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招聘热潮、劳工短缺与薪资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20年10月,英国伦敦,上午通勤高峰期间行人路过金丝雀码头金融区。REUTERS/Hannah McKay

路透伦敦10月6日 - 光是靠薪资大幅上涨,恐怕还无法平息目前全球劳动市场的翻腾和扭曲--对许多劳工来说,薪资调涨甚至可能不是主要需求。

如果未来薪资增长决定了今年总体通胀率是否会持续飙升,同时对稀缺技术人员的殷切需求成为核心决定因素,那么劳工、企业、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得要为未来一年系好安全带。

然而,事情并不总是那么简单。即将发布的企业招聘调查显示,随着疫情后经济重新启动,对于劳工的需求大增...但调查结果也表明,能够吸引和留住员工的要素并不完全在于薪酬。

汇丰本周发布针对10个国家2,000多名企业领导人进行调查的结果,其得出的结论是,对人才的激烈竞争意味着企业不得不从侧面思考该如何吸引和留住员工。

调查显示,企业预计未来12个月员工人数将增加高达13%,以实现高达20%的营收增长目标,其中尤以美国、墨西哥和印度的公司为最。

超过40%的公司预计员工人数将增加20%以上,超过三分之二的公司已经进入招聘或再培训阶段。

但是,尽管近一半的公司仍然认为薪资和财务福利是获得人才的主要因素,但几乎同样多的公司现在认为强调灵活的工作方式、工作地点和“幸福感”(wellbeing)政策,是后疫情时期招聘狂潮和留住现有员工的关键决定因素。

这项调查并不是一个例外。

在一份题为“大减员”的报告中,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指出,正要辞职或考虑辞职的员工人数创下新高,自今年4月以来,已有超过1,500万美国劳工曾离职。

麦肯锡认为,企业正在努力理解其中的原因,对于现正寻求弹性以及更重要使命感、归属感和认同感的员工来说,仅仅是财务诱因似乎并不能带来什么改变。

报告包括了对澳洲、英国、加拿大、新加坡和美国等五个国家员工进行的调查,结果发现40%的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有可能在未来六个月内辞职,其行业涵盖卫生和教育、休闲和酒店以及一般的白领工作。

令人瞩目的是,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在过去六个月中曾自愿离职,而没有另一个工作可以去做。

“报酬不足”显然被认为是原因之一,但却不是“最重要”的前四大原因,排名靠前的因素是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更好的归属感以及受到主管或组织的重视。

**卡车司机和薪资**

虽然对企业来说,现在回避向员工支付更多薪资似乎是有些站不住脚的论点,但这些劳动力市场的敏感点被解读为可能会对宏观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

这可能与本周的美国就业报告或英国混乱的卡车司机短缺相去甚远,但未来工资压力的程度可能是目前最大的投资者难题--尤其是北半球冬季可能迎来能源价格大幅上涨。

对许多人来说,主要央行坚持认为今年夏天欧洲和美国3-5%的通胀率是短暂的,仅仅是出于与疫情有关的瓶颈造成的影响,这个说法将受到严峻的考验,即未来12个月内的薪酬奖励和结算是否假定这些较高的通胀率将会持续下去。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上个月说:“只有当工资通胀大幅上升时,才可能出现疫情前由低利率造成的通胀持续上扬。”

虽然工资指数化和工会化已经不像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最后一次工资-物价螺旋上升时那样,但年终工资谈判的重要性--或更不透明的雇用或留住员工的奖金激励--仍然是超级敏感的。

经合组织认为总的工资压力仍然是温和的。但它确实注意到美国休闲和酒店业等最近重新开放的 “接触密集型”行业等领域的工资出现大幅上涨,以及出现暂时劳动力短缺的欧洲小企业。

然而,它强调了当前或即将到期的工作保留和休假计划、以及更广泛的企业支持的净影响对这一情况造成的扭曲。全球劳动力市场的真正健康状况可能要到明年稍晚才能知道。

而且,至少对许多较富裕的工人来说,过去18个月封锁期间积累的可观储蓄可能鼓励了他们提前退休、延长职业中断期或更多地重新考虑有目的的工作和生活地点。

但是,劳工们现在对加薪的重视程度,与新发现的远程工作的灵活性、或是更为精细的激励、以及工作场所包容性等因素的比较,很可能在可预见的未来极大地影响工资上涨。(完)

编译/审校 张明钧/戴素萍/李春喜/张若琪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