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KEMP专栏》两年苦战打成平手 OPEC与页岩油产业打算议和
March 10, 2017 / 5:54 AM / in 9 months

《KEMP专栏》两年苦战打成平手 OPEC与页岩油产业打算议和

(本文作者为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3年4月,美国加州蒙特利页岩层油田的一台抽油机。REUTERS/Lucy Nicholson

撰稿 John Kemp

路透伦敦3月9日 -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页岩油生产商在过去两年打成了平手,谁都无力取得决定性胜利。现在,双方想要停火。

2014-2016年这场油市价格战中,石油生产行业没有胜方,只是便宜了消费者,让他们两年来一直安享廉价燃料的好处。

OPEC产油国眼看腰包日益干瘪,需要油价上涨来缩减预算赤字并止住外汇储备不断缩水之势。

OPEC的虚张声势让页岩油生产商以及整个美国石油供应链都严重受创,不过这次主要由他们策动的油价涨势却也救了后者。

在2014-2015年期间,OPEC与页岩油企业主管之间以火药味颇浓的交锋为主;到了2016-2017年,双方都承认其实他们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关系。

OPEC与页岩油产业之间相互依存,如果产量增加过多导致市场供应大于消费需求,进而造成油价崩跌,双方都要蒙受损失。

页岩油公司需要OPEC成功降低全球石油库存并拉抬油价。OPEC则需要页岩油生产商谨慎增产,以避免破坏减产政策。

在本周的CERAWEEK会议上,OPEC和页岩油公司之间的关系缓和,是一段时间来培养的结果。

OPEC秘书长在会议上表示,OPEC已打开与页岩油生产商及对冲基金的僵局。对冲基金已俨然成为油市上的主要参与者。

美国最大页岩油生产商之一的主管Harold Hamm表示,产业将需要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来增产,否则的话会扼杀市场。

**合作**

OPEC试图管理油价时所面临的主要挑战一直就是,他们只能控制少数的全球产量。

OPEC想要作为市场管理者和价格平稳者的企图,一再地被非OPEC成员国的供应发展所打压。

1970和80年代,油价上涨刺激了苏联、中国和北海的新资源开发,2000年代后,则是北美的页岩油。

为了提高市场支配力并分摊维持市场平衡的负担,OPEC周期性地试图与该组织以外的其他产油国达成谅解。

1985-1986年,OPEC与沙特阿拉伯试图与英国及挪威就提高北海油价并抑制产量增长达成共识,但未取得成功。

1998-1999年,OPEC寻求与墨西哥、俄罗斯、挪威及阿曼达成减产协议,以降低全球过多的库存并提高油价,最终取得部分成功。

2016年OPEC联手11个非OPEC产油国,包括俄罗斯、墨西哥、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及马来西亚,协调OPEC与非OPEC产油国一道减产。

沙特能源部长法力赫将2016年12月达成的这一协议称为“合作框架”。

法力赫本周在休斯顿对油企高管称,“我们都意识到,占据全球产量更大份额的产油国联手,才是实现建设性、稳定的油市的唯一途径。”

**沟通**

OPEC持续与对冲基金及实货石油贸易商进行沟通谘商,了解他们对供给-需求-价格前景的看法,评估他们对各种潜在供给政策的可能反应。

OPEC向对冲基金及实货贸易商示好的态度,是OPEC承认了这些市场参与者在引导预期心理及短线主导期货价格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自2016年9月以来,以沙特为首的OPEC,引导对冲基金看法由偏空大幅逆转为偏多。

对冲基金在原油期货及期权累积的多仓已创下纪录高位,相当于9亿桶以上,这协助油价从11月以来每桶上涨超过10美元。

以往,OPEC经常怪罪投机客造成价格震荡,但如今OPEC则是热切希望与投机客合作,以利达成更高及更稳定的油价。

**反垄断**

OPEC的企图心不止如此,他们甚至似乎希望基于避免油价再次崩跌的共同利益,与页岩油生产商达成某种形式的共识。OPEC表示希望与美国进行一场“能源对话”,并且将美国视为“再平衡过程中的战略伙伴”。

但要把页岩油企被纳入管理油市与油价体系,还面临相当严格的限制。

在美国生产页岩油的企业有数十家,由于存在“搭便车问题”(free-rider problem),因此协调难度极高。

更重要的是,美国法律禁止页岩油业者之间或与OPEC就未来产量和价格问题进行协调。

共享未来产量与价格的信息,都会面临严厉的民事与刑事处罚,更不用说页岩油业者之间试图划分市场份额了。

甚至连页岩油业者有意就当前与未来市况达成非正式“理解”,也是不允许的。

休曼反垄断法案(Sherman Antitrust Act)可以对企业与个人分别施以最高达1亿美元与100万美元的刑事处罚,以及最长判处10年的监禁。

即便双方情投意合,页岩油业者仍无法与OPEC协作控制石油供给及价格。

一般说来,同样的反垄断禁令也防止OPEC与全球石油巨擘合作,控制离岸及其他石油供给的发展。

**行业荣枯**

OPEC成员国、页岩油业者,及石油行业的其他参与者,莫不希望见到油价进一步上涨,避免油价再次崩跌。

OPEC成员国及俄罗斯均大力赞扬,恪守2016年末达成减产协议所带来的种种好处。

页岩油商誓言在扩充产量上将遵守自身的财务纪律,避免让石油充斥市面,抑或发展无利可图的新油井。

而对冲基金及其他投资者则热情鼓吹遵守减产协议和纪律,以及油价中期上涨。

但OPEC及页岩油商并无合法的管道,可以共同合作达成他们所乐见的结果;他们注定得重蹈同样的荣枯周期循环。(完)

编译 郑茵/戴素萍/于春红/蔡美珍/陈宗琦/龚芳; 审校 高琦/张荻/于春红/李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