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2021年风险定价的反思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20年3月9日,美国纽约,纽交所外的华尔街指示牌。REUTERS/Carlo Allegri

路透伦敦11月25日 - 金融市场的风险指标可能已经出现偏差,因这些指标既得反映2020这个令人震惊的一年可能会有一个混乱的结局,在此同时还得假设前景是一片万里晴空。

2021年重要市场预估纷纷出笼,其中有一些预估令人瞠目结舌,但当中可以看出投资人仍对于股市处于纪录高位过于谨慎,同时也过度乐观看待政府公债市场,10年期以下的公债收益率都不到1%。

尽管预期美国股市未来一年或两年还会上涨20%或以上,但比起处于史上偏低水准的债券波动率指标,股市波动率指标仍远高于过去几十年的水准。

美国股市的“恐惧指标”、即标普500指数30日隐含波动率指数VIX已经从美国大选之前的高点下滑,目前还不到3月疫情爆发时高点的四分之一。但VIX仍较2005年以来的平均水平高出约20%,计算期间包含了这波疫情及2007/08年全球金融危机等重大事件。

反观美国公债市场波动率指标MOVE的当前水准,则是较这15年以来的平均水平低了近50%。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料将把借款利率压低至近零低位,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债市那一面的原因。大选过后的政府僵局预计也会抑制更为极端的财政支出臆测。

尽管如此,市场仍是信心满满。毕竟美联储迄今仍未设定任何正式的公债收益率上限,而且也没有将购债计划范围扩大至更长期限的债券。

但如果债市对于未来美债波动率受抑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么股市中的潜在谨慎情绪就更令人费解了,尤其是考虑到对于标普500指数未来一年超乐观预期的情况下。

银行业两大巨头摩根大通和高盛目前均预期,未来两年标普500指数至少还会再涨25%,其中摩根大通甚至预测年底前就可能实现这一涨幅。

虽说25%的涨幅仍小于2019全年上涨幅度,但是从1970年以来,只有另外10个年份录得超过25%的涨幅。

**“定价错得离谱”**

花旗分析师将股市与债市波动性的行为形容为“有趣的中期动态”,随着明年开始复苏,应能逐步修正过来。

“我们认为明年股市背景相当正面,曲线可能进一步趋陡,”他们写道,“从过去纪录来看,在这样的环境下,固定收益波动率会上升,股市波动率持平或下滑。”

摩根士丹利至少在债市方面同意上述看法,而他们的基本理由多少可能有点牵强。

摩根士丹利预计随着疫苗问世,明年美国名义GDP预估将增长7.5%,他们宣称10年期美债未来12个月1%的收益率看起来是“错得离谱的定价”。

此外,即使是预期美联储确实实施明确或含蓄的收益率控制政策的许多分析师,也不认为会在利率至少触及1.50%之前联储会出手压制--1.50%几乎是目前利率水准的两倍。

摩根士丹利认为,此一债券风险对于科技股等在疫情封锁期间备受青睐的“长存续期”行业有着重大意义。本月见到的资金撤出这些股票、流入景气循环股及小型股的轮动加速推进。

随着疫苗突破消息在本月登上头条,范围广大的美国小型股指标罗素2000指数已经上涨近20%,远远超越纳斯达克(Nasdaq)100指数的8%涨幅,且几乎是科技龙头股FANG+TM指数涨幅的近四倍。

摩根士丹利的结论是,“明年投资人真正的机会可能在于中小型股之中,这些股票对于经济可能非常强劲复苏更加敏感。”

整体股市多头走势可能延续下去,但也可能会包含一些剧烈的换股操作,涨势恐非一帆风顺。此外,疫苗预期将在明年初推出,但要接种完成得花上许多时间,在这之前疫情依旧存在,将得面对时不时的防疫封锁及经济冲击。

债券也面临同样的情形,部分投资人可能因此拉长躲在债市避险的时间,在此同时证诸过往,对于美联储政策援助的假设很少落空。

然而一旦更加真切、疫情后的反弹终于展开的时候,风险定价偏颇程度创下史上之最的情形势必会有所转变。

(完)

编译 张明钧/刘秀红/陈宗琦;审校 杜明霞/王颖/汪红英/孙茉莉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