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6, 2019 / 5:04 AM / 2 months ago

《KEMP专栏》都担心经济进一步放缓 美中趋向达成有限的贸易协议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1年1月,美国华盛顿,国会山附近宾夕法尼亚大道旁悬挂的中美两国国旗。REUTERS/Hyungwon Kang

路透伦敦3月5日 - 中美两国领导人都急于避免政治上不受欢迎的经济放缓,双方似乎正在趋向达成贸易协议。

据报导,中国提出大幅增加购买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同时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市场准入、产业政策和补贴方面做出更多的适度让步(“美国与中国接近达成贸易协议”,华尔街日报,3月4日)。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净进口国,并将在未来几年内成为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国,因此,这些采购计划使其可以获得无论如何都将需要的东西。

同意从美国购买LNG和原油,中国并没有做出太大的让步;唯一的输家是与美国存在竞争关系的供应国,如澳洲、加拿大、俄罗斯和中东海湾国家。

类似的逻辑适用于农产品,中国是主要的净进口国;任何中美双边贸易协议,都将主要以俄罗斯、阿根廷和巴西等第三国出口商为代价。

中国的进口需求也可能令任何最终协议中包含重大资本设备采购的内容变得合理,包括飞机和半导体制造装备。

中国大规模购买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将对特朗普政府有利,提高其在农业和能源州的支持度。而这些州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谋求2020年连任的关键。

中美两国的关注重点放在农业和能源产品上,由此可以在较为困难的问题方面进展有限的情况下,达成从政治和经济角度而言十分必要的协议。

**对手**

中美最高决策层都将对方作为自己的主要战略竞争者,两国间的较量已经升级到互相认定对方为头号战略对手的地步。

对于两国而言,棘手的问题是,在他们为以后可能爆发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冲突未雨绸缪之际,他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依赖对方的供应链和科技体系。

对美国来说,增加石油、天然气和大豆等大宗商品出口,就可以不用为是否出口更敏感的双用途高科技产品作出艰难的决定。

对中国来说,增加美国能源和农产品的进口,代表了对潜在敌对供应国的倚赖加深,而这是不乐见的。

但中国决策者或许会认为不管怎样倚赖进口在所难免,至少短期内如此,无论是从美国进口或其他向美国看齐的国家。

再者,向美国大量购买农产品及能源产品,将可在美国内部建立一群有影响力的客户,有利于正面的贸易关系。

未来贸易关系若恶化,增加的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出口将让中国有更多的筹码,因为中国可以威胁减少采购或完全不再采购。

美国农户和能源企业并不希望未来几年内见到近期的贸易冲突事件重演,因为对他们来说,下次这样的利害关系甚至会更大。

因此,中国的决策者很有可能认为,增加进口的倚赖是短期内值得付出的代价,以为该国的经济和军事现代化争取更多的空间。

**升级**

即使在未来发生军事对抗的情况下,中国依赖美国进口的风险也可能被夸大了。

中美都是核超级大国,均拥有全面的海空实力、高超音速武器和反卫星导弹。如果双方未来爆发冲突,可能会迅速升级。

尽管封锁能源供应会对中国的战争能力产生重大影响,但任何冲突都不太可能持续到足以造成这种影响的那么长时间。

许多评论员继续专注于中国的能源供应和其它物资进口被切断的可能性,比如对马六甲海峡等地进行封锁,或在太平洋采取海军行动。

其样板是拿破仑在19世纪初针对英国的大陆封锁政策,或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德潜艇战和海军封锁。

实际上,美国和中国之间未来的任何冲突都不太可能是一场漫长的消耗战;核武器的引入令人难以相信会出现这种情况。

就像美国和前苏联的战略竞争一样,美中两国的冲突更有可能是间接对抗(阿富汗战争),或升级为短暂的危机(古巴导弹危机)。

因此,短期内增加美国油气和农产品进口,同时继续寻找替代供应、着力降低对所有进口来源的依赖,对中国而言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依赖**

如何管理他们不断深化的科技和交流关系,对两国而言是一个更困难的问题。

未来的战略竞争和冲突可能集中在信息战,破坏指挥和控制系统,以及对电信和电力网络等关键基础设施的潜在威胁。

美国已经采取积极的行动,力图将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排除在美国市场和第三方国家之外。

美国官员在未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宣称,使用华为的设备将帮助中国间谍机构窃听或破坏通信网络。

也有人对美国高科技两用成果转让给中国以及中国科研技术人员在美国大学接受培训感到担心。

美国已采取更严格的措施,阻止敏感技术转让并审查那些较敏感的外国投资。

所有这些担忧也可以反过来看。如果让总部在美国、欧盟或五眼联盟(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组成的情报联盟)的公司控制那些可能用于间谍活动的国内数据和技术,中国也会很担心。

事实可能证明,关于技术转让、数据处理和信息安全方面的问题要困难得多,这一次不大可能解决。

最好的情况是,双方达成一份有限度的协议,彼此产生一些善意,将这些问题留待日后解决,并使不断恶化的双边关系得到稳定。

在高级别峰会上达成协议的成就对特朗普和习近平个人也有利害关系,或许可以创造出解决其它棘手问题所需要的气氛。

最坏情况下,由于两国找不到任何共同立场,仅达成有限协议或者乾脆达不成协议,导致双方在其他领域也进入对抗和不信任的升级周期,整体关系进一步恶化。(完)

编译 张涛/徐文焰/戴素萍/王灿/郑茵 审校 李爽/陈宗琦/张若琪/张荻/王灿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