量的黄金作为抵押品,数量不明,但肯定十分惊人;一旦金价跌到抵押价位时,恐将进一步出现断头卖压。

黄金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是疲弱的铜价。铜是最大和流通最广的金属商品,主要用在工业和家用品,像马达和电线都要用到铜;铜价是当前全球经济需求的最佳指标,因为鲜少有投资人把铜当成纯粹的金融工具来炒作。雷曼兄弟危机爆发后,铜价领先金价走高;而今年二月,铜价因大幅卖压而暴跌后,金价也随之走跌。

如我一开始所说,预测商品价格是个愚蠢的游戏,这比股票还像随机漫步(random walk);但我们要知道,许多人仅基于简单、但极具说服力的理由就陷入「买金」的狂热,还有很多不开心的人持有黄金,若金价持续下跌,这些人可能成为恐慌性卖压的来源;如若金价反弹,他们也可能逢高出脱。总之,目前全球最不受欢迎的资产──股票,最有可能受惠于金价大跌的走势,因为卖出黄金的资金,极可能流向股市。(完)

注: 1.专栏作者谷月涵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现任花旗环球台股研究部主管.

2.以上的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董永年; 审校 屈桂娟)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