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9, 2016 / 8:32 AM / 3 years ago

特别报道:师生详述ACT旗下项目考试作弊内情

路透上海/首尔/爱荷华7月25日 - 对于许多希望进入美国大学的中国高中生而言,这种营销言辞难以抗拒。

2016年7月20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校园的Jason Thieman。REUTERS/Chris Bergin

通过美国60多所大学招生办公室认可的一个项目,可在中国学习各类英语课程。这些大学包括纽约、密歇根、爱荷华和密苏里的州立大学。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大学入学考试ACT做准备。可以在中国大陆参加ACT考试,而不是像其他中国学生那样必须去其他地方的考点。

据路透采访的七名学生,这个全球评估证书(GAC)项目也给一些学生提供了一个未广而告之的好处:在三个不同的GAC中心,学校官员和监考人员会无视、甚至有时会参与学生在ACT考试中的作弊行为。

GAC项目在亚洲已经成为利用美国大学招生程序弱点的途径之一。学生参加这个项目,每年可能需要花费10,000美元甚至更多。

但该项目最突出的特点是,ACT自己拥有并监管该项目。

GAC项目由ACT Inc的一个外国子公司负责运营。ACT Inc是一家总部在美国爱荷华的非营利性考试和测评机构,管理着重要的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它的子公司ACT Education Solutions Ltd的总部设在香港。

GAC中心的课程专为母语为非英语国家的学生设计,培训他们大学入学所需的阅读和写作等能力。该项目在11个国家设有197个中心,拥有大约5,000名学生。其中四分之三的中心位于中国大陆。绝大多数GAC项目的学生将参加ACT考试。美国大学通过ACT考试评估申请者。

一些GAC中心用学生在ACT考试中取得的高分以及成功被美国大学录取的案例打广告。在其中的一个中心--郑州市基石中学的网站上,贴着优秀毕业生照片、近乎完美的ACT成绩和录取他们的美国大学。

GAC项目网站向大学承诺输送“高技能的国际学生”,一些学校为在GAC中心参加的课程给予大学学分。

但对一些参加GAC中心课程的学生采访,令人对该项目的正直性产生疑问。现在就读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学生表示,在ACT考试大概一周前,一位中国的GAC管理员就让他练习解答了几乎一半正式考试中会出现的题目。另一位现就读于美国中西部一所重点大学的学生说,他当时所在的GAC中心为学生提供了练习资料,其中两篇文章出现在了随后于该中心举行的ACT考试中。

**老师们的说法**

此外,还有八位曾在七所不同的中国GAC中心工作过的老师或管理人员描述了课程中存在的作弊行为。一些人称这种情况很普遍。他们说,学生们交的作业存在抄袭情况。两家GAC中心的前任课老师表示,上头鼓励他们提前向学生透露考试试题甚至答案,以确保他们通过考试。

Jason Thieman在厦门集美大学GAC中心做了近五个月的老师后,在1月辞职。他说自己辞职,是因有学生投诉他打击作弊和抄袭。

“如果接收GAC学生的每个大学招生办公室知道GAC这样的情况,尤其是GAC中心的ACT考试情况,我认为他们不会愿意再接收这些学生,”Thieman说。“这是不能容忍的。”

这家GAC中心发言人称,GAC项目从来不会容忍作弊行为,学生们只是不喜欢Thieman的教学风格。

Thieman目前在美国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这种情况对任何人都不公平,”他在谈及GAC项目时说。“对录取学生的大学不公平,对在有正规标准的考场参加ACT考试的美国学生而言, 也不公平。“

Christopher Bogen曾于2011年至2014年期间在珠海的一家GAC中心担任学习主管,他表示一些学生屡次“故意且公然作弊”。他表示,一些学生本应提交的英文写作的作文,实际是谷歌翻译软件翻译成英文的作品。Bogen还称,GAC课程让抄袭更为容易,因为相同的测验“不断地重发”。路透发现,GAC的一些试题和作业在中国的网络上花钱可以买到。

记者未能联系到Bogen曾执教GAC中心的任何人对此置评。

ACT发言人Ed Colby称,该机构在香港的子公司负责处理GAC课程中涉嫌作弊的情况。他不愿安排驻港高管对本文置评。

Colby表示,在香港的子公司对GAC运营方以及他们的工作进行全面监督。ACT考试安全主管Rachel Schoenig称,该机构已经取消一些GAC考生的可疑的ACT成绩。

Schoenig说道,“从考试安全方面……针对GAC中心进行的ACT考试活动,我们已经采取了非常多的措施。”

她表示,为防止试题大面积泄露,该机构开始用保险箱运送ACT考卷到一些海外的考试中心。本月ACT Inc宣布,为打击作弊,计划在2017年秋季为海外考生引入机考试题。

像其他标准化考试公司一样,ACT Inc正在打击“新出现的有组织作弊趋势……有人为了赚大钱、为了自己的利益,寻求破坏为诚实考生而设的系统,”Schoenig说。

但是GAC项目的问题并非来自外部,而是发生在ACT自己控制和监管的系统内部。

路透发现,六家GAC中心违反了ACT对利益冲突的规定。这六家中心在管理ACT考试的同时,还推出营利的备考课程,这些课程旨在帮助学生在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好成绩。ACT规定,禁止管理考试的机构提供备考业务,因为这么做会使这些机构有得天独厚的能力,可以通过向学生泄题来帮他们拿高分。

这六家GAC中心有五家位于中国大陆,一家位于韩国,这些中心的运营者在ACT考试之前几天或几周就能拿到试卷。

**高校表示震惊**

美国几所大学院校表示,他们对路透的发现感到震惊。包括这些院校在内,美国60多所“pathway” 学校在录取学生时会将完成GAC项目纳入考虑,而且有时会给完成的GAC课程授予大学学分。

爱荷华州立大学国际招生部主管助理Timothy Tesar说,关于作弊的报道“非常令人不安”。爱荷华州立大学自2009年以来招收了132名GAC学生。

密歇根大学弗林特分校国际招生顾问Jonnathan De La Fuente表示,这些对于作弊的指控“令我震惊”。他估计,该高校迄今已经招收了15至20名GAC学生,这些学生几乎全部来自韩国。密歇根大学弗林特分校可给予GAC课程大学学分。

“如果报道属实,我们作为一所大学必须展开调查,”他说,“我甚至在想那些成绩是否合法。”

ACT发言人Colby称,执行长Marten Roorda不能回答本文的问题。

由于美国各个大学招收的海外申请人数量达到记录高点,外国学生中学术造假的证据在增加。外国学生通常会缴纳全额学费,这对美国的学校而言是一大实惠。这些申请人也成为测试机构的利润来源,测试机构的考试帮助决定哪些人可以进入美国的大学。

路透今年的一系列报道揭露了外国学生在日益发掘美国大学入学考试的漏洞,以及录取过程中的其它缺陷。

3月,路透报道了东亚地区备考机构利用“美国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中的安全漏洞--考题被重复使用—它的竞争对手“美国大学入学考试”(ACT)也是如此。备考机构收集考过的试题,这样学生即可练习那些可能在考试中遇到的题目。

路透还发现中国的出国代理公司为打算赴美留学的学生伪造全套大学申请文件。一些公司甚至为在美学习的学生代做课程学业。

**在中国备受追捧**

2005年,ACT Inc收购了一家开发全球评估证书课程(GAC)的公司,该公司与ACT有协议,提供ACT作为其课程的一部分。收购完成后,ACT Inc成立了ACT Education Solutions这家子公司进行运作。

GAC的课程运作犹如特许公司:当地培训机构向ACT的这家子公司付款购买课程,以便在当地的学校或教育中心进行教学。GAC中心由当地机构聘请的雇员、而非ACT的人员运作。这种课程在中国尤为吃香,197家中心就有149家在中国落户。

这对ACT Inc而言也是有利可图。每一家GAC中心都向ACT的子公司缴纳许可费,总费用达数千美元,外加招收每个学生的费用。据ACT Inc最近的美国联邦纳税表,截至2015年8月31日的一年中,运作该课程的外国机构净收益达480万美元。

ACT发言人Colby称,GAC的运作机构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在中国,有意运营GAC中心的申请人须填报一份四页的申请书,并且要表明他们能够有效经营。之后,ACT Education Solutions会对地点进行考察。如果不存在任何问题,那么ACT与该申请中心将达成许可协议。ACT Education Solutions对GAC中心进行检查,但Colby拒绝说明多长时间进行一次。

至于ACT的考试,该组织并不会公布数字,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吸引了约60,000个海外考生,据前ACT雇员称,这要远高于十年前每年约几千人的考生规模。SAT在海外考试中仍占有很大优势,其考生大概是其他考试考生的三倍。

尽管不是刻意为之,但ACT过去两年来在海外市场中取得了明显增长。据前雇员称,因确信SAT占有不可逾越的领先优势,ACT高管决定不对其海外市场营销方面进行太多投资。

他们称近期取得的增长,多归功于竞争对手SAT考试存在的安全问题。自2013年5月以来,SAT考试主办方--美国大学委员会(College Board)因考试作弊的担忧,曾延后或取消公布考分,甚至取消了SAT在亚洲的考试。这使得越来越多的考生转向参加ACT考试。

在亚洲考试出现的作弊问题,也引发ACT自身考试安全部门的担忧。ACT内部有14名人员来解决在177个国家数千个考试中心的安全问题。据知情人士表示,在2015年,该安全部门一再建言,要增加人手并提高海外考点的审核,藉此加强ACT海外考试的安全。该消息人士表示,但ACT总部的高管均拒绝了这些建议。

ACT发言人Colby谢绝置评。

ACT遭遇到的一次重大的安全漏洞是在6月10日早间,当时距韩国和香港约5,500名学生要参加ACT考试仅有几个小时,爱荷华州的官员们知道了此次考题已经泄露,他们在最后关头取消了这次考试。官员们并没有透露 考题是怎样外泄的,或他们是否已查明泄题原因。

据业内人士称,6月的事件并不是ACT在亚洲市场考题外泄的头一遭。

中国和韩国公司经常在考试前推销考题和答案。中国的华富教育在离考试还有三天的时间,向路透社记者提议以762美元的价格提供考试原题。

一名华富代表在网上聊天中说道:“我们提供的就是您当天考试的一模一样的。”

**提前泄题**

一些前GAC课程学生称,一些中心本身就参与考试作弊。

现已就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一位GAC毕业生表示,在他2014年12月参加ACT考试的一两周前,他所在的中国一家GAC中心一位领导把他叫到办公室,给了他一份ACT试卷的影印本。

“她说这些题目可能会考到,”这位学生称。他估计后来他参加的ACT考试中约有40%的题目都是影印本上的。

“确实有用,”他表示,“为我节省了时间。”他说满分36分的考试中他得了33分,在所有考生中排名前1%。

现已就读美国中西部一所大学的一位GAC毕业生曾在河南省郑州市基石中学GAC中心学习过。他表示,2014年5月,郑州市基石中学给了学生一份模拟试卷,其中包括ACT不同科目的扫描和影印本。他说当年秋季他在该中心参加考试时,就见到了这份模拟试卷中的两篇文章。他表示,另一次他在该中心参加ACT考试时,曾见过三四个学生在中间休息时间讨论答案。

而在郑州基石中学一位领导向路透发出的声明中,以“荒唐” 来形容这些指控。

李雯月2015年毕业于郑州市基石中学,刚刚结束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的大一生活。据她表示,她2014年12月在GAC中心参加ACT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有几个同班同学问她,能不能在中间休息时给他们提供数学题答案,作为回报,他们也会和她分享一部分阅读题的答案。李雯月称她拒绝了,但是另一名同学答应了。

她还说,在她的学校,GAC课程作弊的情况要比在ACT考试中作弊“更普遍”。

郑州市基石中学的上述领导对李雯月的说法加以否认。在给路透的声明中称,“我们坚决抵制考试中的投机取巧与作弊行为,我们通过各种形式和场合向家长和学生反复强调考场纪律。”

现在就读于华盛顿州一所大学的中国学生提供了对另外一家GAC中心类似的说法。她说2014年9月她在山东省烟台第一中学GAC中心参加ACT考试时,见过有作弊的。

“我听见有人问,‘这个词儿什么意思?应该用哪个介词?’”她说,这些学生用英语说的,监考老师不懂。

“老师就装作没看到我们在做这些坏事,”她表示。

山东省烟台第一中学GAC中心未回复路透的置评请求。

**“官方考试中心”**

GAC项目在韩国也很受欢迎,有六个运营中心。

其中一个是在首尔的一家考试培训中心STEPEDU,考试培训中心在韩文中称作hagwon。与很多培训学校一样,STEPEDU提供ACT备考课程。到上个月时该机构还能提供福利:就地参加ACT考试。

“我们拥有全球唯一一家民间机构管理的ACT官方考试中心,”STEPEDU总裁Sam Han在5月28日的会议上,对有意申请美国大学的学生称。“很多人都好奇怎么做到的。”

据ACT负责国际市场的副总裁Bryan Maach称,备考机构不得举办考试。他对路透称,“我们不允许考试培训机构作为考点。多年来始终如一。”

Maach表示,他没法解释STEPEDU怎么能举行ACT考试。

Han称他之前在首尔一所大学运营一家GAC中心。2012年韩国教育部下令大学关闭海外留学项目,称这对国内高等教育系统造成不当威胁。

这迫使Han不得不把GAC中心搬走,留下130名未能完成学习项目的学生。他称,于是他把这个GAC业务改成了培训学校STEPEDU,他任总裁。

据了解情况的一位消息人士称,当时ACT考试安全部门建议,不应允许该中心举办ACT考试。

但该建议未被理会。Han称STEPEDU在2013年4月开始举办ACT考试。STEPEDU在英语岗位招聘中,自称是ACT Inc的合作伙伴,“是ACT考试在韩国的官方提供者。”

ACT随后收到与STEPEDU有关的另一份警告。路透看到的电子邮件显示,去年一名举报者联系了爱荷华州ACT资深调查员Cody Shultz。其中一封2015年6月的电子邮件中,举报者称该GAC中心“既是考试中心又是培训学校。”

Shultz向举报者保证ACT正在进行调查。“我们的调查取得一些进展,”Shultz给举报者写道。“我们在考虑其他手段解决韩国更加大规模的作弊问题 。”

即便如此,该机构仍然允许STEPEDU作为ACT考试的考点。直到一名记者6月9日就此事采访ACT官员前,ACT Inc才终于停止这种安排。Han称他告知ACT路透曾访问STEPEDU。

“在你们来访之前不久,GAC韩国中心不再作为ACT考点,”ACT发言人Colby在一份电子邮件中称。“对此事我无法进一步提供细节,因事件仍在调查中。”他拒绝让Shultz接受采访。

中国也有些GAC中心扮演着这样存在冲突的角色。路透在中国发现了五家具有举办ACT考试资格的GAC中心不符合ACT Inc的规定,主办机构同时提供ACT考试备考课程。

其中一家是浙江大学的GAC中心。该机构拒绝回应。但其网站最近发出有“ACT真题”的夏季培训课程广告。

学生可能得到什么?ACT考试其中一些科目的“满分”。(完)

编译 岂頔/李爽/张荻/杜明霞/王琛/孙茉莉/刘秀红/王丽鑫;发稿 路透中文部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