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8, 2018 / 5:25 AM / 5 months ago

《KEMP专栏》全球经济或在2019年底前放缓 料将缓解油价上行压力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8年5月29日,西班牙马德里一家加油站的加油机。REUTERS/Sergio Perez

路透伦敦7月17日 - 没人愿意预测衰退,但全球经济可能在2019年底前经历明显减速,经济放缓或许对缓解油价上行压力是必要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最新全球经济展望中预计,2018和2019年全球经济增幅将为3.9%,略高于2017年的3.7%。

但在整体数据乐观的情况下,展望还列出了一长串下行风险因素清单,其中包括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利率上升、政治不确定性和洋洋自得的金融市场。

“发达经济体增长整体仍保持强劲,但其中一些经济体已经放缓,包括欧元区国家、日本和英国等,”IMF承认道。

“但随着持续已久的周期性复苏接近尾声,以及暂时财政刺激举措的影响减弱,未来数年甚至美国的经济增长预计也减速。”

据IMF,从大约两年前开始的全球经济全面扩张已进入高位平台期,并变得较不均衡(“全球扩张:仍然强劲但较不均衡,较为脆弱,受到威胁”,IMF,7月16日)。

主要经济体仍在快速增长,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十足,加强了投资者的乐观情绪。但有迹象表明未来可能放缓。

据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全球贸易量仍在增长,但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增速已明显放缓(“全球贸易监测”,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2018年7月)。

tmsnrt.rs/2LoFlSK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关注的领先经济指标自年初以来已经趋弱,且表明未来六至九个月扩张可能放缓(OECD“综合领先指标”,2018年7月)。

OECD称,美国和日本的增长动能稳定,但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及加拿大的增长势头则正在放缓。

以全球来看,经济扩张正日益显现成熟的迹象,大宗商品价格和利率上升,部分行业出现产能限制。

例如,飞机制造商波音和空中客车(空中巴士)力争扩大生产和供应链,同时也在绞尽脑汁设法按时交付订单(“波音和空客收获430亿美元客机订单”,华尔街日报7月16日)。

美国货运公司正抱怨缺乏合格的驾驶人员,而美国的航空公司也在准备削减航班,以因应不断上涨的燃料成本。

**周期末期**

在美国,经济成长依然强劲,但扩张已经明白无误地显示出末期迹象。

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Business Cycle Dat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美国经济扩张已超过九年。

当前的扩张期已经是纪录第二长,而且如果经济到2019年7月仍成长的话,将会超越1990年代的长期荣景期。

失业率正接近50年来最低水准,而且处于或低于前几次荣景期高峰时所见到的水准。工业生产则部分以20年来的最快速度增长。

供应管理协会(ISM)的综合指数显示是过去70年来制造业活动最全面增加之一。

美国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则显示,家庭信心接近数十年高位。

尽管经济强劲,但消费者物价正以2012年初以来最快速度增长,抵销了时薪增加的作用。

而且美债收益率曲线显示出了倒挂的迹象,这经常是前几次经济放缓的先兆。

所有这些指标表现都带有强烈的周期性;每种情况下,它们都指向扩张正在迅速逼近周期高点。

**油市**

全球经济中的备用产能正在迅速耗尽,油市要比其它领域体现得更加明显。

油市的备用产能已降至数十载低位,原因在于消费强劲增长,以及委内瑞拉、利比亚等地区的一系列生产中断。

reut.rs/2Jy5KvI

对伊朗的制裁威胁从11月初起将进一步削减备用产能,使其降至1973/74年和1979/80年石油危机以来最低水平。

过去三年的每一年中,全球石油消费平均大增170万桶/日,预计2018和2019年增幅与之相似。

据国际能源署(IEA),其结果是全球石油供给缓冲能力可能濒临极限。[nB9S1PD02L]

过去一年油价已涨逾75%,令全球通胀承受上行压力,不过最近几天油价略有回落。

**经济衰退**

过去来说,经济扩张的最终阶段通常伴随着油价的大涨,在其后的经济萎缩时期,油价回软。

经济成长和油价之间的因果关系是双向的,经济成长是石油消费和油价的主要推动力,油价抑制着经济扩张。

美国1973/74年、1981/82年、1990/91年、2001以及2007-2009年的经济衰退损及消费成长,这都有助于为迅速上涨的油价降温。

由于油市产能即将耗尽,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利率转为上行,看来全球经济越来越有可能在未来18个月内放缓。

即将到来的经济放缓可能不会像2008/09年伴随金融危机的经济衰退那样严重。事实上,很可能不会这么糟糕。

就延续时间及严重程度而言,前一次的经济衰退是个特例。1945年以来多数经济周期性萎缩的延续时间都相对较短,同时也没有那么严重。

和之前多次的经济放缓一样,接下来的放缓可能是经济成长“停顿”,而非经济活动真正出现下滑。

同时也可能不会是全球性的现象。有些经济放缓可能局限在一组特定经济体,例如1997/98年的东亚金融危机,在此同时其他国家则是继续成长。

但全球经济和油市看来正处于一个难以为继的轨道上,化解这些日益增加的矛盾讯号的办法,可能就是未来18个月出现经济放缓。(完)

编译 汪红英/艾茂林/张若琪/戴素萍/王琛/于春红/张明钧;审校 李爽/郑茵/王丽鑫/刘秀红/王灿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