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KEMP专栏》别管俄罗斯咋想的 是基本面推动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9年11月,俄罗斯Svobodny,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旗下Atamanskaya增压站的阀门。REUTERS/Maxim Shemetov

路透伦敦10月8日 - 欧洲政策制定者和一些交易商将整个地区储存的天然气数量偏低归咎于俄罗斯。库存偏低已导致天然气和电价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

客户确认,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Gazprom)已经履行了长期合同的承诺。但它并没有急于为现货买家预订额外的管道容量,尽管欧洲呼吁增加供应。

一些政策制定者和交易商猜测,俄罗斯故意不提供额外的天然气,以表明其外交立场并加速北溪2号管道的批准。

还有人说,俄罗斯拒不增加供应天然气是为了制造短缺,推动价格上涨和增加出口收入,类似于OPEC+产油国集团为提高油价和收入而采取的做法。

另一种可能性是,俄罗斯没有供应更多的天然气是因为自己也面临短缺,希望在2020/21年寒冷的冬天耗尽库存后重建国内库存。

没有经验性的方法来确定哪种说法是正确的,或者俄罗斯的意图是什么。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结果都是一样的:天然气供不应求,欧洲的能源价格已经达到了纪录最高水平。

能源价格攀升是一个全球现象。天然气、煤炭、电力以及石油短缺现象,在北美、亚洲和欧洲都很明显。

在所有情况下,今年非常高和迅速上升的价格,都是对去年新冠疫情驱动的经济衰退期间非常低和迅速下降的价格的反应。

能源价格总是具有强烈的周期性。在当前情况下,2020年异常严重的周期性低迷,在2021年造成了同样极端的周期性上涨。

去年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幅下降,消费一般比生产下降得更早更快,导致库存大增,加剧了价格的下行压力。

此后,这一过程发生了逆转。能源消费迅速恢复,而生产恢复得更慢,导致库存大量减少,加剧了价格上涨。

**市场预热**

在天然气市场,整个北美和欧亚大陆的漫长寒冬进一步消耗了库存,加速了从低迷到繁荣的常规周期性波动。

与五年平均水平相比,能源库存从2020年的大量盈余过渡到2020/21年冬季的中性,再到2021年底出现短缺。

在欧洲,2020/21年冬季开始时的天然气库存相当于1,069太瓦时(TWh)的发电量,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但冬季结束时仅为323太瓦时。

2020/21年冬季的库存缩减规模创纪录第二高位,使库存降至三年来最低水平。

美国也经历了类似的缩减,但没有那么严重,地下储存设施的可用天然气库存略低于五年平均水平。

到2021年初春,如果夏季生产和交付量增速没有比正常情况下更快,未来天然气短缺和价格急剧上升的条件就已经具备。

当俄罗斯未能增加对欧洲的输送量超过合同水平,而美国页岩生产商未能增加钻探,2021年春季的潜在短缺在秋季就变成了真正的短缺。

**挤压**

一位资深大宗商品交易员曾对我说:“你得顺着市场的趋势进行挤压,而不是逆着它。”

紧张的基本面和故意的挤压是不可分割的。但正是紧张的基本面为挤压创造了条件,而不是相反。

今年,俄罗斯是否发现了一个机会,通过故意减少天然气出口来挤压本就紧张的市场?还是俄罗斯优先考虑重建自己枯竭的库存?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但显而易见的是,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天然气、煤炭和电力价格的大部分或全部上涨都可以用常规的供需基本面来解释。

如果今年早些时候天然气市场供应充足,俄罗斯就不可能通过扣留产量来推高价格,无论这是否是该国的意图。

同样,如果石油市场供应充足,美国页岩油田和其他来源的产量增加,OPEC+的供应限制就不可能将价格提高这么多。

价格下滑促使能源生产商缩减业务并进行整合,使那些幸存下来的生产商在景气再次转好时获得更大定价权和更高收入。

目前的能源短缺是正常行业周期的一个极端情况,2021年油价异常大涨、对2020年的异常下跌作出反应。

根据同样的逻辑,2021年的油价异常高企正在为2022年晚些时候和2023年市场更加平衡甚至供应过剩创造条件。(完)

编译 张涛/王灿/徐文焰;审校 白云/王兴亚/艾茂林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