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8, 2018 / 4:38 AM / 4 months ago

《KEMP专栏》油市进入后OPEC时代 沙特和俄罗斯大权在握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5年7月,俄罗斯乌法以北的Buzovyazovskoye油田,一名工人在查看抽油机。REUTERS/Sergei Karpukhin

路透伦敦8月7日 -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早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友6月下旬正式决定增产前的数周,就开始提高石油产量。

根据提交给OPEC的政府数据,沙特6月石油产量已从4月和5月的987万桶/日和1,003万桶/日增至1,049万桶/日。

而据公司周二公布第二季财报时的投资者简报,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俄油) (ROSN.MM)也从5月底开始增产,因预期限产措施松绑。

“OPEC+”两大供应国先调整产量,然后才广邀其他成员国在6月22日和23日的维也纳会议上批准这个已经付诸实施的决定。

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证实,石油世界的决策及权力已断然从OPEC和OPEC+转移到沙特和俄罗斯。

OPEC作为一个决策组织已经被边缘化;油市已经进入由利雅得和莫斯科主导的后OPEC时代,而华盛顿也将发挥其政治影响力。

**价格走势**

早在OPEC与非OPEC产油国会议前,就做出并开始实施的增产决定,与对冲基金持仓、现货价格和价差走势一致。

在增产决定正式做出并宣布前数周,对冲基金经理就已经开始削减布兰特和美国原油期货和期权的多仓。

布兰特和美国原油净多仓从4月中旬的峰值10.93亿桶降至6月第一周结束时的7.9亿桶,从那以后变化相对较小。

5月22-23日布兰特近月期货价格在80美元附近触顶,且在OPEC会议前的6月多数时间下滑。

自4月底以来布兰特日历价差也一直在下跌,因交易商预期下半年原油供应将会增加。

**伊朗的决定**

增产甚至将增产多少的决策,或许已能解释许多维也纳会议中的玄机。

伊朗石油部长原本看似会反对增产,但最后也同意了那份暗示增产但无详细配额数字的会后声明。

因为增产早已是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默契,而且事实上已是进行式,伊朗没有太多选择。

反对增产的其它OPEC国家虽为数不少,但遭遇也和伊朗一样。

伊朗石油部长可能曾拒绝该项声明,或者愿意接受一份删去争议性配额的合意声明。

不出所料,这位部长选择了后者,因为它可以保住一点面子,但这也凸显出,其他OPEC国家目前能够讨价还价的实力很小。

**政治庇护**

俄罗斯以及特别是沙特,有强烈理由希望让OPEC和OPEC+正式参与决策。

OPEC提供了便利的政治庇护,可以抵挡来自消费国、尤其是美国的批评。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推文已把油价上涨怪到OPEC头上,而非明确地直指沙特这个OPEC实际上的领导国。

沙特可能会希望确保产量决定仍交由OPEC或OPEC+定夺,而不是沙特一国扛下责任或和俄罗斯共同负责。俄罗斯并非是OPEC成员国。

OPEC让沙特可以转移对其产量决定的批评,并协助将石油政策从其他像是安全和对伊朗政策等双边关系方面独立出来。

但以OPEC名义做出的决定,不应该遮掩掉真正的决策是在别处所推动的事实。

如今沙特和俄罗斯在OPEC维也纳总部以外举行非公开的、真正的谈判,反映出各自的市场盘算以及与美国的关系。(完)

编译 张若琪/张荻/李婷仪/戴素萍 审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