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煤荒虽已结束 但煤价依然太高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4月,青岛,港口煤炭作业。REUTERS/Jason Lee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1月30日 - 中国的煤炭危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煤炭产量和库存的增加足以确保冬季的电力供应。

但是这并不是完全的胜利,因动力煤价格仍然处于历史高位,而且仍然高于当局认为对矿企和电力公司来说都合适的范围。

北京似乎很清楚煤炭价格仍然过高,周一只是发布了一份声明,称目前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正当其时,就引发了国内主要动力煤期货合约的新一轮抛售。

郑州商品交易所动力煤期货周一大跌5.4%,收于每吨821.2元(128.51美元)。

该合约在10月19日达到每吨1,982元的纪录高点,当时由于煤炭短缺,人们担心是否有足够的煤炭来满足冬季需求高峰。

中国秦皇岛的煤炭现货价格也从历史高点回落,从每吨2,545元的高点跌至周一的1,090元,这意味着现货煤炭仍较1月10日到期的主力煤炭期货存在溢价。

煤炭紧缺在很大程度上是当局自己造成的,当局以安全为由关闭煤矿导致上半年煤炭产量减少,同时当前非正式禁止从澳洲购买煤炭也影响到煤炭进口。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消费国和进口国,因此能够通过增加国内生产和进口来应对煤炭短缺。

虽然在不到六周的时间里,期货价格回落59%是一个戏剧性的走势,但价格仍然高于550-600元这一市场长期认为的政府目标范围。

在2020年11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煤炭期货价格为每吨451元,而前一个冬季的峰值略低于每吨600元。

现货煤价不太可能迅速降至这样的水平,但中国发改委显然是以煤价进一步下降为目标。

“经历了近期煤炭价格非正常上涨,目前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正当其时,”发改委在新闻稿中说,并称各方面对煤炭价格合理区间具体水平已形成共识。

**何谓“合理”?**

但何为合理价格并没有公布,这就留下了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即发改委是否希望煤价回到550至600元的范围,或者是否准备批准结构性的更高价格,以确保矿企投入资本维持产量。

当然,煤炭期货的远期曲线表明,现在的煤价区间更高,未来12个月的最低价格是2022年9月到期合约价格每吨686.6元。

考虑到国内产量和进口的快速反应,这样的价格可能看起来有些高。

发改委上周表示,全国电厂存煤量已达到1.47亿吨,到11月底可能会创下纪录高位。

此外,煤炭产量约为每天1,200万吨,比消费量高出约200万吨。

根据路孚特的数据,最近几个月的煤炭进口量也有所回升,11月的海运到港量有望创8月以来最高值。

根据路孚特的船舶追踪和港口数据,11月所有品级煤炭的海运进口量估计为2,264万吨,高于10月的2,174万吨,几乎是去年11月1,184万吨的两倍。

如果保持目前的国内产量,而且当局继续干预市场,中国国内煤价可能会继续下降。

图:中国煤炭产量与现货价格

tmsnrt.rs/3IgLTkr

(完)

编译 汪红英/刘秀红;审校 孙茉莉/白云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