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2, 2016 / 5:16 AM / 4 years ago

《HOME专栏》铜市前景光明虽可期 铜产商现况仍是风雨飘摇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中国上海洋山深水港一处仓库中存放的铜板。REUTERS/Carlos Barria

撰稿 Andy Home

路透伦敦4月11日 - “我们对铜有信心”。

这是中国五矿集团公司副总裁焦健上周在智利参加CRU-智利铜与矿业研究中心(CESCO)会议时的演讲主题。

中国需求增长如今急踩刹车,焦健对此不以为意,称“这是一次调整,而非严重问题,”而且随着中国经济转型至更加倾向消费型态,他也为中国铜消费勾勒出亮丽前景。

艾芬豪矿业(IVN.TO)董事长兼创办人Robert Friedland也很认同这个观点。他强力认为,随着全球走向绿色科技,铜市前景一片光明。

“只要一走环保路线,需求就会激增。”

但对上周在智利参加会议的铜业高管而言,问题不是光明前景,而是如何度过眼下的风霜雪雨。

第一季铜价上涨提振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铜价格升至每吨5,131美元,但这样的涨势已经消退,LME三个月期铜CMCU3上周收在4,650美元,显得灰头土脸。

**供应减少--是日后而非现在**

焦健对铜需求的乐观看法,大家或许会谅解。

毕竟,五矿的上市部门--五矿资源(1208.HK)位于秘鲁的Bambas铜矿正在准备投产。

在超级景气循环的那几年繁荣期里,有许多被规划并立项建设的工程,五矿资源的项目只是其中之一。但如今,这些项目却加剧了需求消退且供应增加的恶性循环。

上周于圣地亚哥举行的产业会议,如果与会者本来希望看到更多的减产宣布,那么他们真是大失所望。

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安托法加斯塔矿业(Antofagasta Minerals)(ANTO.L),以及Mantos Copper全都为生产商削减成本敲边鼓,但没有一家实际减产。

正是供应面缺乏有效回应,才使得铜价承受压力,但随着大家都削减成本,生产商的真正痛苦还没有真的到来。

上周的产业活动中,或许供应面传出的最乐观消息是智利铜与矿业研究中心(CESCO)取消了周一的探勘会议。

大家普遍对发展项目兴趣缺缺,但Friedland的艾芬豪矿业则是个例外。

这个加拿大Voisey's Bay铜矿和蒙古奥尤陶勒盖(Oyu Tolgoi)铜金矿的发现者,现在正投身于另一个具有广阔前景的地方,这就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Kamoa铜矿。

而其他所有人都已经给勘探开发活动踩了刹车。

这迟早会催生出价格上升周期。

这种情况似曾相识。

铜厂商全都没有估计到过去10年中国需求的激增,导致2011年铜价跳升至每吨1万美元以上。

CRU资深顾问Matthew Wonnacott表示,而现在,大家又在大幅缩减下一代铜矿规划,因此即便是在最悲观的需求情境下,市场也将恢复供需平衡。

但要等到2020年。

**“谣言、传闻、秘闻”满天飞**

当前铜价承压,但供应方面却没什么回应。于是,市场在试图重新猜测中国需求放缓的速度和程度。

但中国重要经济数据越来越反复无常,帮不上什么忙。

从国内生产总值(GDP)这种最宽泛的指标,到房地产建筑这种行业细分数据,都让人感到困惑不已。

对于2016年头两个月中国建筑面积正增长与二级指标之间的明显矛盾,Wonnacott幽默地说,中国似乎找到了一种建筑方法,既不使用钢铁,也不使用水泥。

他并称,统计数据混乱导致的问题之一,是市场参与者只能相互交流“谣言、传闻、秘闻”。

此番讲话当前尤其适用于中国的铜库存水平。

今年以来,在上海期货交易所登记的铜库存激增,而躺在不太透明的保税仓库体系的铜库存也再次上升。

这些金属是否如中国五矿集团的焦健所说,都锁定在金融交易里了呢?焦健说这类库存已经“不再仅仅是铜”了,而已经成为中国金融系统的一部分。

或者如上周报导所说,其中的一部分已经溢出到全球其他市场了?报导称,中国冶炼厂在国内需求疲软的情况下,可能已经自己开始出口。

真相究竟如何,我们无从知晓。

不过所有人都认同的是,目前在铜需求方面还没有谁能替代中国。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比如印度,未来或许能迎头赶上,但目前中国在这方面仍然无人能及。

**黯淡的新共识**

在中国需求光环大幅消退的情况下,铜价必定先下跌才会回升,这一点对众人而言似乎无庸置疑。

周二会议当天碰巧下起雨来,全然映衬出会议的失望气氛。智利圣地亚哥这个城市12月至3月期间,平均每月只有一天降雨。

铜价看来没有不下跌的道理。

市场如果供应过剩,进一步减产就势在必行,而供应方目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随着生产商大砍成本,全球成本曲线已经陡降。以当前的价格来看,只有财务最脆弱的生产商必须关门大吉。

接下来铜价必须进一步下降向成本曲线靠拢,供应面才会出现一定规模的反应。

高盛去年预估铜价将于2016年底前触及4,500美元,当时这被视为超级偏空的看法。

高盛分析师Max Layton在上周该行的预测中重申理由,但抱持超级偏空看法者,已不止他一人。

这段期间,已有其他许多人士追随他一路偏空的看法;上周的会议中,铜价在接近4,000美元才会落底的说法甚嚣尘上。

持相反看法者显然已经少了许多。

圣地亚哥及其他铜生产重镇苦日子料将增加,似已成为新共识。

但价格共识的问题在于,这些共识往往都是错的。铜生产商目前面对的就是先前共识崩坏的结果;先前各界多认为中国工业化将一路大步迈进。

如今我们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这个新共识的唯一问题让人欲言又止:价格究竟是太低,或者仍旧太高?(完)

编译 李爽/戴素萍/王颖/李春喜/陈宗琦;审校 刘秀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