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从资产价格看超额货币海水退潮迹象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6月,美元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

路透伦敦4月28日 - 就在实体经济的复苏逐渐升温之际,全球资产价格却要退潮了吗?

去年第一波疫情封锁期间,拉抬金融市场的全球巨量资金,或许已划下水位峰值记号,接下来的资金撤离可能会使许多资产面临挑战。

追踪市场流动性的专家指出,推升资产价格的不在于系统内的资金总量,而是“超额货币”,也就是超出紧急或预防性资金需求量的供给。

部份指标显示,超额货币供给正在迅速消退,这可以解释为何原本高涨的股票及债券收益率最近几周活力不再,也可以解释为何在通胀率数据开始攀升之际,通胀疑虑却反而降温。

去年各国央行购债、政府发放现金纾困、出台刺激措施,加上一般家庭储蓄大增及投资者囤积现金,使所有金融资产在新冠疫情一开始的冲击之后迅速水涨船高。

这波资金灌漫至少有一部分涌入股市,MSCI明晟全球市场指数从去年3月低点翻涨近一倍,创下纪录高位,比疫情前水准高出约20%。

但随着股价在历史高位附近搁浅,形势变得令人困惑。

四国集团(G4)央行购买资产的步伐无疑已经放缓--即使在某些情况下是暂时的。再加上通胀担忧,这在第一季末导致公债遭受重创,颠覆了“永远廉价借贷”的说法。

但就连债券的走势也已趋于平缓,坊间证据表明我们可能又回到了起点。

美国银行月度基金经理调查显示,去年现金持仓最初平均跳升约两个百分点,达到近6%的10年高点,但目前已完全回落,并稳定在疫情爆发前约4%的水平。

不过,美国货币市场基金持有的现金总额仍比2020年初的水平高出约8,000亿美元,尽管仍比去年的峰值低约3,000亿美元。

流动性分析机构Cross Border Capital称,其衡量美国国内流动性状况的指数已经超过峰值,3月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的央行比例已从1月的88%降至82%。

tmsnrt.rs/3u18Zng

tmsnrt.rs/3aKL4km

**“超额流动性”蒸发**

摩根大通的资金流和流动性团队试图重新评估危机期间追踪的“超额货币供应”的三个关键指标,以明确形势。

第一项指标是,全球货币供应相对于收入和支出增加的时间,或占名义全球生产总值的比率。该行称,该指标从1.15升至约1.4,在1月见顶,并且随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将进一步下滑。

第二项指标是,将全球货币供应与投资者所持的股票和债券总额(银行因监管要求而持有的资产除外)相比较。

摩根大通得出结论称,这种“超额流动性”已经全部蒸发,去年该比率的上升趋势发生逆转,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新公开发行股票增加和公司上市热潮。

最后一个因素也是最具争议性的,与公众预防性持有现金的程度有关,这些现金短期内不会用于消费或投资。

摩根大通有一个预防性现金需求模型,该模型是建立在“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的基础之上,这些指数大体与媒体报导中的关键词挂钩。

美国大选结束及疫苗问世之后,全球及美国的不确定性指数跌回到疫情前的水平,货币供给相对于货币需求指标却迅猛蹿升。

不过摩根大通推测,即便过剩货币也正在达到峰值,在名义货币供给减少、GDP增长以及股票池扩大之际,不确定性指数则可能已经狂跌不止。

“所有三种方法都指向同一个方向,即过剩货币供给或过剩流动性很可能已经达到了顶峰。”

疫情走向以及疫苗效力的变化,当然有可能改变许多有关未来无缝复苏假设,同时也有可能改变央行今年稍晚逐渐放慢印钞速度的预期。

除了疫情以外,包括地缘政治紧张、政策意外、企业或银行体系发生出乎意料之事等新的因素,同样有可能再度改变形势。

但如果在一个世代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冲击期间,这种超额货币供给的观点的确是市场偶尔出现诡异窜升的关键,那么在未来可能创纪录的景气复苏期间,股价也可能出现令人意外的下跌。

tmsnrt.rs/2QCzJw3

(完)

编译 蔡美珍/孙茉莉/王灿/李春喜/张明钧;审校 徐文焰/王兴亚/刘秀红/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