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国内外煤炭价格双涨 中国进口策略面临考验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4月,山东青岛,港口码头停泊的散货船在装载煤炭。REUTERS/Jason Lee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2月7日 - 中国限制煤炭进口或许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进入冬季需求旺季之际,中国境内煤价不断上扬。

第二波的打击是海运市场进口煤炭价格巨幅上升。这显然很大程度与中国实质禁止澳洲煤炭进口有关;澳洲是全球最大炼钢用焦煤出口国,用于发电的动力煤出口则是位居全球第二大。

限制澳洲煤炭进口显然已经提振替代进口产品的价格,例如印尼及南非煤炭。讽刺的是,或许替代进口品价格上涨也顺道拉抬澳洲动力煤价格走高。

中国煤炭行业恐怕面临着最不乐见的状况,一方面国内价格远高于政府偏好的范围,另一方面进口价格走高,使得无论进口多寡都比以往都要买得更贵。

12月4日重庆吊水洞煤矿事故导致23名矿工死亡,恐对国内市场造成冲击,对于中国煤炭行业而言有如雪上加霜。

吊水洞煤矿是一家年产能12万吨的私营企业,被困在地下的这些矿工因一氧化碳超限而死亡。

虽然该矿的产量无足轻重,但更重要的是通常会在此类事故发生后进行安全检查。

据应急管理部网站上面发布的消息,中国在周日下令地方当局“采取果断措施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

甚至在这次矿难之前,中国国内动力煤价格就在上涨,秦皇岛基准煤价创下2017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12月4日收于每吨648元人民币(99.23美元)。

自今年4月下旬和5月初触及低点467元以来,煤价已经飙升了39%。当时中国刚刚解除遏制新冠疫情的封锁措施,经济仍在努力恢复增长势头。

尽管北京当局没有设定动力煤的正式价格目标,但据信他们试图将价格维持在每吨520至570元人民币左右。该水平被视为既可确保矿山有足够的获利能力,同时又能让电价受到控制。

**进口问题**

当价格高于非正式目标的上限时,这在过去曾经发生过,中国就会允许进口增加,让较便宜的海外煤炭冲低国内价格。

但中国与澳洲之间的争端不断且益发激烈,可能造成此时增加进口变得有点力不从心。

中国面临的问题是,虽然可以尝试从印尼、南非、美国和俄罗斯等其他海运供应国增加进口,但可能会有成本问题。此外,可能短期内无法取得足够的供应。

近几个月中国自海运市场进口的煤矿急剧减少,部分是因为与澳洲的争端,但也有部分是因限制年进口的举措。

路孚特估算,11月海运进口量仅有926万吨,低于10月的1,015万吨,而且只是1月2,592万吨的三分之一多点。1月是2020年迄今的最高位。

中国11月从澳洲仅进口69.5万吨煤,远低于10月的225万吨,只相当于1月进口规模949万吨的7.3%,由此可见中国对澳洲政府的不满情绪。1月是今年从澳洲进口煤炭规模最大的月份。

但中国从最大供应国印尼进口的煤炭也一直在减少。11月从印尼进口388万吨,虽高于10月的311万吨,但远低于今年进口最大月份3月的1,196万吨。

实际上,今年前11个月中国对印尼煤炭的进口量下降了24%,从澳洲的进口量下降11%。

如果中国试图增加从澳洲以外国家进口动力煤,就会发现进口成本也在增加。

据大宗商品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的评估,发热值为4,200千卡/千克的印尼煤炭在12月4日止当周升至3月以来高位,收在每吨33.42美元。

南非Richards Bay煤炭同期收在每吨81.86美元,为2月中以来最高,自10月中触及57.18美元的近期低点以来涨了43%。(完)

编译 张明钧/张涛/戴素萍/李爽 审校 艾茂林/张荻/刘秀红/王兴亚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