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 2019 / 5:57 AM / 6 months ago

《KEMP专栏》2018年股市和大宗商品暴跌的元凶:恐惧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11月,美国纽约,纽交所大楼上悬挂的美国国旗。REUTERS/Chip East

路透伦敦1月2日 - 恐惧主宰了2018年市场人气,特别是下半年,从决策者到商界领袖,从投资者到记者,无不受到对未来愈发浓厚的悲观情绪支配。

事实证明,那些最能对经济、移民、安全和科技影响相关担忧进行清楚表达、阐述和发挥的人们,最具影响力。

恐惧可以是一种强大的推动力,但并不是特别富有创造性的一种。正如美国科幻作家弗兰克·赫伯特在1965年小说《沙丘》中写道,“恐惧会扼杀思维能力,是潜伏的死神”。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风险承担和投资意愿对于维持产出、发展经济和提高实质收入来讲至关重要。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1936年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写道,“如果人类的本性不受投机的诱惑,也没有从建造工厂、铁路、矿井和农庄中获得快乐(除了获得利润以外),那么,仅凭冷静的计算,恐怕不可能有更多的投资。”

随着恐惧推动全球经济走向放缓或衰退,如果想要避开可能发生的衰退,或者说至少要避免延长这种衰退,那么政界人士、商界领袖、投资者、记者和选民们就不得不找到理由来变得更加乐观。

**中国的崛起**

中国影响力上升及其与美国实力对比的变化,是2018年尤其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

截至2018年底,中美两国陷入广泛的冲突,涉及贸易、知识产权、外国投资、技术转让、间谍活动以及军备竞赛升级等诸多方面。

全球性战略竞争愈演愈烈,影响范围从太平洋和印度洋,再到非洲、拉丁美洲、中亚和欧洲,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亚太经合组织(APEC)和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边机构。

美中这两个超级大国似乎正走向新的冷战。1990和2000年代的全球化经济将被分割为不同的、相互竞争的经济、外交和军事集团。

出于对国际贸易影响国内制造业和就业的担忧,众多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涌现,意在保护国家和经济安全。

决策者和学者认为贸易应当兼顾公平和自由,对全球化益处的乐观情绪遭遇民族国家利益诉求的挑战。

对于经济和社会变迁下的收入不均、生产力低下以及发达经济体农村地区的担忧愈来愈多。

到了2018年底,评论员及政治家们诉诸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以及民主政府发挥更大作用,作为对不负责任多边主义广泛抵制的一部分。

**科技是魔鬼**

虽然对生产力以及社会经济变革有正面推动,但科技因其对现有产业的负面影响而成为令人担心的因素。

记者和政客们聚焦于互联网平台、社交媒体、数据收集以及人工智能对现有企业和工人的破坏性影响,现在也包括白领专业人士在内。

社交媒体因加剧政治极端化并传播宣传而受到指责,而不是因作为改革和民主化的媒介而得到喝采,要求政府对各种平台进行监管的呼吁与日俱增。

中国领先的技术出口商中兴通讯和华为首当其冲,因为对技术的担忧引发对全球供应链安全性的忧虑。

来自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沙特、以色列以及美国等等国家,以及民间安全公司及犯罪机构的网路渗透、监控及入侵,将加深不安情绪。

**地缘政治**

中东在2018年变得更加不稳定,沙特和伊朗间的争端加剧,卡塔尔和邻国的关系愈发紧张,也门则是战乱不断。

美国撤出伊朗核协议,并重新对伊朗祭出制裁,导致紧张情势升高,不清楚未来是否还能达成协定。

沙特各项现代化计划曾引发各界乐观期待,但在当局拘留国内评论人士,并杀害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之后,乐观情绪随之瓦解。

欧洲方面,英国退欧协商还未有结论,这是主导政治前景的主要因素,法国境内有激烈抗议活动,德国则是有长期在位总理默克尔失势的问题。

意大利民众选出了执意和欧盟正面对决的民粹政府,在此同时一些东欧国家还有司法独立性、新闻自由、独裁主义的问题。

选民继续抛弃温和的中右和中左派政治家,支持有更激进政治理念的政党和运动,令人对欧盟的未来走向、稳定性和凝聚力感到担忧。

与此同时,美国及其欧洲盟友继续指责俄罗斯在叙利亚和乌克兰的军事干预活动,俄罗斯的导弹计划以及网络活动。

**市场大跌**

鉴于未来环境无法预期以及利率可能上升,主要股市和大宗商品价格在接近2018年底时出现大跌就不足为奇了。

美国股市标普500指数.SPX创2016年2月以来的最差12个月表现,去年收盘跌6%。

韩国股市KOSPI-100指数下跌20%,创2009年5月以来的最差12个月表现。该指数与全球贸易有很大关联。

尽管存在上述担忧,全球贸易到目前为止保持地不错,8月至10月的三个月内贸易量较上年同期增加了3.7%。

增长已经趋缓,但尚未出现全球股市预期中的急剧减速状态。不过,一些前瞻性指标展现出的景象更加黯淡。

香港是全球最繁忙的航空货运枢纽,一直被视为全球贸易状况的先行指标。这里的航空货运量在9-11月期间较上年同期减少0.2%,是自2016年4月以来最差的年度变动表现。

中国经济自2018年中期以来似乎也在放缓,因为受到信贷紧缩、美国加征关税以及出口商前景愈发不确定的挤压。

中国12月制造业活动明显下滑,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降至49.4,创下2016年2月以来最低,且跌破扩张与萎缩临界点50。

在全球股市下跌的同时,布兰特原油期货2018年也收跌近20%,为2016年6月以来的最差12个月表现,而且日历价差仍呈现明显的正差价。

多数交易员预期,油市在2019年将维持小幅供过于求状态,市场对经济放缓影响消费量的担忧,将盖过OPEC与其他产油国减产的影响。(完)

编译 艾茂林/王灿/刘秀红/张明钧/汪红英/徐文焰;审校 王灿/张荻/戴素萍/陈宗琦/杜明霞/王兴亚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