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5, 2016 / 7:52 AM / 4 years ago

《RUSSELL专栏》伊朗志在夺回亚洲市场份额 原油冻产机会渺茫

撰稿 Clyde Russell;编译 王洋/李春喜/刘秀红/王兴亚

2012年3月1日,新加坡沿海,一艘轮船驶过悬挂马耳他国旗的伊朗油轮"Delvar" (左)。REUTERS/Tim Chong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4月5日 - 除非伊朗也加入旨在支撑油价的冻产协议,否则沙特不会情愿迈出冻结产量这一小步。个中缘由,其实不难理解。

沙特人将看到伊朗在夺回关键亚洲市场方面取得的成功,他们会正确地认识到,限制自身产量只会使伊朗继续提高出口。

路透根据政府和油轮追踪数据计算,2月伊朗对亚洲国家原油出口量创下两年高位,达到每日128万桶。

通过细分数据就可清楚地看到,在西方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后,该国在原油出口方面取得的重大胜利是夺回了印度市场。

2月份伊朗对印度原油出口量为每日21.58万桶,比上年同期激增111%。

最让沙特担心的,应该是这个趋势,因为看起来势必还将持续。

油轮航运数据暗示,印度3月从伊朗日均进口超过50万桶原油,达到五年最高,因该国的民营炼厂Reliance Industries(RELI.NS)时隔数年首次恢复从伊朗进口。

这个月的巨大进口量或许有些不同寻常,但印度业内消息人士预计,该国始于4月1日财年从伊朗的日均进口量至少将在40万桶以上。

如果达到这个进口水平,毫无疑问将会以沙特和伊拉克的市场份额作为代价,这两个国家目前是印度最大的两个石油供应国。

根据油轮航运数据,2016年头两个月沙特日均向印度供应约94.2万桶石油,较上年同期增长32%;伊拉克日均供应92.5万桶,同比增长81%。

沙特和伊拉克总共占印度总进口量的40%多一点,使它们显然成为伊朗解禁后的目标。伊朗曾是印度的第二大石油供应国。

**中国挑战**

伊朗还得以提升了对韩国的石油出口量,2016年头两个月日均出口244,183桶,较上年同期增长139%。

但是对于中国和日本的出口却升降不一。中国是亚洲最大的原油进口国,日本排名第三。

伊朗1-2月向中国日均出口470,864桶原油,较上年同期下降5.6%,也低于2015全年日均水平约532,000桶。

日本今年头两个月从伊朗日均进口215,821桶原油,较上年同期温和增长3.8%。

显然伊朗并未能够在中国和日本成功夺回市场份额,说明自从制裁取消后,伊朗的原油出口也并非顺风顺水。

重获市场份额可能包括极力讨价还价,而且愿意在定价和其他条款上比竞争对手更加激进。

但这同时表明,亚洲原油市场的竞争依然非常激烈,如果产油国不采取行动,油价可能不会持续上涨。

卡塔尔召集的4月17日产油国会议不同寻常,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和非OPEC产油国将齐聚一堂。

但沙特已经表示不愿意冻结产量,除非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主要产油国也这么做,所以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有限。

伊朗也表示虽然将参加多哈会议,但未必会参加冻产协商。鉴于此,希望更加渺茫。

唯一可行的折中方案或许是这样,沙特和其他产油国认可伊朗应该被准许先恢复到制裁前的出口水平大约250万桶/日,然后必须加入冻产行列。

那要比伊朗目前的出口量高出约30万桶/日,意味着任何形式的冻产协议达成之前,将有更多石油进入已经严重过剩的市场。(完)

编译 王洋/李春喜/刘秀红/王颖/王兴亚/白云/孙茉莉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