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RUSSELL专栏》铁矿石各品级间价差创新高 因中国需求旺且库存下滑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3年12月,西澳皮尔巴拉地区,Fortescue Solomon旗下铁矿的矿石运输设施。REUTERS/David Gray

路透澳洲朗塞斯顿6月29日 - 以美元计算,低品位和高品位铁矿石之间的价差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这表明中国的钢铁厂正试图通过尽可能多地使用最优质的矿石来实现产量最大化。

在走出新冠疫情复苏的过程中,铁矿石一直是表现突出的大宗商品之一,因为中国的强劲需求(购买了所有海运铁矿石数量的70%)恰好与最大出口国澳洲、巴西和南非的供应问题一起出现。

根据大宗商品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的评估,截至周一收盘,交付给中国北方的指标62%铁矿石价格从去年3月的2020年低点每吨79.85美元飙升至周一收盘价219.60美元。

5月12日,该类铁矿石价格攀升至创纪录的每吨235.55美元,但此后略有回落,因为中国当局宣布了一系列旨在冷却这一炙手可热行业的措施。不过这些措施基本上未能持续压低价格。

随着现货价格上升到创纪录的水平并保持在高位,中国需求强劲的另一个迹象是钢厂准备为更高质量的铁矿石支付溢价:投入同样数量的铁矿石及焦煤时,使用更高品级的铁矿石可以产出更多的钢材。焦煤是炼钢高炉所使用的燃料。

铁含量为65%的矿石价格周一收于每吨255.35美元,比62%品位的收盘价高35.75美元。

该高品级矿石也比低质量的58%矿石价位高出68.65美元/吨,后者周一收于186.20美元。

以美元计算,三个主要铁矿石品级之间的价差在最近几周已经飙升至阿格斯2013年开始评估以来的最阔水准。

然而,以百分比计算,还不是有史以来最大的。

周一收盘时,65%的矿石价格比62%的品位高16.3%,而62%的品位又比58%的材料高17.7%。

65%的矿石比62%的矿石的溢价在2018年10月底还要更高,当时65%的品位比62%的品位高出28.7%。

**库存**

值得研究当时中国的铁矿石和钢铁市场发生了些什么,看看是否与当前的情况有任何有用的相似之处。

最明显的相似之处是,2018年底和现在,不同品位铁矿石价差扩大,都是在钢铁产量创新高和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发生的。

2018年9月,中国钢铁产量达到当时的纪录高位270万吨/日。今年4月,日产量创下326万吨/日的新高纪录,而5月的月产量也创下历史新高,尽管321万吨的日产量略低于4月的纪录。

铁矿石港口库存自从在4月24日止当周达到2021年峰值1.359亿吨以来就呈下降趋势,在6月25日止当周已降至1.239亿吨。

在2018年底,库存也是类似的模式,从当年6月初1.619亿吨的峰值下降到2018年12月初1.362亿吨的低点。

这两个时间段的不同之处在于,2018年底时,中国钢铁厂正试图在北半球冬季实施防治污染的生产限制之前,最大限度地提高产量。

而目前,鉴于需求强劲,利润率巨大,钢铁厂正试图尽可能多地生产。中国继续享受着疫情后为促进经济复苏而采取的刺激性支出的影响。

2018年底的经验显示,当铁矿石库存在2019年初再次开始上升时,尽管所有三个品位的价格继续上涨,但各品位间的价差开始缩窄。

冬季防治污染限制措施的结束也有助于缩小高品位铁矿石的溢价。

要想缓和目前这种溢价扩大的情况,很可能需要库存攀升,也许还需要钢铁需求增长放缓。(完)

编译 刘秀红/张若琪 审校 张明钧/王灿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