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实质利率为零:“咆哮的20年代”还是“乏味的20年代”?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6月,美元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

路透伦敦7月16日 - 美国政府又可以在10年内以负1.0%的极低“实质”利率进行借贷--一些分析师坚持认为,从历史经验来看可预期利率在十年内保持在接近零或更低的水平。

最近,市场上很流行的看法是,未来10年会出现另一个“咆哮的20年代”。疫情驱动的大趋势、纷争不断的政治、庞大的政府债务积累和通货膨胀的回归,都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共同使市场兴奋或不安--据说是这样。

但在经历了2021年第一季度的动荡之后,全球债券市场--仍处于央行大量买入的魔咒之下--似乎考虑到未来非常不同的情境。

即使本周公布的美国6月核心消费者价格创30年来的最高年度涨幅之后--不包括食品和能源价格的通胀率约为4.5%--财政部10年期通胀保值债券的收益率在五个月内首次滑落到负1.0%以下。

除了2月份那个短暂的时刻之外,这些利率从来没有更低过--至少在历史上没有。G4主要经济体的所有同等利率也都低于零,德国和英国甚至比美国的利率还要低。

投资者仔细研究了从“通胀高峰”到“增长高峰”、甚至“刺激高峰”的一切,以寻找线索,了解为什么债券收益率继续违背预期,以及为什么它们不理会通胀和政府债务水平的激增。

美国政府债务今明两年将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5%,创下二战后的高位,较疫情前水平提高近20个百分点。G4经济体的总体债务/GDP之比已经录得类似升幅,达到125%。

虽然许多人把市场表面上的冷漠反应归结于央行频繁干预市场或技术因素,不过也有一些人提到未来两年“财政刺激”的弱化,从数学角度而言将拖累经济增长率。

宏利投资管理的分析师Frances Donald认为,应当把这看作“财政悬崖”,随之会导致预算赤字缩小以及美国减少支出,将令此次悬崖深度为1940年代以来最甚。

G4经济体公债“实质”收益率走势图表:

tmsnrt.rs/3kpXR1o

美国各项通胀指标走势图表:

tmsnrt.rs/3rbPmZ4

**高压**

不过七国集团(G7)领导人上个月承诺,不会再犯下上次危机时的错误,过早缩减政府支出并转向财政紧缩。

白宫和国会民主党人至少看起来打算维持这种“高压经济”直至所有社会行业都参与进来。在已经准备进行6,000亿美元基建支出的基础上,民主党领袖本周又同意另一项3.5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

但公债市场对此还是无动于衷。

只有美联储能对债市带来影响吗?美联储购债行动真的扮演着决定性角色?购债行动能一直持续很多年吗?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并没有向国会提供减少购债的任何硬性时间表,并持续认为通胀飙升是暂时的基数效应和疫情封锁造成的瓶颈。

但如果时间证明美联储对通胀的预测是正确的,而且出于平等和气候优先事项的考虑,高压经济已成为七国集团(G7)的共识,那么历史告诉我们债券收益率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低位。

摩根士丹利经济分析师本周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回顾了100年来各国如何管理债务激增的数据,定义债务激增时期为债务/GDP比率在五年内跳涨20个百分点。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那些在接下来的10年里设法控制住债务水平的国家,其实施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时间,比那些未能阻止债务上升的国家还要长。在不存在通胀问题的前提下,低偿债成本和增长被证明是保持债务可持续性的最佳途径。

在研究了所有结果后,他们认为最成功的策略是在10年内将实质利率保持在比实际GDP增长率低两个百分点的水平,并利用增长来解决债务,而不是大幅削减支出。报告称,相比之下,在一个世纪以来扭转公共债务累积的过程中,整顿财政发挥的作用较小。

在此基础上,摩根士丹利预计未来十年美国的实质利率将保持在负0.5%至正0.5%之间,比预期的实际GDP增长率低约2个百分点。

“我们的分析显示,实质利率环境是决定公共债务可持续性走向的关键,其影响远远大于实际财政支出。”

tmsnrt.rs/3Bdm69g

(完)

编译 王灿/徐文焰/孙茉莉; 审校 张荻/张若琪/张明钧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