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APPS专栏》“不是盟友,胜似盟友” 中俄关系在与美国抗衡中越走越近

(本文作者Peter Apps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第三方图片: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郊外住所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视频会谈。Sputnik/Mikhail Metzel/Pool via REUTERS

路透伦敦12月16日 - 上周,美国总统拜登在逾100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民主峰会”开幕时,将俄罗斯和中国的专制模式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挑战”。周三,中俄两国领导人举行了他们自己的视频会晤,以展示一个统一战线的回应。

普京与习近平此次视频会晤正值西方与莫斯科和北京之间关系恶化,这是他们2013年以来的第37次虚拟或线下会晤。

两人将在2月的冬奥会上会晤,这将是两人自2019年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晤。他们称对方为“亲爱的朋友”和“老朋友”,在这场疫情中,两国互相拉近了距离,成为一个日益强大、日益团结的力量,以抗衡不可预测的美国和摇摇欲坠的西方。

这包括在周三讨论的一个“独立的金融基础设施”,这将减少任何美国或西方制裁的影响。其他官员介绍了俄中联合建立月球基地和俄中印三方峰会的前景,所有这些都明确旨在限制或平衡美国及其盟友的影响。

但这究竟能走多远,还不太清楚。中国的声明刻意没有提到北约或乌克兰。而中国目前是乌克兰最大的外国投资者,而且美国及其盟国担心乌克兰可能处于俄罗斯军队新一轮入侵的边缘。

相比之下,俄罗斯在声明中则表达了对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立场的支持。这可能表明这两个国家中谁更需要迫切的支持--尽管在美国主导的外交抵制之后,北京几乎肯定很高兴普京成为冬奥会上最引人注目的外国嘉宾。

**复杂的联盟关系**

事实上,无论是俄中伙伴关系,还是美国数量多得多的联盟、友谊和其他复杂关系,全都不简单,也不可能变得简单。虽然与美国日益紧张的关系不可避免地将俄罗斯和中国推到了一起,但它们也有各自相互竞争的利益和联盟--特别是与印度的复杂关系,印度是俄罗斯的朋友,却是中国的战略敌人。

俄罗斯在东欧日益咄咄逼人的姿态和北京在东南亚的立场,不可避免地让美国的许多盟友拉近了关系,特别是在亚洲,日本、印度和澳洲现在与美国一起组成“四方安全对话”。然而,如果台湾受到攻击,美国的盟友们会怎么做就不太清楚了。

在其他领域,莫斯科尤其是北京已经成功将曾经忠诚的美国盟友拉入了一个更复杂的境地。本周,有消息称,美国向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出售F-35战斗机的计划可能会被搁置,据说部分原因是担心其保密技术可能会流入中国,而中国已经与阿联酋建立了日益密切的关系。

**美国的恶梦?**

在欧洲,由于澳洲与美国和英国建立了新的AUKUS伙伴关系,法国被迫退出了与澳洲的潜艇交易,法国对此做出了愤怒的回应。华盛顿有时也很难让欧洲国家在俄罗斯问题上形成统一战线,包括在完成关键天然气管道和乌克兰问题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俄罗斯最近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言论和武力恫吓,带来了美国盟友之间多年来最为团结的局面,促使德国加入美国阵营,威胁要阻止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的开通。

最近几天,莫斯科要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国家和美国做出一些他们不太可能做出的让步,包括保证不进一步向东欧扩张,以及不支持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但美国也表示,如果俄罗斯发动入侵行动,美国不会派遣军队保护乌克兰。

这使得中俄关于建立独立于美国和西方的新金融网络的说法更加重要--美国发出警告,俄罗斯若发动军事侵略将带来严厉制裁,可能包括切断俄罗斯与SWIFT国际金融系统的联系。更高级的俄中金融网络可能会使这一目标更难实现,尽管它们需要被其他主要国家采用才能有效。

中国《环球时报》在一篇评论中把乌克兰和台湾问题上的对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并警告说,尽管美国可能实施制裁,但事实会证明,美国不愿动用军队保卫任何一方。

“美国虽占据实力优势,但它要压倒中国和俄罗斯的任何一个都做不到,”该评论表示。“无论与中国还是与俄罗斯战略对撞都意味着它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中俄携手更是华盛顿的噩梦。”

这些话不可避免地包含着一厢情愿的成分。然而有一点是明确的,莫斯科和北京都预期他们与美国及其盟友的对抗会加剧,并相信抱团会给他们经受住对抗并赢得对抗带来最好的机会。(完)

*** Peter Apps是专注于国际事务、全球化、冲突和其他问题的作家。他是智库21世纪研究项目(PS21)的创始人和执行主任。PS21是一个无国别、无党派和无意识形态的智库。2006年,他因一场在战争地区发生的车祸而瘫痪。他之前是路透的记者,现在仍由汤森路透支付报酬。自2016年以来,他一直是英国预备役部队和英国工党的成员。

编译 刘秀红/王兴亚/张涛;审校 汪红英/戴素萍/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