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9, 2018 / 3:24 AM / 3 months ago

(更正)《RUSSELL专栏》中国成品油出口变得更加随行就市?

(更正:译文第倒数第五段有误,改为“因而没那么容易不管有无获利都要出口剩余成品油”,非“因而更加不可能出口剩余成品油,即使出口利润增加”;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2月,北京,汽车在中石化旗下一家加油站等待加油。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8月28日 - 中国炼油厂7月份原油加工量接近1,200万桶/日,但与此同时,成品油出口量降至四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这些事实或许看似相互矛盾,虽然有几个因素可以帮助解释其中的交互影响现象,但其中最强劲的因素可能是中国似乎变得越来越顺应影响亚洲成品油的市场力量。

    中国的原油进口与加工及成品油出口数据往往并不完整,7月数据也不例外,这次主要缺少库存变动数据。

    库存数据上一次发布还是在4月份,因此很难知道有多少成品油产出进入了储油罐,而不是出口或在国内消耗。

    但已知的是,7月份中国炼油加工量达到1,195万桶/日,较2017年同期增长11.6%。

    今年前七个月,中国炼厂加工量为1,207万桶/日,比去年同期增长9.2%。

但7月份汽油出口降至89万吨或大约24.4万桶/日,分别低于6月的33.4万桶/日和5月的40.3万桶/日。

柴油出口降至154万吨或大约37.2万桶/日,而6月和5月分别是40.2万桶/日和48.4万桶/日。

除了流入库存的未知部分,汽油与柴油出口可能受到了中国炼厂配额接近用光以及减少出货的影响。

也可能是因为小型独立炼厂减少了出口。原油价格上涨以及政府加强税务检查,可能促使这类炼厂降低了原油加工量。

中国国内消费量也可能上升了,尤其是夏季需求高峰时期的农业领域。

**价格因素**

所有这些因素都可以帮助解释中国成品油出口减少,但最好的解释可能是在安排7月份出口计划时油价的变化。

亚洲地区主要价格指标--新加坡汽油相对于布兰特原油的裂解价差在7月4日降至今年以来最低水平每桶3.38美元。

自从5月22日触及每桶9.91美元的峰值后,该指标就稳步下行。意味着中国炼油商本应考虑出口汽油时,其动机被削弱。

柴油的情况也是类似。含硫量10 ppm的柴油相对于迪拜原油的裂解价差在6月27日降至每桶12.97美元低点,低于5月18日的16.64美元。

定价变化表明中国炼油商可能变得对价格更加敏感了,因而没那么容易不管有无获利都要出口剩余成品油。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柴油和汽油裂解价差稍后均升高,柴油裂解价差在8月24日涨至每桶16.33美元,之后小幅下滑,周一收报16.06美元。

汽油裂解价差8月15日从7月低位跳升240%至每桶11.55美元,但之后回落,周一报8.21美元。

精炼燃料利润率回升或许来的太晚,无法明显提振中国8月出口。

但9月应该会显示出,到底是中国炼油商确实变得更加随行就市,还是其他因素仍在发挥更大的影响。(完)

编译 张涛/王灿/许娜;; 审校 蔡美珍/戴素萍/高琦/李春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