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东边缩水西边加码 欧洲央行要搞出“幻影缩减”?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翻译时有所删节)

资料图片:2012年6月,欧元纸币。REUTERS/Lee Jae-Won

路透伦敦9月8日 - 我们经历过“缩减恐慌”甚至“鸽派缩减”,但欧洲央行可能会让我们见识到一个根本不是缩减的缩减。

随着经济复苏扩大,世界各国央行纷纷考虑减少与疫情相关的债券购买支持,关于这些所谓“缩减”行动的时机和速度问题,现在正压倒性地占据了市场年底前及之后的思维及意志。

政策利率在可预见的未来料固守于近零水准,央行对经济中信贷和货币的控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购债计划的范围以及有关其步伐和期限的信号。

但就在投资者等待欧洲央行本周四的最新指引和经济预测之际,欧洲央行购债计划政策的氛围,却迥异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或多数其他央行。

欧洲央行与其他央行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早在新冠疫情尚未爆发之前,欧洲央行和欧元区各国央行,就已经实施了每月约2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APP),并且这个计划一直继续与大流行病紧急资产收购计划(PEPP)并行运行。

因此,虽然美联储和其他央行的购债逐渐减少通常被视为在固定期限内逐步结束购买,但欧洲央行不同,即使在3月以后完全撤回PEPP,其APP 也会继续发挥作用。

真要说的话,一旦欧洲央行结束PEPP后,APP规模可能反而增加,以保持政府的融资条件稳定。

由于疫情瓶颈和基数效应,今年夏季欧元区通胀率飙升至3%高位。上个月的整体通胀率虽然飙升至10年新高,但“核心”通胀率仍低至1.6%。欧洲央行很可能会调高仅1.4%的2023年通胀率预测,但不太可能会高过目标水平2%。

在普遍复苏的情况下,五年、五年远期通胀掉期所反映的长期市场通胀预期最近回升至1.75%,但仍远低于目标。

以至于一些大型债券基金认为,当PEPP结束时,APP规模可能会“扩大”至每月600-800亿欧元,并且除整体经济、通胀取得进展和欧洲央行执委连恩所说的“有利融资条件”之外,没有明确的结束时点。

tmsnrt.rs/3hbwOV6

欧洲央行持仓占符合条件资产总额的比例

tmsnrt.rs/3tpX5UO

**“灵活性”?**

因此,如果只看整体的每月债券购买量,会略有减少——但债券购买本身看不到尽头,更不用说缩减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了。

更大的问题是央行如何从一个计划转移到另一个计划--甚至可能创建另一个临时计划--以及它如何应对每个国家公债购买量的自我限制。

PEPP放弃了这些限制,因为当新冠疫情来袭时经济体关闭,但仍适用于正在进行的APP。连恩和其他人讨论了如何在未来的法律框架内最好地设计APP,他上个月告诉路透,“灵活性”很重要,欧洲央行应该努力“将绝对的红线减至最少”。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表示,几个国家已经接近APP对每个国家债券的持有比例最高33%的限制,并且由于需要遵守按比例购买的所谓“资本额比重”(capital key),一国达到上限将损害整个计划。

提高发行人限额可能会引发有关欧洲央行在未来任何国家债务重组中的作用的法律问题,但欧洲央行可以承诺不会对债权人的解决方案使用否决权来克服这一问题。

tmsnrt.rs/3jFWIlw

(完)

编译 刘秀红/王灿;审校 蔡美珍/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