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HOME专栏》投机热使铜市场持续升温 基金日益成为主导

11月25日 - (本文作者Andy Home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4年9月,上海,运输铜板材等货物的卡车等待驶入上海自贸区。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伦敦11月24日 - 铜价在周二上午创下了2020年的新高。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三个月期铜从3月防疫封锁期间创下的低点4,371美元,反弹至每吨7,331美元的2018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

中国制造业强劲反弹以及中国对精炼铜进口永不满足的胃口,是推动2020年铜市转好的根本因素。

但是,基金现在正日益成为铜市的主要推手,投资者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LME的铜合约持仓已经达到或接近历史高位。

随着投机势头持续增强,当前荣景回归现实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根据花旗的分析师,自2020年第一季新冠危机高峰时期以来,铜市场上仓位的变化十之八九决定了实货市场的过剩规模。(2020年11月23日,“金属周报”)

换句话说,基金不仅仅吸收了疫情对实货市场的冲击,而且绝对性的控制了实货市场,成为最重要的价格推动因素。

花旗和其他市场参与者一样,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通过铜市追踪投机性资金流动的方法。

但从交易商的持仓报告(COTR)中显然能够看出基金集体买入铜。

根据最新的美国持仓报告,截止11月17日收盘,基金经理持有大约78,865口CME铜合约净多仓。

过去几周仓位小幅震荡,因为美国大选进程拉长之际铜价止步不前。

大致来看,基金持有的多仓仍位于历史高位,空仓仍处于很低水平。

“新冠疫情带来了一个新的时代,政策目标转变为满足社会需求,而非金融稳定性,”高盛称。

该行称,这“可能创造周期性增强、更加商品密集型的经济增长,应当会促使需求呈现难以捉摸的周期性上升”。

实际上,高盛认为这个新时代可能预示着将出现与2000年代类似的结构性牛市。

对绿色基础设施的支出有望和2000年代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的投资热潮规模相当,而发达市场的再分配动向“可能大幅提振消费者支出,媲美2000年代贷款助推的消费增长情况”。

高盛指出,供应面长期投资不足,无法满足任何结构性需求增长,也和那十年相仿。

高盛认为,包括铜在内的几种大宗商品一直到明年底都将基本保持基本面吃紧状况。

在这种看涨观点加持下,就不难理解投机资金源源不断流入铜市了。

**资金VS基本面**

高盛所没提到的2000年代铜市的一个特征是,资金和基本面之间的紧张关系,伴随铜价从不到3,000美元大涨至2008年的将近9,000美元。

现在出现了类似的紧张关系升温状态。

“铜市的实际情况与投机乐观情绪相去甚远,”LME经纪商Kingdom Futures在周一给客户的报告中警告称。

“这种落差并不会持续太久,总有一方要做出改变,目前实货需求激增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该经纪商补充称。

这一警告抓住了铜市目前受到微观基本面和宏观金融条件相互左右的本质。

影响价格的因素以及与金融领域其他部分的交易关系不断增加,其中涵盖美元、人民币、道琼斯工业指数和美国公债。

基金多头仓位上升,可能会被其中一个因素或所有因素所抵消。(完)

编译 张涛/李春喜/刘秀红/王灿/李爽 审校 王颖/郑茵/孙茉莉/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