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大宗商品涨势领先群从金属转向能源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1年1月,澳洲昆士兰州Gladstone,一艘散货船在码头等待装煤。REUTERS/Daniel Munoz

路透澳洲朗赛斯顿6月28日 - 根据澳洲政府的最新预测,大宗商品价格涨势可能会从金属转向能源资源,如原油、液化天然气(LNG)和煤炭。

虽然澳洲产业、科学、能源和资源部在6月季度报告中并未预测铜、铁矿石、锌、铝和镍等金属价格将大幅回落,但报告确实预测能源商品的表现将更加强劲。

根据报告中的主要预测数字,在6月30日结束的2020-21财年,澳洲大宗商品出口预计将达到创纪录的3,100亿澳元(2,353亿美元)。

这比2019-20年的旧纪录高出约6%,而且前景仍然乐观,政府预测2021-22年将进一步增长7.7%,达到3,340亿澳元。

澳洲是全球最大铁矿石、液化天然气和焦煤出口国。

澳洲的动力煤出口排名第二,仅次于印尼,铜矿石出口排名第三,同时又是铝和氧化铝的主要生产国。

澳洲也是世界第三大黄金生产国和最大的贵金属净出口国,并且是镍和锂等电池金属的最大供应国。

铁矿石是澳洲资源出口的主角,该国的铁矿石出口量占全球的53%,是第二名巴西21%占比的两倍以上。

铁矿石在2020-21年的表现也很抢眼,因为强劲的中国需求叠加了供应问题--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了巴西和第三大出口国南非的出货量,澳洲也受到了一些天气的干扰。

现货铁矿石价格从2020年的低点每吨79.60美元升至5月12日235.55美元的纪录高点,6月25日收于217.75美元,基本守住涨幅。

澳洲政府的预测人员在价格预测上倾向于谨慎,他们预计2020-21年铁矿石平均每吨137美元,然后在2021-22年回落至129美元,2022-23年跌至100美元。

2020-21年澳洲的铁矿石出口量预计约为8.71亿吨,然后在2021-22年上升到9.04亿吨,2022-23年为9.54亿吨。

额外的供应将推动价格下降,特别是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买家预计在未来几年将保持进口量基本稳定的情况下。

总体而言,报告预测铁矿石的出口价值将从2020-21年的1,490亿澳元下降到2021-22年的1,370亿澳元和2022-23年的1,130亿澳元。

对于铜,预测是涨势已经结束,未来几年将看到盘整,价格从最近的每吨10,000美元以上的纪录高点回落到2021-22年的均价8,579美元,下一个财年价格为7,994美元。

预计2021-22年和2022-23年,澳洲的铜出口收入将基本稳定在130亿澳元。

其他金属的情况也类似,铝和氧化铝、镍和锌的价格及收益预计将相当稳定,甚至略微上升。

到2022-23年,锂出口收入预计将从2020-21年的9亿澳元激增至25亿澳元,但这是因为产量猛增53%。

**看涨的能源**

与金属的稳定情况相比,能源商品的前景似乎更加光明,其中LNG最为突出,预计2021-22年出口收益将从2020-21年的320亿澳元上升到490亿澳元,2022-23年保持在460亿澳元。

这是因为2021-22年的价格预计将从7.80澳元/吉焦、相当于每百万英热单位(mmBtu)5.61美元上升到11.2澳元/吉焦,或每mmBtu约8.06美元。

澳洲并非主要的原油生产国或出口国,但即使其出口温和,预计2021-22年也将从2020-21年的77亿澳元上升到109亿澳元。

这意味LNG和原油加起来创造的收入,将超过焦煤和动力煤的总和,尽管这两个煤种的出口收入预计会有强劲增长。

用于制钢的焦煤2021-22年收益预计将从上一年度的220亿澳元上升到300亿澳元;而用于发电的动力煤收益预计将从170亿澳元上升到210亿澳元。

鉴于产量预计大致稳定,因此增长全部归功于价格上涨。

总体而言,金属价格的前景是稳定到较低,电池金属锂和镍是例外;而LNG、原油和煤炭将表现强劲。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澳洲政府的预测并没有完全表明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正在进行,相反,他们指出能源将进入周期性强势期,而工业金属充其量是盘整。(完)

编译 蔡美珍/李春喜/张若琪 审校 戴素萍/孙茉莉/刘秀红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