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 2018 / 6:00 AM / in 21 days

《HOME专栏》中国锌炼厂减产计划细节模糊 利润见骨之痛却很真切

(本文作者Andy Home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8月,俄罗斯Novoangarsk,一座铅锌矿石处理厂的工人用装载机搬运矿石。REUTERS/Ilya Naymushin

路透伦敦6月29日 - 中国的锌冶炼厂会减产吗?

两名消息人士周四表示,中国主要锌冶炼厂在陕西开会,讨论目前低加工费及锌价跌跌不休问题,会后计划减产10%。如果联合减产10%的计划落实,这将使锌市一年减少至少40万吨。

减产计划消息止住了伦敦和上海的锌价跌势,不过这可能只是为早该出现的回升修正锦上添花而已。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三个月期锌周五早盘在每吨2,875美元,仍接近周二触及的10个月低点2,815美元,远低于2月高点3,595.50美元。

由此可以看出,市场对这项减产计划也是反应寥寥。

正如中国一些行业协会这类宣布的常见情况,这项减产计划的实际执行具体细节付之阙如。

中国的锌冶炼厂十分担心市场情况,才会在周四召开了会议,这或许比未来的承诺更重要。

影响锌价走势的因素可能已从原料供应短缺变为即将出现的供应过剩,但对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精炼锌生产国而言,现实依然是供应链紧张。

reut.rs/2NbI2bL

**利润率受挤压**

中国锌价随同LME锌价一道从2月高点回落。

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锌合约价格结构依然紧张,表明注册库存较低。注册库存在过去一周再减14,387吨至81,309吨。

但直接报价在最近一周一度触及10个月低点每吨22,380元人民币。

交易所库存与庞大的港口库存相比只是冰山一角。上海有色网(SMM)估计,港口库存总计约为34万吨,其中包括保税仓库中的18.5万吨。

此外,来自主要用户--镀锌业的需求订单亦持于低点,因环保治理令工厂纷纷停产。

总体而言内地市场精炼锌的供给充足。

虽然锌的价格在下滑,但原材料价格却仍稳稳处于高位。结果便是挤压了锌冶炼厂的利润。

冶炼厂的主要收入来源便是粗炼费用(TC)。今年的基准粗炼费用为每吨147美元,为逾10年来最低。

不过在中国现货粗炼费用还要更低,经由上海有色网评估的进口锌精矿粗炼费用只有20-30美元/吨。

由于中国4月和5月的金属贸易数据细节仍未可知,尚无法言明锌精矿进口的具体情况。不过对很多中国锌冶炼厂来说,这显然并不足以让现货粗炼费用朝着利润更高的方向发展。

**矿山生产**

尽管期货市场走势反应矿山供应料将上升,但冶炼费用较低,暗示原材料市场将依旧紧俏。

国际铅锌研究小组(ILZSG)4月时预计,今年全球锌矿产量将增长5.1%。

但据ILZSG最新月报,今年头四个月锌产量根本没有增长。

1-4月全球锌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0.1%,中国以外锌产量仅增长0.8%,较去年同期6.3%的增幅大幅放缓。

新的供应可能即将到来,但尚需时日。

以New Century Resources(NCZ.AX)为例,其将重启澳洲Century大型矿山。

正如Century在2015年关闭预示着锌市牛市行情的开始一样,该矿重启也已成为增加供应以因应价格上涨的象征。

但New Century只会缓慢增产。它的目标是第三季产量4,000吨,第四季30,000吨。要达到年产能26万吨满载,显然还很遥远,耗时长短取决于投产顺利程度。

不论是新矿场或重新启用的矿场,都不会一夜之间达成产能全开,这也是何以今年指标加工费仍低于去年的每吨172美元。

中国炼锌业者的加工费甚至更低。

**美化现实**

中国炼锌业者减产的动机很明显。他们遭到双重夹击,一边是部分基于预计供应过剩而造成的期锌价格大跌,另一边是锌精矿市场紧俏的现实。

他们会不会真正落实联合减产完全是另一回事。

就连与路透接触的两名冶炼商消息人士似乎也不确实会不会真的减产。

从现实面来看,个别的中国冶炼商会自己做出决定。许多业者其实已做出决定,调整关机维修时间表或是降低产能利用率。

国有金属研究机构安泰科估计,中国1-4月精炼锌产量增加2.7%。

安泰科指出,冶炼厂停机维修抑制了产量增幅。“云南、四川、广西及安徽的炼锌厂在维修后回复正常开工率,但其他炼厂开始维修,”安泰科称。

周四出席陕西会议的冶炼商,占了中国约70%的冶炼厂,其中应该有不少已经可以宣称自己的产量已经减少,或是开工率低于原先规划。

即使多了一份正式减产宣示,也只是为期锌市场当前现状多一层美化功夫而已。

锌价已从2月高点下滑了20%,目前而言减产计划消息让跌势不致恶化。

市场对于如何看待这个消息仍有点不确定,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市场应该从中看出冶炼商困境的核心讯息。

锌原料紧俏现象是先累积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才会在精炼锌交易市场引爆行情。而紧俏现象尚未消除,即使锌价讯号说法相反。(完)

编译 蔡美珍/侯雪苹/孙茉莉/于春红;审校 王琛/徐文焰/汪红英/许娜/于春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