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KEMP专栏》大宗商品价格:又一个超级周期还是普通回升?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3年12月,澳洲,Fortescue Solomon旗下铁矿的矿石传送带。REUTERS/David Gray

路透伦敦2月16日 - 一些参与相关领域的投行公布研究显示,大宗商品市场可能即将进入又一个超级周期,这期间价格会呈现多年广泛并且往往是大幅度的上涨。

尽管继新冠疫情期间暴跌之后,未来几年许多商品价格都可能会上涨,但不清楚这将标志着超级周期的开始,或只是普通的周期性回升。

对历史时间序列的粗略检查也显示,商品价格在所有时间范围内都表现出周期性行为,范围从很短(几分钟、几小时、几天)到非常长(持续几个月、几个季节、几年甚至几十年)。

在一个典型的周期中,价格上涨会鼓励更多的销售和生产,而购买和消费会减少,为随后的价格回落创造条件,之后又开始另一个周期。

大多数情况下,个别价格的周期性行为在大宗商品市场之间的同步有限。

所以超级周期这个词要留给最大幅度的价格波动和最长周期,通常是从波谷到波峰再到波谷持续20多年的周期,涉及到异常广泛的大宗商品种类。

**需求冲击**

根据经济历史学家David Jacks对40种农业、工业和能源大宗商品的研究,过往的超级周期分别在1910、1950、1970和2010年代见顶。

他辩称,超级周期通常从市场的消费侧、而非生产侧开始。

之前的超级周期受美国的工业化和城镇化、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战后欧洲和日本的再工业化、2000年代的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驱动。

Jacks指出:“这是受需求驱动的阶段,与大规模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历史进程密切相关,与很多产品门类的严重产能限制相互影响--尤其是能源、金属和矿物--从而创造连续数年、甚至数十年高于趋势水平的实质大宗商品价格走势。”

“不过,一旦浮现这样的需求冲击,由于先前处于停滞的探勘与开采活动的重新启动,加上技术进步确立下来,通常会有一波相抵销的供应反应。因此,随着产能限制因素的解除,实际的商品价格回归趋势且低于趋势。”

消费的大量增加,是持续多年的超级周期与较为寻常的价格涨跌之间的不同之处。

关键问题在于未来几年消费是否会出现能够相提并论的增长,从而触发油价大幅且持久的涨跌,符合超级周期的标准。

**下一个十年**

能够在未来五到十年带动油价出现大于正常规模的上行周期的触发因素不只一个。

印度可能是下一个进入工业化与都市化的主要经济体,其规模之大可能足以启动一个超级周期,不过这是否即将发生仍然较不明朗。

建设新的能源基础建设以协助达成气候目标,其规模之庞大也可能足以引发超级周期,如果这实现的速度够快、且规模够大的话。

最后,疫情过后的大规模财政刺激可能足以诱发超级周期,但目前还不确定这些刺激措施与例行循环性政府支出有多大差异。

印度本身的工业化、能源使用变迁、以及大规模政府支出都有可能引爆超级周期,但如果一起实现,则超级周期发生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提高。

然而目前为止,这些都仅止于前在诱发因素。没有太多证据显示这些因素正在成为事实,也没有太多证据显示这将在未来几年引发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更大规模、非比寻常的上涨走势。

超级周期的定义包括相对较低的出现频率,以及长时间的延续期。景气循环下滑并不一定每次都会变成衰退。类似的是,并非每次大宗商品价格大涨都会成为超级周期。

目前存在着过度预期超级周期发生的风险。前一次的超级周期是在10年前达到高峰。目前另一个超级周期可能正在进行中。但其来到的速度可能异常地快。(完)

编译 刘秀红/王灿/陈宗琦/张明钧;审校 戴素萍/孙茉莉/李春喜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