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 2019 / 2:40 AM / 24 days ago

《KEMP专栏》美国通胀远低于目标水准 可为美联储降息提供藉口

(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3年6月,美国阿肯色州Rogers,沃尔玛超市内的果品货架。REUTERS/Rick Wilking

路透伦敦7月30日 - 美国通胀率远低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2%的非正式目标水准,如果货币政策制定者选择在本周降息,这一事实将为他们的决定提供政治和经济方面的掩护。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周二公布的数据,在截至6月的12个月内,美国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仅上涨1.35%。

不包括波动性较强食品和能源价格以及政府监管价格的核心PCE平减指数仅上升1.56%。这是衡量经济内部通胀压力的一个更为清晰的指标。

这两项指标所呈现的PCE通胀在过去一年均大幅下降,映照了2018年中期以来经济放缓局面(“个人消费和支出”,美国经济分析局,7月30日)。

PCE平减指数一直是美联储偏爱的通胀指标,因此周三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结束为期两天的会议时,决策者可能会提到该指标作为降息的依据。

但PCE平减指数也反映出决策者对于是否降息以及降息多少的尴尬处境,因为经济目前并未处于衰退。

自2009年以来的126个月中,只有29个月的整体PCE平减指数处于或高于美联储2.0%的目标。

同期只有八个月基于市场的核心PCE平减指数达到或超过了美联储的目标。

尽管2018年中期以来PCE平减指数升幅明显放缓,但参照当前商业周期的纪录来看,该数据也不是很低。

此外,有迹象显示PCE通胀在今年上半年触及低点,并已在6月企稳。

单是根据PCE通胀率很难理解为何美联储目前要降息。

但该平减指数也证实了出现双速经济:服务业表现强劲,但制造业则停滞。6月PCE服务业物价较上年同期上涨2.24%,PCE商品物价则下跌0.58%。

近几十年来,服务业通胀大致趋稳趋升,商品通胀则越来越低且益发波动。

相较波动较大的制造业,波动较小的服务业增长有助于稳定整体经济产出、就业和物价。

但服务业仍与制造业相关,一段时间内的数据表现明显说明,制造业活动和价格变化能向服务经济蔓延。

经绝对水平和波动性差异调整的PCE商品和服务通胀指标密切相关。

因此降息的理由在于有必要打造防火墙、防止当前制造业活动和价格疲态向服务业蔓延。

鉴于服务业所展现的韧劲,以及有可能滋生像1999/2000年互联网泡沫或2006/07年楼市泡沫那样的另一场泡沫,本周以及今年剩余时间降息力度该多大,这让美联储左右为难。(完)

编译 张涛/王灿/张若琪/李爽 审校 戴素萍/张荻/李婷仪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