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2022年大宗商品料继续震荡 关注中国需求与疫情疑虑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3月,上海,洋山港一处石油仓库的储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赛斯顿12月21日 - 如果说2021年是大宗商品震荡和表现不均衡的一年,那么2022年将是循环往复的一年,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不确定性仍然是主导题材。

表面上看大宗商品今年表现强劲,超过了其他资产类别,标普高盛商品指数今年暴涨35%,十年来首次超过美国标普500指数表现。

但这个数字并没有反映出今年主要大宗商品的波动性,有几种商品在刷新纪录高位后重挫,而其他商品则在供需矛盾中剧烈震荡。

2021年中国在许多大宗商品市场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原油、铁矿石、煤炭、铜或许还有液化天然气(LNG)的最大进口国。

中国影响最明显的领域是金属,5月时现货铁矿石价格飙升至每吨235.55美元的历史高点,因为中国钢厂生产了创纪录规模的钢铁。

中国的需求也提振了铜,5月时伦敦期铜合约创下每吨10,747美元的纪录。

但在铜成功守住大部分涨幅的同时,铁矿石却暴跌,因为中国改变了钢铁产量规划,实际执行的是2021年产量不超过2020年的官方目标,根据商品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的评估,现货价格到11月跌至每吨87美元。

此后虽有所回升,周一反弹至122.70美元,但今年收官可能会低于2020年最后一天的收盘价159.90美元。

最近的价格反弹是以一个很可能最终影响2022年大宗商品价格的市场观点为前提的,即中国将再次打开刺激措施的水龙头,以提振陷入困境的经济复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铁矿石和金属就会成为主要的受益者,还有用于制造钢铁的焦煤。

**能源表现强劲**

能源大宗商品今年表现强劲,其中澳洲指标纽卡斯尔动力煤在10月中旬创下每吨252.72美元的纪录高位。

中国再次成为驱动力,尽管作为政治争端的一部分,中国对澳洲的进口保持非正式禁令。

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出于安全原因,中国将国内的一些煤矿闲置,导致产量下降,而此时电力需求却在从疫情中反弹。

这导致中国贸易商试图抢购所有可用的非澳洲煤炭船货,从而推高煤价,最终拖累澳煤价格,因为印度被迫从印尼煤炭转向澳煤。

由于中国和全球第二大煤进口国印度都提高了国内煤产量,煤炭价格自触及纪录高位以来有所下跌。

然而,假设整个亚洲的经济体能够成功过渡到与冠状病毒共存的阶段,那么动力煤2022年可能会有强劲表现。

强劲的区域能源需求也可能使LNG保持良好的买气,特别是在北方的冬季,不过,春秋两季价格通常会下滑的情况,可能因供应受限而导致降幅不若正常情况。

尽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燃料进口国,但其对原油的影响力似乎不那么明显。

2021年原油的主要驱动力是OPEC+实施的供应纪律和不断增长的需求,特别是在北美和欧洲。

但中国对原油市场还是有些影响,主要是2021年的进口量没有2020年那么多。

2021年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可能会下降约7%,而且中国从2020年每天增加约120万桶的库存到今年几乎没有增加库存。

2022年经济的强劲反弹应该导致中国购买更多的原油,但也有可能建立库存的阶段即将结束,从而使全球市场少了一个需求增长来源。

仍然不确定的是,新冠疫情将如何发展,各国是依靠高疫苗接种率和开放经济,还是像中国一样,尝试采取清零策略。

这种不确定性可能使油市震荡成为唯一的确定性。(完)

编译 李爽/白云/戴素萍 审校 刘秀红/艾茂林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