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20 / 6:42 AM / 5 months ago

《DOLAN专栏》央行纷纷回归零利率政策 但降息容易升息难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1年1月,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圆等币种。REUTERS/Kacper Pempel

路透伦敦3月13日 - 为应对全球金融冲击,各央行再度调降利率。过去30年的经验表明,这次危机过后,利率再回升的可能性并不大。

随着新冠疫情引发经济冲击的显露,能源价格因沙特与俄罗斯的价格战而暴跌,全球股市也大幅下挫,七国集团(G7)央行再度放松政策以安抚投资者。这意味着央行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采取的利率正常化努力实际上归于失败。近日一系列降息表明,所有G7经济体都有可能重回零利率政策(ZIRP)。

因此,疫情过后关键利率再度调升的可能性已渐行渐远。

摩根大通表示,认为美国有可能与欧洲和日本一样进入债券零收益时代,虽然这只是最近的事情,但如今这种“风险情境”正“越来越接近成为事实”。该行策略师Jan Loeys表示,日本和德国公债收益率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跌穿1%,之所以在经济扩张时也没有回升,原因包括“无通胀;生产率增长低迷;财政几无扩张;以及储蓄率较高”。

“可能除了财政政策之外,美国已经具备了其他三个条件,因此美债收益率可能在一段时期内维持在非常低的水准,”Loeys称,他认为长期而言,这应会促使投资者增持股票:“配比在80/20要比60/40更为合理。”

tmsnrt.rs/2TJWDR0

**资本主义面目全非**

反应借贷成本和通胀风险的债券市场表现支持Loeys的观点。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周首次跌破1%。七国集团(G7)中,只有意大利的10年期公债收益率高于1%,日本、德国和法国的收益率都为负。只有意大利的30年期公债收益率高于2%。

低利率打击储蓄者,并促使投资者承担风险,但却未能提振日本和欧洲等地的经济增长和推高通胀。英国资产管理公司Premier Miton的Anthony Rayner表示,政策制定者坚持溺爱市场、防止借款成本高企的做法,使资本主义变得面目全非。

“金融市场不再像过去一样是资本的提供者,也不再是经济和企业健康状况的裁判,市场现在由政策制定者管理,”Rayner表示。

不过,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所知甚少,一些分析师称它的影响可能是短暂的,短期内有理由提供政策支持。美国财长努钦本周表示,他相信一年后美国经济状态将良好,他指出美联储已经紧急降息,而且政府也在考虑采取其他政策举措。

**大趋势**

借款利率持续下降是过去30年中最持久的大趋势。在人口老龄化的西方社会,通胀预期已经逐步下降。随着接近退休且薪资保持低增幅,人口老龄化加强了所谓的“储蓄过剩”现象。

近年来,紧缩周期在利率还没有升至超过以往高位的水准就结束了。美联储利率在2018年达到本轮周期的峰值2.5%,还不到金融危机前的高位5.25%的一半。而5.25%本身较2000年的利率高位还要低1个百分点,同时大约是1990年近10%的利率水平的一半。放在现在,10%的利率几乎不可想象。

对英国而言,利率几乎没怎么变动的情况更加明显,因为在本轮周期中,英国央行最高只将官方利率升至0.75%。

随着短期和长期借款利率逐步下降,全球债务已经高企,金融市场、企业和家庭对货币政策再紧缩的敏感程度将更高,即使在一系列危机和冲击消退之后也将如此。这将令利率承压。

“很大程度上来说,目前金融市场对经济的影响超过经济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法国资产管理公司Carmignac的Didier Saint-George认为。(完)

编译 刘秀红/杜明霞/王灿;审校 郑茵/王颖/白云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