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6, 2018 / 5:10 AM / 6 days ago

(更正)《HOME专栏》美国对俄罗斯制裁 瞄准铝业的精确打击

(更正:倒数第二段译文有误,改为”如果因此就对它实施这些制裁可能门槛太低了”,非”这种打击力度可能不足以令其深陷制裁困境难以抽身。”本文作者Andy Home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06年8月,俄罗斯莫斯科,俄铝总部大楼外的企业标识。REUTERS/Sergei Karpukhin

路透伦敦4月13日 - 说到美国制裁措施,似乎并非对所有的俄罗斯寡头都一体适用。

美国财政部对七位俄罗斯寡头以及17位政府官员祭出制裁。

但有一位却独有特殊待遇:Oleg Deripaska。他是全球除中国外最大铝生产商的老板。

在12家遭到制裁的企业中,有八家是由Deripaska所掌控。

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0486.HK)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该公司每年的铝产量占全球的6%。

但美国的制裁让Deripaska旗下事业无一幸免,从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B-Finance到在伦敦上市的EN+(ENPLq.L)等国外实体,再到俄罗斯电力公司EuroSibEnergo、商用车生产商GAZ Group以及农业集团AgroHolding Kuban均受波及。

财政部的制裁是冲着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盟友而来,这是美国政府为惩罚俄罗斯被指2016年干涉美国大选和从事其它”恶行”,而采取的力度最大的措施之一。

但为什么要针对Deripaska采取通常用于墨西哥毒枭的行动?包括对非美国实体可能采取的次级行动。

答案就是铝。

**美国制造**

特朗普于3月8日宣布签署行政令,对进口钢铁与铝征收关税时表示,钢铝进口是”对我国的攻击”。

而在事态进展到这个地步之前,特朗普的言论与媒体关注焦点都集中在中国向美国出口原料上。

耐人寻味的是俄罗斯并没有被公开讨论,即使几年来俄罗斯一直是美国的第二大未锻造铝供应者。

特朗普甚至可以选择对俄罗斯铝征收高额关税。因为商务部点名五个国家”产能明显过剩”或为”潜在的不可靠供应者”,俄罗斯为其中之一。

相反,特朗普选择全都加征10%关税,并对盟友豁免,其中最先也是最重要的豁免对象是美国市场最大的供应国—加拿大。

事后来看,没有必要将俄罗斯单列出来加征特别关税,因为美国政府明白,对俄铝制裁就差不多关上了从俄罗斯进口铝的大门。

美国政府对加征钢铝关税的说法是,旨在将美国国内的产能利用率提高至80%。

而去年美国铝冶炼商的产能利用率仅为43.2%。

从俄罗斯进口的铝减少70万吨,加上铝价大涨(基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价格及美国国内升水),是重振美国长期闲置炼铝厂的强劲刺激因素。

坦率地讲,如果涨价和制裁双重提振都不能激发产能重启,那么美国国内那些闲置铝冶炼商真就没得救了。

**易受冲击的目标**

美国政府对铝进口依赖性的研究到了一定阶段时,必然会发现Deripaska的帝国在制裁面前有多脆弱。

这不仅仅因为他拥有两个在俄罗斯之外上市的实体—香港上市的俄铝和伦敦上市的EN+,这两支股票都被投资者毫不客气地抛售了。

还因为俄铝的铝业务几乎完全面向出口,依赖于美元计价的债务,而且还处于复杂供应链网络的中心。

据高盛,去年俄铝生产的370万吨铝材中,只有65万吨销往俄罗斯市场。

其余的所有产出都用于出口,而美国则是俄罗斯之外的外部营收最大单一来源,2016年也是如此。

2017年底,俄铝的债务规模为85亿美元,几乎全部都以美元计价,其中包括三支共计16亿美元的欧元债券,而这三支债券已被债市体系隔绝。

此外,俄铝的氧化铝冶炼厂要依靠外部原材料供给。举个例子,俄铝在爱尔兰的Aughinish氧化铝冶炼厂就需要力拓(RIO.L)提供的铝土矿。

那么力拓要如何继续向Aughinish氧化铝工厂供货,而又不违反二度制裁呢?根据美国财政部4月6日的声明,第二次制裁针对的是”在知情的情况下,代表或者是向被禁止的个人或实体提供重大交易协助。”

高盛的观点是,这类海外资产需要在5月7日制裁期限前变更资产所有权,但问题是谁愿意买入这些资产以及他们将如何在不触犯二度制裁的情况下支付购买款项呢?

**战略目标**

在美国眼中,俄铝的铝业帝国或许是个容易打击的目标,但同时也是个战略目标。

在西伯利亚的多个边疆城市,比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Krasnoyarsk)和布拉茨克(Bratsk),俄铝不仅是能提供就业岗位的主要雇主,也是事实上的城市管理者,这是前苏联时期的一个特色。

俄铝在其介绍中写道,”本集团致力于维护和保养当地基础设施,并致力员工福利,包括帮助开发和维护住房、医院、交通运输服务、娱乐以及生产设施所在俄罗斯联邦地区的其他社会需要。”

换句话说,在俄罗斯政府看来,俄铝就是一个大而不能倒的企业。如果该公司因遭遇制裁而无法存活下去,俄罗斯政府将不得不出手相救。

这次瞄准铝业的打击,从俄铝注册地—低税的泽西岛,到该公司在爱尔兰、瑞典和圭亚那的资产,直至其俄罗斯的工业腹地,都没有幸免。

那么重点来了。

下一次打击会采取什么形式呢?

会不会瞄准镍呢?金属市场中已经有关于诺里尔斯克镍业(Norilsk Nickel)的传闻。这是另一家俄罗斯工业巨头,俄铝持有其大约27.8%的股权。

对于诺里尔斯克镍业来说,如果因此就对它实施这些制裁可能门槛太低了。

但其寡头所有者Vladimir Potanin刚刚被列入制裁观察名单,就和围绕在普京政府核心圈之外的所有工业巨头一样。(完)

    编译 戴素萍/陈宗琦/刘秀红/王琛/高琦;审校 张荻/王丽鑫/许娜/龚芳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