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6月大宗商品进口有强有弱 整体需求前景迷雾重重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3月,上海,洋山港石油仓库的储油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7月13日 - 中国6月的主要大宗商品进口呈现出强弱兼具的态势,这凸显出要确定这个全球最大自然资源买家的整体需求趋势绝非易事。

进口表现疲软的是原油、铁矿石和铜等商品,而煤炭和天然气,包括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LNG)的进口均得了稳健增长。

另一个复杂的因素是要弄清楚原油、铁矿石和铜的进口放缓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供应方面的制约,或者是中国买家真的对这些商品失去了兴趣。

原油是供应收紧的大宗商品,OPEC+的主要出口国收紧供应,以推动油价持续上涨。

但中国炼油商最近似乎也愿意使用他们在去年油价大跌时囤积的大量库存。当时新冠疫情导致原油需求崩跌,叠加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短暂的价格战,打击油价暴跌。

中国6月原油进口量为977万桶/日,略高于5月份的965万桶/日,但低于去年6月的1,290万桶/日。2020年6月的原油进口创下纪录高位,因为在4月价格战期间抢购的第一批廉价原油开始抵达。

重要的是,2021年上半年的进口量为2.6066亿吨,比2020年同期下降3%,是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半年进口量下降。

而中国当局让规模较小的独立炼油厂更难购买原油,再加上炼油厂的维修季节,都有助于遏制6月份的原油进口。

但是,如果中国炼油厂认为价格上涨过快,似乎也准备动用库存,计算结果显示,在过去八个月中,他们有四个月动用了库存,包括5月份以约58.9万桶/日的速度使用库存。

如果说6月原油进口疲软,那么这种疲软肯定没有扩及至其他能源进口上,其中煤炭进口2,839万吨,比5月增长35%,是今年迄今为止最强劲的一个月。

电力需求的上升和国内供应的不足推动了对进口煤炭的需求,尽管第一季度的需求疲软意味着上半年的进口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9.7%。

上个月从液化天然气和管道进口的天然气仍然高居不下,为1,021万吨,而5月份为1,032万吨。

今年前六个月,天然气进口量增长了23.8%,达到5,982万吨,突显出中国正在转向使用清洁燃烧的燃料来取代工业制程和住宅建筑中的煤炭。

**金属进口疲软**

看一下两种主要金属的进口,第一印象是铁矿石和铜6月进口表现都很疲软。

中国6月铁矿石进口量降至13个月来低点8,942万吨,较5月下降0.4%,较上年同期则下降12.1%。

但这一减少更可能是与持续的供应问题有关,第二大出口国巴西在疫情持续之际仍在努力提高产量,第一大出口国澳洲6月铁矿石出口也因运营和维护问题而略有下降。

中国6月铜进口量连续第三个月下降,未锻造铜的进口量较5月下降3.9%,至428,438吨,今年上半年的铜进口量较2020年同期下降1.6%。

国际铜价上涨以及制造业增长放缓,削弱了中国对铜的需求。

总的来说,从6月贸易数据中可以看出,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仍然稳健,但去年下半年和今年第一季所见的强劲增长势头正在缓和。

部分是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部分是因经济在疫情后的超高速复苏动能可能放缓,最后还因为持续的供应问题。(完)

编译 李春喜/张明钧/张若琪 审校 白云/戴素萍/王灿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