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7, 2019 / 1:43 AM / 13 days ago

《KEMP专栏》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经济的火车头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9月,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对面外滩的游人。REUTERS/Aly Song

路透伦敦11月5日 - 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经济的引擎,近来年对全球增长的贡献最大,且拉动世界上较小的经济体一同增长。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显示,2013-2018年的五年,中国在全球增长中占到28%,该比例是美国的两倍多。

IMF预计,在2019-2024年的五年间,中国在全球经济增长中的占比将维持在类似水准(世界经济展望,IMF,2019年10月)。

根据IMF的预测,到2024年,中国、印度、印尼、俄罗斯和巴西加起来将贡献全球经济增长的一半以上。

tmsnrt.rs/32gzSVT

除非这五大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的产出和收入强劲增长,否则全球经济将无法实现稳健增长。

未来几年,全球增长若要再度加速,解决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冲突、或至少更好地管理冲突,将至关重要。

**火车头理论**

在1970年代至1990年代期间,美国通常被描述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国际宏观经济中的火车头理论”,布朗芬布伦纳,1979年)

美国财政与货币政策经常通过与较小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和金融联系,在全球经济周期的发展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美国在整个体系中的主导地位被归结为一句话,“美国打喷嚏,世界就感冒”。

现在美国仍非常重要,美联储依然处于全球市场的中心,但美国经济不再大到或者增速快到足以独自扮演世界经济火车头的角色。

而中国,或者其他主要新兴市场合力,眼下则是全球经济更为重要的驱动力。

tmsnrt.rs/2JUnFjg

以前那句老话或许应该改成“中国打喷嚏”或者“新兴市场打喷嚏”,世界就感冒。

(中国和其他主要新兴市场本身就越来越相互依存,因为中国既是原材料的主要进口国,也是制成品供应国以及对外投资大国。)

中国在2014/15和2018/19年的周期性放缓,是导致同期全球经济放缓的主要因素之一;而且预计未来五年,中国仍将是全球周期的核心影响因素。

**全球产业**

中国的周期性地位尤为重要,因为中产阶级数量在迅猛增长,当前经济阶段正是对石油、机动车辆、航空旅行、旅游及其他行业需求蓬勃发展的时期。

中国经济正处于S曲线的中段,收入的不断增长推动私人机动车辆和长途航空消费的快速增长。

中国的景气周期对2014/15年和2018/19年的油价下滑起到主要作用,因为其削弱了这几年的石油消费增长。

现在中国与印度都对全球汽车制造业不振带来了类似的影响。汽车业不景气不仅仅损及汽车厂商,也冲击该行业的全球价值链。

而油价下跌反过来又冲击仰赖石油出口的中东和其他地区的收入、政府支出和企业投资。

石油行业的周期性下滑甚至打击西德克萨斯州等美国产油区的收入、投资和就业。

**经济战**

自2008年初以来,美国为了应对经济实力的变化以及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担忧,刻意采取打压中国经济的政策。

整个政府都在实施关税与非关税壁垒,包括收紧市场准入、投资、商业所有权、安全黑名单、制裁与刑事诉讼等方面的限制。

狭义的公开目标是强迫中国调整行业政策,包括补贴、政府指导性信贷、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市场准入。

广义的战略目标就是压制中国成长,支撑目前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力量平衡,至少直到中国政治体系变得更加多元与自由。

中国是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因此经济面的冲突势必引发全球经济普遍性的放缓,而2018/19年确实出现了这般景况。

鉴于中国在全球增长所扮演的核心角色,要伤害中国经济、又要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其他地方不会遭受冲击,实际上根本办不到。

因此,要么是全球经济成长,要么是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争端,特朗普政府不得不在两者间作出选择。

许多美国决策者曾经觉得,要试图迫使中国改变经济政策并遏制该国经济迅速增长,一次经济放缓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但距离美国大选和国会选举只剩下一年时间,目前的重点又转回到促进经济成长上面,美国政府似乎更急于达成一项协议。

中美两国看来都希望让对抗降级,至少是暂时降级,以避免衰退并促进2020年的经济成长。

**停战之后**

目前中美两国正在磋商的协议可能只涉及有限几个问题,包括关税、知识产权以及采购农产品和能源产品。

最严重的分歧可能仍未解决,包括市场准入、技术转让、网络安全、行业补贴、供应链和军事经济实力相对平衡等。

而且到2020年美国大选周期过后,休战还能否稳定持久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尤其是如果尚未解决的问题时不时引发紧张形势的话。

至少对部分美国决策者来说,任何休战都是在争取更多时间,完成美国和中国经济的部分脱钩,并引导全球价值链远离中国。

对两国政府部分决策者而言,经济冲突再现只是时间问题,两国正在进行一场长期消耗战。

但是鉴于中国在全球增长中的主导作用,美国想打击中国经济,又不导致全球经济再度放缓,是很难做到的。

从更广泛意义来讲,除非中国增长强劲,而且美中关系明显改善,否则未来五年全球其他经济体恐怕无法健康增长。

中美两国需要建设性共存。如若不然,结果可能就是全球经济陷入长期疲弱增长状态。(完)

编译/审校 汪红英/徐文焰/刘秀红/李爽/陈宗琦/郑茵/李婷仪/张荻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