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 2018 / 4:37 AM / 19 days ago

(更正)《KEMP专栏》制裁伊朗与平抑国内汽油价格难两全 美国须仔细权衡

(更正:倒数最后一段译文有误,改为“市场本身就有迥异于政治的基本面限制”,非“市场本身对政治因素有着十分独特的基本约束”,另修正其它部分措辞。本文作者John Kemp为路透市场分析师,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7年9月,美国佛州Kissimmee,一辆皮卡车驶入加油站。REUTERS/Gregg Newton

路透伦敦7月2日 - 美国有能力让伊朗的石油出口归零,也可以令国内汽油价格保持稳定,但或许无法两者兼得。

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优先任务(严厉制裁伊朗)与选举盘算(维持较低的汽油价格)之间发生冲突,因此它更加频繁地对油价问题发表评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是推动油价大涨的罪魁祸首。原油价格攀升推动美国汽油均价逼近每加仑3美元。

“看上去又是OPEC搞的,”特朗普在4月20日的推文中写道。“油价被人为推得很高!这没有好处,也不会被接受!”

迫于美国的压力,OPEC及其盟友在6月23日同意从7月开始,将实际产量提高100万桶/日。

多数新增产量预计将来自沙特阿拉伯,还有少量来自阿联酋、科威特和俄罗斯,不过协议中并不包括各国的增产配额。

但增产协议未能带动油价回落,美国高层官员也暗示,他们希望加大增产力度以压制油价。

**政治交易**

特朗普现已介入,逼迫沙特以更大力度增产,他6月30日在推特发布了另一条信息称:

“刚和沙特国王萨勒曼通话,向他说明由于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动荡和功能不彰,我要求沙特增加石油产量,可能高达200万桶,以弥补差额。”特朗普写道。“他同意了!”

沙特的官方新闻通讯社证实了这通电话,但没有提到额外增产数量。

根据沙特新闻社(SPA),“两位领导人强调必须努力维护油市稳定,维持全球经济增长,以及产油国为弥补任何潜在的供应短缺而做的努力。”

白宫也软化了额外增产的立场。“两位领导人一致认为,平衡能源市场是必要的。”白宫在一份官方声明中称。

“为回应特朗普总统对石油供应不足的评估,萨勒曼国王证实沙特维持有200万桶/日的备用产能,必要时能审慎运用,来确保市场平衡及稳定,并与产油伙伴协调合作,因应任何可能发生的状况。

然而,特朗普7月1日在福克斯新闻电视访问时,更加明确地指出了伊朗制裁和OPEC/沙特产量间的联系。

当被问到OPEC是否在操纵石油市场时,特朗普肯定地回答:“OPEC 100%的在操纵市场,他们最好停手,因为我们正在保护着那些国家,其中的许多国家。”

“OPEC在操纵市场,上周他们允许的(增产幅度)低于我们的预期,我认为他们必须再增产200万桶,因为我们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不要忘记伊核协议的一个负面因素是,石油供应会减少,而OPEC会补上这个缺口。那么他们的大敌是谁?是伊朗。”

“伊朗是他们的大敌,所以他们将不得不增产。我和沙特国王及王储、以及周边国家的关系非常好,他们会增加石油产量。”

**备用产能**

奥巴马政府采取制裁措施逐步减少伊朗的石油出口,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则明确表示希望伊朗的石油出口从11月份开始降至零。

在6月26日召开的媒体发布会上,美国国务院一位高官再次表示,政府希望美国的盟友及印度和中国把从伊朗的进口降至零,并且不打算提供豁免。

据联合组织数据倡议(JODI)数据,今年迄今,伊朗出口的原油和凝析油远高于200万桶/日。

问题在于,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OPEC成员国的备用产能总计仅为300万桶/日。

多数剩余备用产能在沙特(200万桶/日),伊拉克(33万桶/日)、阿联酋(33万桶/日)和科威特(22万桶/日)也有少部分备用产能。

其他分析师认为备用产能的规模要低得多。

俄罗斯也可以在未来六个月每日增产几十万桶,但其他国家的备用产能可以忽略不计。

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和俄罗斯已承诺,从7月开始联合增产100万桶/日。

如果从11月起伊朗的石油出口降至近似于零,沙特及其盟友增产以弥补该缺口,那么到2018年底剩余的备用产能将降至100万桶/日或更少。

那将是2004年以来的最低备用产能水平, 再更早的低位是在爆发了第一次海湾战争的1991年。

但根据消费增长情况进行调整后,备用产能将处于自1973/74年以及1980/81年石油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缓冲器**

油市依靠一系列缓冲器,来协助管理生产和消费环节出现的变数,以确保石油从油井顺利流向消费者。

按照可用性的大致顺序,这些缓冲器分别为:

* 商业库存(包括浮式存储)

* OPEC备用产能

* OECD战略库存

* 短周期石油生产(页岩油和开发现有油田)

由于近期油市趋于紧俏,这些缓冲器大多已变得严重枯竭。

商业库存已然降至过去五年均值下方,如果因自2013年以来的消费增长而调整,那么则会更为紧张。

如果伊朗的石油出口全部消除,沙特及其产油盟友增产予以弥补,则OPEC应对冲击事件的备用产能也将用尽。

如此一来,若有任何进一步的供应干扰或石油消费增长意外快速增长,市场将依赖战略库存及短周期的石油产量调升来应对。

美国战略石油储备及其他国际能源署(IEA)成员国释出库存,可以缓解未来的石油短缺问题并稳定油价,但只能充当暂时性对策。

释出库存是一次性的调节储备水位,无法抵消持续性的生产受阻,后者是石油流动的问题。

中期而言,油市将必须依赖短周期产量调升,来支应石油产量-消费的缺口。

短周期产油商,特别是美国页岩油公司,产量可以提高但可用管道运能不足,将使增产力道受限。

**艰难抉择**

油市已然处于本轮周期的相对后期阶段。在这个阶段,油价趋于上涨,刺激产量更快增长并减缓消费增长。

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假定全球经济维持扩张态势,油价未来两年内可能是上扬而非下跌。

如果特朗普政府在制裁上采取强硬立场,并试图将伊朗的石油出口迫至接近零的水平,那么本可能已经十分紧俏的油市供应就会进一步减少200万桶/日。

最可能的结果是油价将上涨到足以令消费增速下降,并使备用产能和库存缓冲器重新达到一个更为适宜的水平。

而一个几乎不可避免的后果则是,汽柴油成本进一步上升,而且/或者全球经济放缓,从而抑制消费增长--也许这正是油价上涨或贸易紧张局势加剧所导致。

市场本身就有迥异于政治的基本面限制。无论白宫如何对沙特施压使其增加石油供应,都无法避开这个逻辑。(完)

编译 徐文焰/张若琪/王灿/汪红英/侯雪苹/蔡美珍/王琛;审校 高琦/艾茂林/许娜/孙茉莉/陈宗琦/王丽鑫/李婷仪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