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8, 2018 / 5:14 AM / 2 months ago

《HOME专栏》LME已拉开战线 全力应对北美和中国同行的挑战

(本文作者Andy Home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8年9月27日,英国伦敦,伦敦金属交易所内交易商的工作场景。REUTERS/Simon Dawson

路透伦敦10月5日 - 全球金属行业的重要人物齐聚伦敦,参加年度盛事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年会(LME Week)。

这是因为拥有141年历史的LME决定了从铝到锌的全球金属参考价。除了一场接一场的研讨会和鸡尾酒会,金属生产商、贸易商和金属消费大户还将举行闭门会议,以敲定明年合同的细节。

尽管如此,这家地位崇高的老牌机构并非没有问题,近年来不得不采取一些举措来平息不满情绪,包括重新转向核心工业用户基础,并逆转自2012年被香港交易所(0388.HK)收购以来费用上涨的势头。

这些改革来得正是时候,展望未来,LME已经计划在2019年推出的多个新产品,迎击来势汹汹的北美对手芝商所(CME Group)(CME.O)和中国对手上海期货交易所。

reut.rs/2PpTq4A

**交易量回升,但有代价**

好消息是,LME交易量在2015年与2016年出现下滑、2017年仅仅成长1%后,已经呈现复苏。

1-8月主要交投活动增长近10%。但如同这个让人猜不透的机构及其神秘复杂的交割日期系统一直以来的问题,伴随这波明显成长而来的,还有一些重要警讯。

扣除LME所谓的“UNA交易(UNA trades)”后,增长稍显逊色,略微降至8%,如果算上9月疲弱的同比表现,增幅或许只有4%。UNA交易是将LME部分奇特做法按照新的金融工具市场指令(MiFID II)进行调合,旨在实现整个欧盟的金融服务业一致化。

黄金与白银等新合约助了一臂之力。去年第四季开始调降期差交易的手续费也有所助益。

不过这样的成功也有代价。

港交所公布2018上半年大宗商品营收下降2%、营业利润下滑20%,主要就是因为旗下LME的手续费收入减少。

LME这是用短期痛苦来安抚其会员,但会以其他方式捞回收入,例如对一些柜台交易合约收费,以及有可能对目前免费的UNA交易收取费用等。

当然还有通过扩大组合选项,包括黄金和白银期权、三项新的钢铁合约和五项新的有色金属合约等。

期待已久的锂合约并不在最初的考虑名单之列,但也是正在酝酿中的一项工作。锂是电动汽车领域的一项重要元素。

**西方挑战**

上述部分新合约,包括针对美欧的热轧钢材和铝升水合约以及氧化铝合约等,将会使LME与CME进入正面交锋。

CME交易所在2013-2016年期间推出了四项区域性铝升水合约,充分利用行业对于LME原铝合约和实货市场指标不断上升之间脱节的不满,这主要归因于LME自身的仓储问题。

LME也因此推出了自己的实货结算合约,但没有交易,只是2017年4月有位粗心交易员误注册了八口而已。

LME所有新合约将采用标准CME普通期货模式。将不会有实货交割、没有多重交割日期,而是以行业指标月度期货现金结算。

CME拥有先行者优势,但基本铝价则来自LME,因此对于那些想要以“全包”(all-in)价格交投这两种金属的人而言,LME理所当然成为一个一站购足的市场。

铝和钢铁是两家交易所不断推进的新战线。目前主要的战场是在铜市。

CME的铜合约长期以来一直远远落后于LME的旗舰合约,但过去几年来急速增长。2016年交易量成长27%,2017年成长26%,今年则是又增长了35%。

CME铜期权的交易更是愈发热络。CME上月表示,今年的平均日交易量已经暴增近340%,未平仓合约则是激增175%。

诚然交易量暴增是因为CME的造市商计划所推动,LME没有这类计划的刺激。

不过CME指出,铜期权业务目前有超过20%是来自于美国以外市场,显然已经侵吞LME的市占率;LME去年铜交易量减少8%,今年至今则是大致持平。

**东方希望之光**

上海期交所刚刚推出自己的铜期权合约,是继糖和豆粕之后的第三个此类商品衍生投资品种。

正如很多中国市场一样,上海期交所的交易活动有时也会疯狂波动,取决于中国散户投资大众当时如何看待这个火热的市场。

但上海期交所推出的这些期权产品似乎是针对工业以及目前在国际市场交易的机构投资者。第一个月过后,成交量和未平仓头寸分别为21,028口和19,584口。

现在,正如LME一直所说的那样,全球交易所可以交易多少铜没有一个预设限制,特别是考虑到不同的用户情况。

如果上海期交所获得成功,这并不自动意味着LME会受到打击。实际上,这可能会通过促进套利而提升LME和CME两家交易所的成交量。

这也并未阻止更多中国投资者进入伦敦市场。南华期货成为LME会员就是例子。

上海期交所想把中国对金属实货供应链的主导权转为交易影响力的雄心是显而易见的。

上海期交所通过中国监管机构拒绝LME在中国大陆开设仓库,并且拒绝像中国股市那样与香港交易所互联互通。

对LME来说,东方带来很多希望,但也有潜在的威胁。(完)

编译 汪红英/陈宗琦/刘秀红/张明钧/王颖;审校 蔡美珍/郑茵/龚芳/王丽鑫/戴素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