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2, 2018 / 4:56 AM / 7 days ago

《KEMP专栏》交易员押注美国重新制裁伊朗将导致原油供应短缺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6年6月,多艘油轮驶经新加坡南部海域。REUTERS/Edgar Su

路透伦敦9月11日 - 石油交易员最近几周越来越担心,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的潜在影响,以及对年底原油供应的影响。

布兰特原油期货11月合约较12月合约已转为每桶升水0.45美元,这较上月初的情形发生了急剧转变,当时11月合约较12月合约贴水0.2美元。

期货曲线的变化与交易员对一旦美国从11月开始重新制裁伊朗的情况下海运石油供应状况的预期密切相关。

reut.rs/2p0jFTB

11-12月日历价差升水(逆价差)在2017年7月至2018年5月之间不断扩大,反映出油市整体收紧。

消费迅速增长、OPEC及其盟友实施限产、以及委内瑞拉和部分非洲产油国生产受到意外影响等等,均帮助降低了过剩的石油库存。

美国决定自11月初对伊朗出口重新实施制裁,促使市场预期供应将会收紧,并推动11/12月价差在5月初达到逾0.5美元的升水。

但随着沙特牵头的OPEC和俄罗斯牵头的其他产油国自5月开始增加产量,这个跨月价差(升水)开始崩溃。

7月底和8月初,11/12月价差短暂出现小幅贴水(正价差),但意义重大,因为与年底时石油供应充足的状况相一致。

然而,最近几周价差再次缩窄,同时有迹象显示,美国德州二叠纪盆地的石油产量稳中有降,而且沙特增产的速度也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快。

交易商已经更加警惕今年稍晚的石油供应问题,这体现在现货油价上涨、跨月价差收紧以及对冲基金增持原油期货多头部位等迹象上面。

迹象显示第二波禁运虽未正式生效,但美国威胁重启制裁,已对伊朗出口造成冲击,外界因而更加担忧能否获得原油。

到目前为止,交易商较为担心制裁及美国钻油活动停滞,导致可获得的原油减少,更胜于担忧全球经济放缓损及石油消耗量的增长。

**三方角力**

价差的剧烈波动显示白宫、沙特及对冲基金经理就伊朗制裁及石油供给之间复杂的三方角力。

白宫希望严加制裁伊朗,但又急欲维持原油的可得性,以免被指责为燃料成本增加的罪魁祸首,尤其目前时值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

沙特支持对伊朗采取严格的政策,承诺填补石油供应缺口,但不愿甘冒市场供过于求的风险,引发油价跌势重现。

而对冲基金经理则认为,沙特的戒慎心态将凌驾于白宫对稳定或降低燃料成本所施加的压力,因而押注石油供给将下滑,油价将会上涨。

肯定有一方估测错误。

如果市场呈现出当前交易商所预期的吃紧程度,白宫会面临其竭力避免的油价上涨局面。

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之后,油价上涨的重要性或许会降低,但可能任何时间都不受欢迎,而且有让白宫和沙特遭受政策执行不力批评之虞。

而若是即便对伊朗制裁生效,白宫和沙特仍成功令油市实现充足供应,布兰特现货价格和日历价差可能再度承压。

这时对冲基金经理们有可能清算掉上个月底以来所新建的部分多仓,这又会进一步加剧布兰特现货价和日历价差的下行压力。

油市前景目前取决于美国和沙特能否在不扰乱全球石油供应的前提下,成功实施他们的制裁政策。

多数石油交易商押注美国和沙特做不到,从而让油市至少陷入原油略显短缺状况。(完)

编译 汪红英/李春喜/龚芳/刘秀红;审校 王丽鑫/高琦/于春红/孙茉莉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