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2, 2018 / 8:03 AM / 3 months ago

《HOME专栏》铜市看涨人气迅速蒸发 中国投资者或带头撤退

(本文作者Andy Home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2年3月,中国上海,一名工人使用叉车在洋山港附近一座仓库搬运铜板材。REUTERS/Carlos Barria

路透伦敦4月11日 - 基金经理所持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旗下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铜多仓在去年8月达到纪录高位,现在看来,这已经成为越来越模糊又遥远的记忆。

在去年8月的巅峰时期,多仓总量达到前所未见的将近125,000口,甚至是2009-2010年铜市荣景时期、铜价触及4.6255美分/磅(10,200美元/吨)时都未能有过。

但是自1月初以来呈现大幅回撤现象,净仓位骤跌至近乎中性。

这种看涨人气的见顶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上海期交所的铜合约方面也有反映。

那么是什么吓到这些基金经理呢?

reut.rs/2qnVfmY

**大撤退**

截至上周五,基金经理所持CME铜合约净多仓为3,821口。

多头人气的蒸发速度竟有如此之快。

虽然基金经理在2017年第四季已开始削减多仓,但截至去年底,他们的多仓合计仍接近10万口。在去年之前,这样的仓位已是创纪录水平。

投机客削减多仓并未影响纽约交易所的铜期货和期权规模。

第一季铜期货规模较上年同期飙升41%,期权规模也从11,943口跳升至57,852口。

投机性多仓最初建立起来时的流动性充裕情况仍在持续。多仓减少只是因为多头变成了空头,或者至少看多的意愿减弱了很多。

LME经纪商Marex Spectron说,LME期铜也出现了多头大举撤出的情况。

据计算,在2017年9月初,投机性多仓占未平仓合约的58%,创2004年以来最高水准。

Marex称,1月初,基金将仓位降至未平仓合约的16%,目前“大致中性”。

随着铜价下跌,上海期铜未平仓合约3月窜升至三年高位,暗示大量作空铜市。

**中国卖出?**

中国市场人士可能引领了这波从铜市的撤退。

2016年以来CME铜市活动的变化,部分归因于投机资金流出中国大陆。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建立投机仓位不是在西方即将进入新年之际的12月,而是在中国春节前的1月和2月初。

援引Marex Spectron今天的每日“LME晨思”(LME Morning Thoughts),自3月初中国市场恢复交易以来,“中国似乎对于推高各市场有所节制”。

他们肯定不是唯一减持铜多头仓位的人。

地缘政治风险似乎与日俱增,随着中国和美国不断加大贸易战筹码,投资者肯定会担心这给全球经济造成的影响。

这自然会给铜等工业金属带来压力。铜与全球制造业健康状况紧密相联。

不过在最近紧张局势出现之前,中国似乎就已经集体转为看空铜市。

当中国看空铜市时,就值得注意了,毕竟十多年来中国一直是铜消费增长的主要驱动者。

**库存激增**

今年以来,中国的实货铜进口保持得相当不错。

1-2月精炼铜进口较上年同期增长6%,铜精矿进口增长13%。

监管的收紧导致同期废铜进口大降40%,但这应该会转化为对其他形式的铜进口需求增加。

然而这并未阻止全球交易所铜库存的急速增长。

由于年初适逢西方国家和中国的假期,而北半球在这个时节的建筑活动也会进入季节性疲软,明库存因此通常会在年初增加。

但是第一季LME、CME及上海期交所这全球三大交易所的库存增加34.8万吨,创下了至少15年来的最大增幅。

3月底为止,交易所库存合计达88.9万吨,创下2003年以来最高。

第一季库存最大增幅落在LME仓储网络,其库存量增加182,375吨。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长期以来多空交战的结束。之前的多空交战导致运抵LME仓储网络的金属迅速消失转向中国。

**讯号故障**

无可避免地,库存出现这么大的增幅会打击多头热情,同时打压直接价格水准。

同时显而易见的是,今年一直没有强势的多头讯号。

今年主要矿场大多面临劳动合约到期,这在去年底成为激励市场的题材,但这样的兴奋情绪已经降温,因有多个劳动合约皆在未有重大停产的情形下完成协商,特别是智利Los Pelambres矿脉。

最有可能出状况的是Escondida这个全球最大铜矿,去年该矿脉员工罢工长达43天。

不过就连Escondida矿脉的协商气氛看来也意外平静,因工会接受了管理层的提议,将在7月31日期限之前提前展开探索性协商。

在缺乏任何明显的多头进场讯号下,投机客势必得思考库存偏高、中国经济料将放缓、以及全球前两大经济体贸易战可能升高等题材组合。

铜市的多头派对可能重启,但目前而言没有重启的好理由。

不过铜市多头可以紧握不放的是,金属价格面对金主大规模出走所表现出的韧性。

各主要交易所数十万吨的多仓平仓的行动已经陷于停滞,但这并未扭转铜价自2016年初谷底回升的涨势。

而金主可以从市场上移走的资金,也可以轻易地回归。(完)

编译/审校 汪红英/于春红/刘秀红/张明钧/孙茉莉/许娜/张若琪/王洋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