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对于大宗商品而言 2021年将会是风云变幻的一年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3年12月,西澳皮尔巴拉地区,卡车在Fortescue Solomon旗下铁矿等待装载铁矿石。REUTERS/David Gray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12月10日 - 如果说2020年教会了我们一件事,那应该就是,提前预测未来一年的事情几乎是徒劳无益的。尽管如此,占卜未来仍然可能在年底成为分析师做得最多的事。

2019年底我沉迷于预测2020年大宗商品市场会碰到什么时,显而易见的重大问题就是当时的中美贸易摩擦和达成协议的希望慢慢显露。

突破在1月如预期而至。大宗商品市场集体松了一口气,为这个重大的地缘政治忧虑得到缓和感到宽慰。

然而,协议的框架是如此荒唐可笑,从一开始就显而易见,中国绝无可能履行其中采购美国能源和农产品的义务。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这份实际上无效的协议非但不是今年的重大新闻,反而因为新冠疫情而被公众完全忽视。

虽然疫情蔓延促使政府采取封锁措施,给全球经济带来一场浩劫,但大宗商品领域的情况远远更为微妙,反映出这次疫情带来的不是普通的全球衰退。

2021年的主题很可能是自疫情中复苏,尤其是现在看来可靠的疫苗未来一年或将得到普及的情况下。

就像疫情并没有冲击到所有大宗商品一样,经济复苏时很可能也会是一些商品得到提振,而另一些却仍表现低迷。

届时也可能会是“风水轮流转”,就像鲍勃·迪伦的歌曲《时代在变》所写的那样--“现在走在前头的,将来会落在最后”。

在疫情之年表现优秀的典型例子可能要数铁矿石了,12月9日现货铁矿石价格涨至近八年高点。

根据大宗商品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运往华北的指标62%铁矿石价格达到每吨150.15美元,较今年3月时的低点79.60美元大涨了89%。

全球第二大铁矿石出口国巴西出现供应问题以及中国的需求强劲,一直令铁矿石受益。中国的购买规模占到全球海运铁矿石总量的三分之二以上。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大规模刺激支出来提振经济,建筑和基础设施项目令钢铁需求持续高涨,大宗商品是最明显的受益者。

但到2021年,由于巴西的供应问题可能会得到解决,铁矿石价格上涨的泡沫可能会消失。

要让涨势在需求带动的基础上继续下去,中国的刺激支出需要保持与2020年下半年差不多的水平。

虽然刺激支出不太可能出现大幅回落,但可以合理地假设,中国政府将会尝试在一定程度上放松刺激的油门。

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从疫情中复苏推动的铜价涨势也可能会失去一些动力。

伦铜较3月23日所及低点已跳涨67%,12月9日收报每吨7,723美元,接近12月4日所及八年高点7,760.50美元。

与铁矿石类似,铜在2020年实际上也是中国题材,今年前11个月,中国未加工铜的进口较2019年同期增长38.7%。

尽管铁矿石和铜是金属界的重量级商品,但中国的影响力也在铝和镍上也有体现。拜中国大举购买所赐,这两种金属多年来一直表现良好。

**油价起死回生?**

尽管金属得益于中国和亚洲其它地区的抗疫刺激措施,但随着支出放缓面临着价格回落的风险,而能源类大宗商品的情况实际上正好相反。

今年布兰特原油期货曾创出17年低点,美国原油期货甚至一度跌至负值,当时因为合约接近到期,市场参与者争相避免进行实物交割。

OPEC+达成减产协议挽救了油价,过去六个月油价一直徘徊在每桶45美元左右。

如果疫苗推出确实成功,那么就有理由认为油价可能回升,尤其是如果航空业复苏,但这可能是2021年下半年的事了。

海运煤看来益发与其他大宗商品格格不入。它面临了来自中国和印度这两大市场的不利因素,而且随着世界能源系统朝向低碳化,各国都愈来愈努力不再以煤炭作为主要的电力来源。

煤炭的微妙之处在于,生产者将在未来几年中让供应能配合需求的下滑,这使得根据市场基本面来预测价格的可能方向变得很有挑战性。

最近几年能源转向再生能源,以及全球追求低碳经济,这样的趋势不断蓄积动能,煤炭也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美国总统特朗普败选,拜登将入主白宫,可能提高了采取行动对抗气候变迁的理由。这意谓着煤炭乃至液化天然气这等燃料,将承受更多的压力。(完)

编译 郑茵/李春喜/王兴亚/孙茉莉/戴素萍 审校 艾茂林/白云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