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3, 2018 / 8:24 AM / 7 months ago

《RUSSELL专栏》中国煤炭进口因新限制令大降 印度尚无力消受余出供应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4月23日 - 中国决定在一些港口实施新的煤炭进口限制措施,似乎已导致煤炭进口规模大幅下滑。

2018年3月8日,澳洲新南威尔士州Mudgee,Ulan煤矿的煤堆。REUTERS/David Gray

新措施4月16日公布,包括暂停一些港口的进口煤船靠卸以及收紧通关等。

目前要辨清确定的趋势还为时太早,但根据汤森路透供应链和大宗商品预期部门编制的船舶追踪和港口数据,截至4月21日当周,中国海运煤炭进口下滑至345万吨。

这较1月1日至4月15日期间每周平均进口规模492万吨下降近30%。而且也低于2017年445万吨每周平均海运进口规模。

上周海运进口量下滑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在北方冬季和夏季高峰之间的低迷期,往往会出现需求下降。

但上周的下降幅度显示出,进口限制造成了直接且深刻的影响。

市场认为,中国政府采取措施抑制进口,以提振国内动力煤价格和产量。

当然,国内动力煤价格从中受益。郑州商品交易所动力煤期货上周涨9.8%,4月20日收于每吨588.2元人民币(93.51美元),创三周高点。

海运动力煤价格更加疲弱,Argus Media的数据显示,澳洲纽卡斯尔港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上周小幅下跌,4月20日收于每吨69.65美元。

这个品位的煤炭普遍受到中国买家青睐,因为它比6,000大卡煤炭便宜。日本及韩国电力业者较多采购6,000大卡煤炭。

5,500大卡煤炭价格今年2月初在86.74美元/吨触顶回落后,至今已下挫19.7%,而6,000大卡煤炭跌幅较小,从2月底以来下跌12.4%。

如果未来几个月中国真的继续限制煤炭进口,可以合理预期5,500大卡煤炭的折价将更加扩大。

价格下跌将有助澳洲动力煤扩大销往印度,不过目前还没有什么迹象。

目前澳洲销往印度的煤炭以较高品质的制钢用焦煤为大宗。

**价格需要进一步下跌?**

澳洲动力煤船货通常不太容易获得印度买家青睐,因为与亚洲其他主要煤炭供应源--印尼及南非竞争时,澳洲动力煤的价格及运输成本较高。

近期澳洲5,500千卡/公斤煤炭船货价格下跌,可能使它们较南非同品级煤炭具有竞争力。

阿格斯评估南非理查德港的5,500千卡/公斤煤炭为每吨79.30美元,远高于澳洲纽卡斯尔港的69.65美元。

部分价差将因从澳洲东岸到印度的长途海运而抹掉,但印度买家可能对买入澳洲船货持开放态度;近期澳洲船货因中国的限制令而陷入困境。

但煤炭价格可能仍太高,难以吸引到印度的很大买兴,因为印度通常对价格非常敏感,价格较高时他们将减少进口,最近几个月就是如此。

船只追踪和港口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印度进口的所有品级煤炭共计4,480万吨,月率为1,490万吨。

这低于2017年1,530万吨的月率,显示尽管印度急需进口煤炭,但可能价格太高,仍难以吸引到他们。(完)

编译 刘秀红/王灿/蔡美珍/于春红; 审校 孙茉莉/高琦/艾茂林/王颖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