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想追求低碳排 终止国内待建煤电项目才是关键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0年10月,北京,苹果园附近一座热电厂的冷却塔。REUTERS/Joel Boh

路透澳洲朗赛斯顿9月23日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结束中国对海外燃煤电厂的融资,此举普遍为环保人士所乐见,但这应被视为第一步,而不是缓解气候变化的重大努力。

习近平在联合国的一次讲话中表示,中国将停止对燃煤发电项目的融资,并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帮助,使其转向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中国是气候变化相关气体的最大排放国。

鉴于中国是煤电项目的最大资助者,再加上日本和韩国早些时候承诺退出煤电项目,此举确实让人对世界上计划中的大量燃煤电厂的可行性产生质疑。

总部设在美国的追踪全球煤电的组织“全球能源监测器”(Global Energy Monitor/GEM)向路透表示,44家预计将获得约500亿美元中国融资的煤电厂可能受到该决定的影响。

支持可再生能源的智库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表示,对拥有重要待建项目国家的煤电提案进行的审查表明,总装机容量的56%得到了中国的支持。

中国为煤电项目提供大量支持的国家包括印尼及孟加拉国,印尼计划兴建的18吉瓦(GW)电厂中约有54%得到中国的支持,孟加拉国约10吉瓦的发电厂计划有88%得到北京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习近平发表声明之前,这些计划中的几个项目已经陷入困境,因其相对于可再生能源技术和电池储能而言成本很高,再加上气候变化担忧和国内对空气污染加剧的抵制。

海运动力煤价格大幅反弹至接近历史高点,另一化石燃料液化天然气(LNG)价格也出现类似的飙升,也将削弱基于进口供应的燃煤项目,因为价格波动的风险始终存在,特别是在世界向清洁能源过渡之际。

因此,习近平的承诺很可能宣告了世界各地许多未完成项目的终结,因为除了政府的直接支持外,这些项目很难找到其他融资方式。

**中国国内工厂是关键**

那么问题来了,这是否足以对燃煤发电的前景产生很大影响。

如果所有有中国支持的计划项目被取消,将导致火力发电减少约50吉瓦。

根据GEM的数据,全球有296.66吉瓦的煤电项目处于已公布、预批和批准阶段,其中中国资助的项目约占六分之一。其中一半以上,即大约163吉瓦,是在中国境内。

在不依赖中国融资的国家中,只有印度有大量的待建煤电厂,有20.7吉瓦装机容量处于已公布、预批和批准阶段。

这些数字表明,如果习近平真的想在待建燃煤电厂方面做出改变,他在国内要做的事情远比在国际上要多。

中国有96.68吉瓦的燃煤发电设施正在兴建中,超过全球总数的一半,并有10.47吉瓦的设施正在运营,这几乎是世界产能的一半。

中国正在运行的煤电机组装机容量也比第二和第三大煤炭消费国的机组大四倍左右,印度为233吉瓦,美国为232.8吉瓦。

美国的燃煤发电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继续快速退役,特别是考虑到美国总统拜登的脱碳承诺。

鉴于许多现有的发电厂在经济上无法与可再生能源竞争,对印度的燃煤发电也存在疑问。最近的历史表明,在电力需求疲软的时期,煤炭发电是第一个退出系统的。

总的来说,中国宣布将停止资助海外煤电项目是缓解气候变化的一个积极进展。然而,真正能够改变局面的是承诺终止中国境内待建燃煤电厂。(完)

编译/审校 张明钧/王灿/汪红英/白云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