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若想为铁矿石市场降温 还得再加把劲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3年12月,澳洲,Fortescue Solomon旗下西澳铁矿的矿石传送设备。REUTERS/David Gray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5月13日 - 如果中国想要为火爆的铁矿石及钢铁行业降温,就不能只是口头说说并且在保证金上动动手脚而已,而是得采取更多行动。

本周稍早部分铁矿石合约的交易限制增加,且保证金要求提高,同时再次对钢铁期货收取费用,初步看来并没有任何影响,铁矿石及钢铁期货再度刷新纪录高点。

大连商品交易所对6月、9月、10月及12月交割的铁矿石期货提高涨跌停板幅度及保证金水平,同时也自5月11日起对2022年1-4月合约设限。

此外,上海期货交易所表示,10月交割的螺纹钢及热轧钢期货主力合约将收取总成交金额0.01%的平今仓交易手续费,从5月11日晚夜盘开始收取,重新实施先前已经免除的费用。

如果目标是给市场对于今年铁矿石及钢价飞涨的热情降温,那么并不管用,大商所的铁矿石周三大涨,收盘创下每吨1,337元人民币(207美元)的收盘新高。

指标上海螺纹钢期货收盘也创下纪录新高每吨6,171元,是2020年2月初时低点的两倍还多,当时中国封锁了大部分经济以抗击疫情蔓延。

根据大宗商品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的报价,周三运抵华北的现货铁矿石也涨至纪录新高,收报每吨235.55美元。

过去三周来价格已经大涨51%,现在较2020年3月23日创下低点79.60美元上涨近200%。

北京想给铁矿石和钢铁市场降温这个想法的困境在于,要不得不在互相矛盾的目标和政策之际取得平衡,而且其中有些是他们一手造成的。

在大量刺激性支出推动的经济复苏中,基础设施和建筑起引领作用,而实现增长所需要的大宗商品却面临价格约束,实难协调。

而且很明显,至少到目前为止,降低钢铁行业污染的承诺并未导致产量的下降。

这有可能是因为钢厂在被命令减产之前正在使产量最大化,但也可能是因为钢需求强劲,钢厂今年的盈利能力不断提高。

**澳洲担忧**

在中国控制范围内的另一个因素是与澳洲的持续纠纷。澳洲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开采国,供应中国约70%的进口铁矿石。

尽管到目前为止,北京对堪培拉的措施并未触及铁矿石,但人们仍担心铁矿石也会和煤炭、液化天然气、铜矿石等大宗商品以及大麦和龙虾等农产品一样,被拉入中国打击澳洲的非正式名单之上。

鉴于中国对澳洲铁矿石的巨大依赖,这似乎不太可能,但这个问题市场可能多少也要考虑下了。

最近几周铁矿石市场供给吃紧非中国力所能及:4月西澳州飓风切断了船运,及新冠疫情持续影响第二大出口国巴西的采矿和运营。

据路孚特数据,澳洲4月出口了7,135万吨,低于3月的7,667万吨以及上年同期的7,562万吨。

据路孚特数据显示,巴西4月出口2,581万吨,低于3月的2,753万吨,不过要高于上年同期的2,350万吨。

但巴西的这一出口水平仍远低于去年8月和9月前后达到的每月3,500万吨,显示出这个南美出产国还有相当大的出口空间。

假定澳洲和巴西未来几个月都能增加出口,那么铁矿石市场的部分泡沫很可能会被挤掉。

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也不是特别高,5月7日当周为1.3105亿吨,低于前一周的1.331亿吨。

虽然库存高于2020年的低点,但也远低于2019年的峰值1.489亿吨和2018年的1.6198亿吨。

但是,还可能需要中国发出一些明确信号,表明今年将限制钢铁产量,并且铁矿石库存出现反弹,才能让市场相信铁矿石的大涨走势可能已经结束。(完)

编译/审校 张明钧/李春喜/刘秀红/孙茉莉/王兴亚/艾茂林/戴素萍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