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信贷创造率下降是市场担忧的另一个“delta”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翻译时有所删节)

资料图片:2011年8月,美元纸币。REUTERS/Bernadett Szabo

路透伦敦9月10日 - 在关注新冠Delta变体所带来的经济破坏的同时,金融市场同样担心另一个“delta”:全球信贷创造率的消退。

与以往一样,市场定价更多的是由新的发展而不是绝对值所驱动。最新变化量在数学上用希腊字母delta表示,在确定价格时最为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影响市场的通常是经济数据和企业获利的“意外”表现,而不是国家产出的总体水平或公司利润本身。

因此,尽管一些投资者迫切想要知道,在利率仍然如此低、全球流动性如此充裕、增长如此强劲的情况下,疫情后的股票牛市会在哪里结束,但策略师警告说,所有这些方面的发展方向应该引起充分的关注。

由央行和民间信贷产生的全球流动性总量--许多人将其视为世界资产价格的主要驱动力--仍在不断膨胀。但这种增长的变化量,也就是所谓的delta或“信贷脉冲”正在急剧放缓,并可能很快出现负增长。

花旗的全球市场策略师Matt King指出,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央行购债和银行储备创造放缓,民间信贷增长疲软,以及美国财政部在美联储的现金储备消耗接近尾声。

King表示,整体信贷脉冲消退的情况目前有待观察。他今年稍早指出,美国财政部一般帐户(TGA)的缩减,可能成为拉抬市场的第二波全球流动性。

“希望在于,在实质收益率仍低的情况下,这可能只是意味着目前市场热度稍减,”他本周写道,“但历史证明应该更加谨慎。”

“通常delta要为正值才能让市场持续上涨--而信贷与疫情的‘delta’短期前景似乎完全都是负值。”

King对信贷脉冲的精密计算,是以全球大型央行从市场购债时建立的银行储备的六次月度变动率为检视基准。把美联储与欧洲央行到年底略为削减购债纳入考虑,他算出银行储备增长的速度可能从今年高位腰斩。

这部分归因于规模数以万亿计美元的TGA缩减接近尾声,因其理论上提升了美国银行业在美联储的储备。

不过,他所举出的更大警示是民间信贷创造速度放慢--去年信贷创造新增近17万亿美元,其中民间部分就占了三分之二,其余为中央银行。

根据King估算,一项滚动式衡量民间新信贷12个月变动情况的指标显示这个信贷脉动变弱了--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疫情期间企业现金高水平和政府支持措施的影响--每个地区都濒临转为负值的边缘。

流动性、股市与美联储一般帐户(TGA)的比较图表

tmsnrt.rs/3tuOLTr

花旗全球流动性图表

tmsnrt.rs/38SIqI3

摩根大通Nikolaos Panigirtzoglou的资金流动与流动性团队认为,美联储帐户中美债规模下降1.35万亿美元对流动性所产生的影响,已被当前流通在外的美债相应减少逾9,000亿美元、以及联储每天逾万亿美元逆回购操作的影响抵销掉。

该团队还说,债务上限僵局使未来数月的情况更加复杂。

但摩根大通强调,对全球市场中期而言,央行增加购债和民间行业贷款增长更加重要,而这两者确实都在减弱。(完)

编译 王灿/陈宗琦/李婷仪 审校 张涛/孙茉莉/艾茂林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