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HOME专栏》铝生产的原料供应链已出现裂缝
2017年11月14日 / 早上6点01分 / 6 天前

《HOME专栏》铝生产的原料供应链已出现裂缝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9月,江苏无锡一处铝锭存放场。REUTERS/Aly Song

撰稿 Andy Home

路透伦敦11月13日 - 中国的冬季取暖季已经到来,铝市场仍然难以搞清这对中国铝产量的影响。

这个问题在上周阿曼举行的ARABAL会议上被一再提起,但却没有得到公认的答案。

政府要改善北京周边的空气质量,当然会为此关闭一些产能。但此前已经有一些“非法”产能被关停,而未受影响的国内产能也许会加大产量,把这些抵消因素考虑进来,就会让精确计算变得极其困难。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三个月期铝目前在每吨2,120美元左右交投,距离本月稍早创下的五年高点2,215尚有一些距离。

这暗示市场对于即将到来的减产采取一种略微放松的态度,特别是考虑到上海期货交易所库存迅速上升的情况。

不过,现在的注意力正在转向冬季行业产能削减对铝生产过程中关键原材料的冲击,特别是氧化铝和碳阳极。

二者价格近期均跳涨,也都在上周阿曼的讨论中成为热门话题,无论是在台上还是台下。

对于铝炼厂来说,炭素阳极已经是一枚定时炸弹,但他们对此几乎无能为力。

相比之下,氧化铝价格波动带来的破坏性冲击,某种程度上可说是定价方式整体改变后的自讨苦吃。

LME铝价和CME氧化铝价格走势对比图表(重调基底):tmsnrt.rs/2zVb77J

**自然对冲不复存在**

伦敦铝价今年迄今已大涨近25%。

氧化铝跳涨近50%,达到每吨约465美元。氧化铝是冶炼所用的主要金属原料。

氧化铝也对中国雾霾严重地区大量关停产能的前景作出反应。

考虑到供应链中的金属链,没有人说得清在冬季取暖季这几个月氧化铝产量会减少多少。与此同时,氧化铝需求也是冶炼厂运营率的一个函数,在两个“已知的未知因素”之间嵌入氧化铝价格。

直到最近,氧化铝价格波动在铝冶炼商看来才是一个重要问题,即便它与电都是炼厂的最主要成本之一。

这是因为,多数炼厂的氧化铝供应合约都把价格与原铝价格挂钩,至少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是这样。

就像巴林铝业副首席执行官Ali Al-Baqali在ARABAL所说的,这是一个自然对冲。

而如今这个自然对冲已不复存在。

在美国铝业(Alcoa)(AA.N)的带头之下,过去五年炼铝业已差不多取消了氧化铝与铝定价之间的挂钩关系。

根据美国铝业的第三季财报,现在它的第三方氧化铝销售大约有85%是以某种氧化铝价格指数定价。

其他多数铝产商同样如此。就这样,全球炼铝业已经失去最重要生产成本之一的控制权。

理论上,铝产商可以利用芝商所(CME)新推出的氧化铝期货合约来对冲曝险。

但实际上,这些合约的流动性太差,无法进行趸售对冲。其中一个合约是根本毫无交易,另一个与普氏澳洲氧化铝价格指数挂钩的合约,从去年推出以来累计成交量只有54.1万吨。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致力于研究可能推出氧化铝合约,但LME将面临的问题是,铝行业本身尚未确定出一个指标价格。

炼铝商通常以三种不同价格指数的比例组合,来制定购买氧化铝合约,这种作法让简易对冲变得十分困难。

**碳阳极系定时炸弹**

没有氧化铝就没法生产铝,而没有碳阳极亦没法生产铝。

根据美国研究机构Harbor Aluminum Intelligence资深顾问Robert Dickie,“没有可行的替代碳阳极的材料”。碳阳极是从石油焦和液体沥青中生产出来的。

铝供应链上的这一环节,也因中国冬季环保减产而乱作一团。

但该环节稳步收紧已有几年,分析师早在2015年就曾警告称可能出现供应紧张情况。

中国是全球主要炭阳极生产国之一,但即便在今年季节性减产前,中国也一直都把越来越多的产量用于满足国内需求,并减少出口。

除中国以外的全球其他地区一直都在越来越迫切地寻求替代供应。

“没有足够的焦炭,”Ritchie说。

由于石油焦在炼油企业的营收中仅占很小一部分,而且大多数这样的焦炭并非生产碳阳极的合适材料,因此供应面很快作出反应的可能性不大。

市场再平衡将不得不由需求面来拉动。

Jacobs Consultancy的Yasmin Brown表示,这当中的意涵是,炼厂必须将低硫阳极焦(anode coke)与其他形式的燃料焦碳“混合、混合再混合”。

不幸的是,大会上原材料小组的讲者中,没有人可以提出这是实际发生情况的证据。

有太多的采购及研究部门仍以各自为政的方式运行。

**原材料紧缩**

市场都盯着中国铝生产情况,而那些在炼制过程中同样不稳定的因素往往被忽略。

中国冬季减产,已经让氧化铝及碳阳极等行业的基本定价和供应紧俏问题曝光。

这两者都是目前无法对冲成本的核心原材料,这对于铝定价而言具有相当多重的意义,让一个已经存在多维问题的谜团更形错综复杂。

而这对于铝锭定价的影响可能绝不止传导过去那么简单。

所有人都在关注未来几个月强制关厂期间中国和当地生产商的境况之际,全球其他地方炼厂产能重启的揣测逐渐升温。

不过目前从上周大会的氛围来看,打算重启的业者可能难以取得足够的碳阳极来活化其生产线。(完)

编译 郑茵/李爽/蔡美珍/侯雪苹/张明钧; 审校 徐文焰/陈宗琦/刘秀红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