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1, 2018 / 4:37 AM / 3 months ago

《BOULTON专栏》贸易担忧冲击澳元 但利率影响更为持久

(作者所表达为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1年4月,澳洲悉尼,一枚澳元硬币。REUTERS/Daniel Munoz

撰稿 Jeremy Boulton;

路透伦敦6月20日 - 最近避险情绪高涨打压澳元,但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引起的大跌走势带来的损害,可能不及利好美元的利率长期变化。

利率引起的金融流动会决定汇率走向,这一波流动不利于澳元/美元。

其影响要比全球市场短暂的恐慌或乐观情绪持久得多,利率差距现在为50个基点,到明年年底时可能扩大至175个基点,给伺机出售澳元的交易员壮胆。

当然,贸易担忧加剧了跌势。如果中国对原材料的需求受抑,澳洲和其他大宗商品生产国极可能成为受害者,就像美国扩大可能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后澳元的下跌。

**屡见不鲜**

对于全球风险偏好下降时的负面反应,澳元已是屡见不鲜,但过去常常被有利的利息差缓冲。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稳步升息使得这种优势不复存在,与今年兑美元已经下跌的很多新兴市场货币相比,押注澳元的风险更高。

还有双赤字的问题。虽然澳洲曾经庞大的经常帐赤字在过去数年里已经规模减半,但在今年第一季仍高达105亿澳元。澳洲还预计当前和下个财政年度恐录得创纪录的高额预算赤字,之后才有可能逐步转为预算盈余状态。

除了双赤字,填补经常帐赤字缺口的成本也在上升,加上利率处于低位,从而令澳元看起来格外脆弱,若遭遇一场下跌,其程度很有可能超过今年有高利率作为支撑的新兴市场货币。

**不再是利差交易首选货币**

澳元曾经是利差交易者眼中首选的货币,鉴于此,利率前景的完全改变使得澳元成为受损最大的货币。

充足的流动性、较高的利差支撑,以及2011年澳元/美元多头获得的500点收益,都曾推动利差交易者对做多澳元趋之若鹜。

但时至今日,做多澳元/美元意味着一年要付出约25点的成本。此外,如果澳洲和美国利率走向的分歧如预期般发展,做多澳元的成本到2019年底时将升至每年100点。这将导致美元转而成为利差交易中备受青睐的货币。

而且,一旦美国引发的贸易争端逐步平息,许多人都已这样预期,那么风险偏好料获得提升,股市会大涨,但即便如此,仍很难令澳元得到反弹动能。

部分人士反而可能利用其升势来为其更大跌势做准备,因冒险意愿回升将会导致美国利率及股市上涨,同时也有利于美元这类收益率偏高货币的涨势。

reut.rs/2JTWCXf

澳元/美元的21日移动均线切入位报0.7552,日线一目均衡云区位于0.7552-0.7664,都将对反弹走势构成严重阻碍。

交易商对于澳元/美元跌势的仓位准备不足,目前空仓规模约为之前影响澳元走向规模的六分之一。

技术面形势也极度偏空。本周若收在0.7400下方,交易商可能瞄准2016年1月低点0.7145及2016年12月低点0.6827,因此汇率波动可能会大幅增加利差报酬。

reut.rs/2K1pF7j

(完)

编译 王丽鑫/高琦/张明钧;审校 李春喜/张荻/刘秀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