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中国储油速度连续第二个月放缓 近期可能保持该趋势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珠海,港口一座石油仓库的储罐。REUTERS/Aly S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9月22日 - 中国的原油储存速度在8月份连续第二个月放缓,因为进口激增的趋势开始缓和,这种趋势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延续。

根据基于原油进口、国内产量和炼油厂开工率等方面的官方数据进行的计算,原油流入商业和战略库存的速度约为110万桶/日。

中国不公布流入该国战略石油储备或商业库存的原油数量,但可以通过从进口和国内原油产量总和中减去加工的原油量来估算。

8月份,中国的原油产量为1,665万吨,而进口为4,748万吨,可用原油总量为6,413万吨,约合1,510万桶/日。

8月份的炼厂原油加工量为5,947万吨,约合1,400万桶/日,与可用原油总量之差为110万桶/日。

这低于7月的192万桶/日,也远低于6月的277万桶/日。

这也低于今年1-8月与可用原油总量之差平均的179万桶/日,不过仍高于2019年整体水平94万桶/日。

与可用原油总量之差下降的这个时候,中国炼厂在4月产油国短暂价格战期间买入大量低价原油的最后一批货也终于卸货。

5-8月是中国原油进口有记录以来表现最强劲的四个月,其中6月进口最多,达1,290万桶/日。

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在油价崩跌期间大量购油,导致中国多个港口外油轮拥堵。油价崩跌是因为沙特和俄罗斯竞相表示要增产。

虽然价格战为时短暂,以OPEC+签署一份新限产协议告终,但相关影响仍然还在。

这低于7月的192万桶/日,也远低于6月的277万桶/日。

这也低于今年1-8月与可用原油总量之差平均的179万桶/日,不过仍高于2019年整体水平94万桶/日。

与可用原油总量之差下降的这个时候,中国炼厂在4月产油国短暂价格战期间买入大量低价原油的最后一批货也终于卸货。

5-8月是中国原油进口有记录以来表现最强劲的四个月,其中6月进口最多,达1,290万桶/日。

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在油价崩跌期间大量购油,导致中国多个港口外油轮拥堵。油价崩跌是因为沙特和俄罗斯竞相表示要增产。

虽然价格战为时短暂,以OPEC+签署一份新限产协议告终,但相关影响仍然还在。

当然,中东的主要原油供应国如沙特阿拉伯,已经下调了10月装船的原油官方售价,也许是为了让中国买家保持强劲的购买兴趣。

在这方面,美洲的出口或许可以作为“煤矿中的金丝雀”,中国从美国和巴西的进口可能在9月达到纪录高位,但随后在10月下滑。

路孚特的数据显示,9月中国可能从巴西进口140万桶/日,较今年1月份创下的前纪录高出33%左右。

不过数据也显示,10月从巴西的进口量将可能下滑至40万桶/日左右,前提是9月抵达的船货不会因港口拥堵而推迟到10月卸货。

与巴西类似,中国9月进口的美国原油可能达到纪录高位87.6万桶/日,10月料降至约66万桶/日。

如果巴西和美国的情况是中国整体进口趋势的一个指标,那么中国10月的原油进口量应该会回落。(完)

编译 张涛/白云/蔡美珍/王兴亚;审校 王颖/艾茂林/郑茵/孙茉莉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