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通胀急升令人担忧 但债市似乎更怕央行反应过度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21年5月,英国伦敦,金融城的摩天大厦。REUTERS/Henry Nicholls

路透伦敦7月30日 - 世界各地的通胀都在上升,但债券投资者现在似乎更担心央行反应过度,而不是央行漫不经心。

无论目前的通胀率飙升之势能否持续,它都在不断创出新高,而且世界各地的企业都越来越焦虑。

美国第二季度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环比年率初值为上涨6.1%,为198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6月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涨4.5%,为199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不是美国独有的现象。德国7月整体通胀率自2008年以来首次超过3%。而欧元区7月通胀率预计达到2%,这是近三年来的首次。

一些公司声称面临两位数的投入价格涨幅,并已明确表达了对利润率的担忧,如联合利华(Unilever)、雀巢(Nestle)以及其它一些消费必需品生产商。他们是可以转嫁这些成本,还是只能暂时自行吸收这些成本,将在很大程度上说明通胀趋势能否保持下去。

无论如何,在大西洋两岸原本亮丽的第二季企业财报季,对于通胀议题几乎达到了过分关注的程度。

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标普500和欧洲斯托克600成份股企业第二季业绩电话会议上,提到“通胀”的绝对次数已跃居创纪录高位,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加了1,000%和400%。

那么,本质上对通胀就高度敏感的固定收益债券市场,为何依然如此平静?

当然,央行每个月仍在购买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债券。

但对于央行的例行保证,投资者似乎也买账。央行称通胀上升主要是由于基数效应和重新开放被封锁经济体的影响,升幅将再次迅速减弱。

事实上,很多来自能源和食品价格的同比基数效应很可能在2022年初再次急剧下降。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再次解释说美联储所说的“暂时性”的含义,这似乎是在偏向鸽派。他说,今年的物价可能会上升,但它们不太可能以这种速度年复一年地上升,不会出现通胀助长预期、进而被预期强化的“通胀过程”。

然而,随着经济和就业市场的进一步恢复,美联储仍在缓慢地准备在未来几个月内缩减其债券购买规模。

而债券收益率仍在继续下滑。

在全年经济增长达到7%,通胀率达到30年高点的情况下,10年期美国公债受益率为1.27%,仍比疫情前的水平低50个基点,经通胀调整后的实质收益率为负1.17%,创纪录低位。

虽然这些收益率中反映的10年通胀预期处于10年高位,但它们仍然基本被控制在2.4%左右。事实上,它们低于约2.7%的五年期通胀预期,这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胀会有温和的波动。

**“终端”条件**

那么,投资者是否对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极端鸽派和灵活的预期管理深信不疑?

也许不会。一些基金认为,最近几个月美联储在谈论缩减债券购买规模,实际上过早地采取了行动。 另外他们认为太多的政策制定者仍然听命于数十年来的通胀上限倾向,这与新的通胀平均倾向不一致,后者需要长期高于2%的目标来平衡多年未达到目标的情况。

Nuveen首席投资策略师Brian Nick认为,收益率大幅回落的原因与其说是由于美联储的宽松立场,不如说是担心“鹰派政策错误”会扼杀经济增长。 他补充说,在这种环境下,未来更加鸽派的美联储将更有可能使收益率曲线变陡。

市场认为的长期“终端利率”--或最终与美联储的就业和通胀目标一致的政策利率--的下滑说明了这种担忧。

贝莱德将自5月以来收益率的回落归因于今年早些时候“期限溢价”(term premium)--投资者持有较长期资产所额外要求的经通胀调整收益--上涨的逆转以及“终端利率”的下滑。 它指出,市场现在预计到2025年美联储会加息四次,是4月份时预期次数的一半。

它认为正在进行的经济“重启”是非常真实的,但这只是重启,美国经济最终会恢复到疫情前的趋势。

美银利率策略师Ralph Axel补充说,市场根本不相信在进入加息周期且经济在2022年之后走软的情况下,美联储能够大幅加息。

“利率投资者越来越怀疑美联储能否复制2015-2018年的加息周期,”他说,指出2015-2018年美联储成功地从缩减量化宽松到将政策利率提高到2.25%至2.50%之间,推动10年期美国公债收益率达到3.2%。

Axel表示,这种怀疑的部分原因在于,与六年前相比,现在的经济更容易受到利率上涨的影响,目前楼市、债务和股市都处于更加极端的水平。

但这也反映出对美联储针对通货再膨胀承诺的一些怀疑。

“利率投资者也越来越担心,美联储更倾向于其原来的抗通胀立场,而不是新的通货再膨胀立场。”(完)

编译 张涛/王灿/刘秀红;审校 张若琪/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