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HOME专栏》全球铝业究竟活在平行宇宙或是同一个宇宙?
2013年7月23日 / 早上6点08分 / 4 年前

《HOME专栏》全球铝业究竟活在平行宇宙或是同一个宇宙?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图为江苏无锡一处存放铝锭的仓库。REUTERS/Aly Song

撰稿 Andy Home

路透伦敦7月22日 - 中国上个月加速生产原铝,年化产量达到2,242万吨。这是历来第二高速,仅次于2月的产量数字,但2月的产量可能因为假期因素而有所扭曲。

根据国际铝业协会(IAI)公布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数据,中国今年上半年铝产量1,054万吨。

这相当于同比增长将近11%,与去年的增速差不多。

光是6月的年化产量就提高163万吨。虽然中国的个别月份产量数字有时会剧烈波动,但目前趋势的方向是没有疑问的。

而套句美国铝业(AA.N)在季度投资说明会上的讲法,中国大约41%的铝冶炼商可能正处于财务亏损。

美铝董事长兼执行长克莱因菲尔德大吐苦水说,问题在于中国的铝冶炼业是“活在另一个宇宙”。

不过,对于美铝等业者而言,真正的问题是,中国以外的许多铝冶炼商也活在另一个宇宙。

浏览2013年上半年各地区铝产量增减幅度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wys79t)

**中国行业动态**

在中国,成本较高的冶炼厂事实上已陆续关闭,只是关闭的速度还赶不上新产能开出的速度,新疆和西北部省份一直有新产能冒出。

据AZ China分析师估计,今年上半年关闭的炼厂,原本年产能可能就有近200万吨。

从这个数字可以稍加推测西北部的产能增建规模;在西北部,新一代铝生产商正利用煤炭储备来供应能源,能源供应是炼铝过程中的主要投入成本。

AZ China估计中国今年约有500万吨新产能逐渐上线,不过那未必表示立刻就完全转化为铝产量,因为大型炼厂需要一些时间,加工量才能达到产能全开程度。

但即便是那些较新、成本较低的冶炼厂投入生产行列,在中国中部和东部省份有许多历史较久、成本较高的工厂,仍无视成本曲线经济学,继续运营。

它们之所以能够如此,主要是由于有地方政府扶持。地方政府不希望看到对当地GDP和税收的主要贡献者就那么消失,荡然无存。

然而也有种说法是,这是受到普遍的电力补贴所支撑。

确实,像是贵州省已成功向北京当局申请,对其部分炼厂购买电力的方式做了根本改变。

尽管许多炼厂都有自己的发电厂,但电力必须通过国家电网输送。

然而这种局面在贵州发生改变。那里的生产商将获准建立三个新电厂,直接向炼厂供电,可以使电力成本下降约四分之一,而且铝生产成本也将下降10%左右。

这是否会给其他省份压力巨大的炼厂树立一个样板,还需拭目以待。

还有传闻称,相关方面在大力游说中央政府放宽铝制品的出口关税。

所有这些似乎都与最近北京方面有关解决炼铝等行业产能过剩问题的说法背道而驰。

但北京正尽力将遏制“盲目投资”与触发战略性产业大规模倒闭潮区别开来。

迄今为止,从上半年产量数据中得到的最终结果表明,集中关闭产能速度落后于合理水平。

**西方行业动态**

西方两大铝生产商--美国铝业和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0486.HK)也在建设低成本的新产能。

美国铝业位于沙特阿拉伯年产74万吨的Ma‘aden炼厂当前正在提升产能。该炼厂目前是IAI海湾地区产量增加的主要驱动力。

俄铝年产58.8万吨的Boguchansk炼厂正在迅速接近第一阶段项目投产。

两家公司都在削减其炼厂体系中其它地区的高成本产能。

俄铝减产30万吨,导致IAI东欧地区今年上半年产量数据下滑5%。

美国铝业已经关闭了西欧的主要产能,该地区今年上半年产量亦下降5%。

美铝宣布将关闭加拿大Baie Comeau工厂的10.5万吨产能,另外还有35.5万吨产能正在进行积极评估。

加拿大的产能关闭将于8月完成,意味着该行动尚未反映在IAI的数据当中。IAI仍在追踪力拓(RIO.L)Alma工厂恢复正常运转后的数据,该厂工人在去年初举行了长时间的罢工。

另外,必和必拓(BLT.L)南非Hillside炼厂也恢复了正常运转,这解释了IAI非洲地区上半年产量为何会较上年同期攀升12%。

**不屈服于命运**

然而,一些在铝价处于当前水平时本应该关门大吉的炼铝厂商却仍不屈服。

在过去几周中,就有三家炼铝厂摆脱了濒临关闭的境地。

波斯尼亚炼铝商Aluminij Mostar的管理层本来就要决定关闭公司,但在最后一刻获得了政府注资而逃出生天。

这个结果并非全然意外,但如果没有政府提供的高额补贴,这家年产能13万吨的工厂如何以目前的铝价水平重新实现获利,仍有待观察。

在临近的黑山共和国,政府以相同手段挽救了年产能12万吨的Podgorica免于破产倒闭。

力拓旗下位于法国年产能14.6万吨的Saint Jean de Maurienne工厂历史可追溯至1907年。该厂因为收到了德国Trimet的收购要约,而暂时躲过了关门的命运,尽管最终完成并购的希望并不大。

法国政府显然在促成这笔出售案上扮演了关键角色。

但当时亲自前往工厂达成这笔交易的法国总理艾罗说了:“如果没有工业,法国就没有未来。”

这应该也会是中国许多地方政府对于当地赔钱的铝冶炼厂的说法。

而这一切的结果也很明白的呈现在IAI的2013年上半年产量数字中。

上半年西方国家的年化产量只减少7.3万吨,这么微小的调整或许甚至无法降低当前的市场供应过剩,更不用说要帮忙消化市场的大量累积库存。

所以,说到底,这个宇宙也不是那么不一样,不是吗?(完)

(编译 蔡美珍/张若琪/李爽/王翔琼/徐文焰; 审校 沈以文/徐文焰/艾茂林)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